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专区 商务合作 成功案例 培训支持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
  • 电话 :400-000-0000
  • 邮箱 :www.qq.com
  • 传真 : 0086-000-000000

后来,他们就像风里的故事

2020-8-7 9019次浏览

我们总是处心积虑想要去忘记一些事,用流浪的方式,用旅行的方式,或者是自我放逐。其实呢?生命中哪些事该铭记,哪些事该忘却,在岁月奔跑的旅途中,就像哪片云会下雨,哪朵花会盛开,选择是一件多么疼痛的事情,我只想把时光交给自己,而选择呢,就随其自生自灭也罢。

我在大学的时候,写过一些小说,大多都发在一个叫《后来》的小杂志上,当然那时候我还不叫“方不见”,这些都不重要,我记得那时候我写过一篇小说,写的是一个甲亢女孩,是我在勤工俭学的时候认识的,真有其人,不过小说写的就有些虚了,以致真发表的时候,都不敢叫人知道。

现在我就想再写一写她和大成的故事,她叫楚娇,她是我见过的女孩里为数不多几个有趣的,很多时候我都觉得时间就像一个扬谷机,把回忆这件事拎的一清二楚,重的终归会落在你的眼前,轻的也就随风散去。

那时候我大三,在学校后面的商业街找了一家手机店做兼职,楚娇也在,她也是兼职,但似乎并不受欢迎。她长的真不算好看,个子不高,脸大,而且脸蛋常年是通红的。我问她是不是新疆那边人,她说不是,是江苏人。我印象里,江苏秦淮一带都是美女,可能她就是突变的那一个。

后来在一起共事几天,知道她有甲亢,所以脸上总会通红。也因为甲亢,她特别闹,根本停不下来的那种,嗓门超大。

讲个冷笑话,自己哈哈哈大笑起来。

一起吃大排档,她划拳像江湖好汉。

看个电影,她要哭就哭要笑就笑。

你总会遇到那样的一个人,全世界都觉得你有病,而他只会说你可爱。

楚娇有个男朋友,叫大成,我认识,所以在手机店上班的时候多少也是会对楚娇有些照顾,加上几个活宝室友经常来玩,所以大伙都认为楚娇是我们一伙的,多半也客气了不少。

大成是怎么喜欢楚娇的,鬼知道。两个人看上去也是极不般配的,大成人高马大,体育系,家境也好,什么勤工俭学的事在他眼里就是四个字:关我屁事。

其实我认识大成也是个巧合,和体育系的相识本来应该是在球场上,但是和大成相识却是在路边的大排档。事情是这样的,我得了一笔稿费,请宿舍几个兄弟去吃香辣蟹,后来喝大了,胖子摇摇晃晃撞着了旁边一个绿茶婊,绿茶婊用她那标志性的声音尖叫了起来,硬说胖子趁机非礼了她。

和绿茶婊一起的也是一些街头混混,事情变的有些难堪,打架我们四个也不是对手,算上战斗力耗子和胖子还可以,我和土豆基本可以归为妇孺类别。

绿茶婊说,要不陪1000块,要不去警察局?

胖子说,你他妈有病啊,你这种货色也要1000块?

绿茶婊的脸马上绿了,然后旁边的几个混混抓着酒瓶站起来。

土豆说,你们这是敲诈。

其中一个混混说,老子就敲诈你怎么了?

他把手里的酒瓶横过来对着土豆。

土豆那个时候就是一个知道花钱消灾的主,他说,他妈的,别拿酒瓶吓我,老子给你钱。

我操。胖子说,嫖妓的钱和牌桌上的钱一样,老子可不还的。

耗子说,你下次要嫖也要找一个有起码职业操守的啊。

我看了一下那绿茶婊,脸是一阵红一阵白。

胖子哈哈大笑,我也不禁一笑,这两个人一唱一和的也算是解气,土豆把一千块钱数出来,放在桌上,然后大成过来把钱塞回土豆的手里,那时候我们还不认识大成,不过马上就认识了。

大成特帅地给了那个抓酒瓶的家伙一个耳光,然后大家都蒙了,不知道这是哪一出,那天还是打了一场架,我和土豆站在一边,其实大成一个人就可以搞定,但是耗子和胖子还是加入了战斗,后来他们说还是丢脸了,让友军成了主力军。

你的青春是在江湖里为霸一方,而我只想在你的世界称王称霸。

楚娇喜欢跑去看大成打球,可是大成超不愿意。

楚娇说,小成子,想不想让本小姐给你加油?

大成说,不想,给我加油的美女多了去了。

楚娇说,她们那小绵羊一样的加油声有个屁用。

大成说,求求你别去了。

楚娇说,滚。

楚娇是这么加油的,站在观众席上,挥着一条写着大成名字的红旗,又蹦又跳,而且声若洪钟。观众席上的人都特反感楚娇,楚娇只要一加油,对手那边的观众就嘘声一片,而自己这边的观众就哈哈笑着起哄。有一次,队友被惹毛了,他觉得自己的球队就像被人当做猴子看一样,他冲到楚娇面前大声地说,大成不说你,你他妈还神经的没完没了了。

大成冲上来猛踹了队友,然后把队服脱下来学着楚娇的样子挥舞起来,一边挥一边大声喊着加油。楚娇笑了,眼睛里都是泪花,大成对楚娇抛了一个风骚的媚眼,然后把队服往台下一扔,接着拉着楚娇大摇大摆走出去。

大成的教练疯了。

大成的队友崩溃了。

大成成了全校的大笑话。

楚娇说,我不该去的。

大成说,说什么傻话,你不去我们队怎么可能赢。

楚娇说,我知道自己有病,对不起。

大成说,你那哪是病,你那是可爱,如果可爱都是病,那他妈的全天下都希望自己有病。

后来,楚娇和我们说,哪有人把甲亢说成什么可爱病的,你真要被他气死,有些时候我一个人本来就很尴尬了,可是他硬要牵扯进来。

有次去机场接他父母,我一时没有控制住,就大喊了一声,喊什么我也忘了,反正声音超大,整个候机大楼的人都看着我,我尴尬死了,然后大成声音更大地喝了一声,接着伸出右手比出一个出招的姿势。我们两就像个傻逼一样在机场的大厅里比划了一下高手过招的姿势。

我们之前和朋友出去玩,大家玩一个游戏,输了就要表演小丑,我输了,大成说他来替我,可是朋友都不答应,我到无所谓,就让他们在脸上乱画,其实也算不上乱画,给我画的是个学美术的,大成不高兴,一个人去小屋。画好了我就和朋友们玩去,把大成压根忘了,几分钟大成张牙舞爪地从小屋出来,然后我们一起笑趴在地上,他自己给自己画了一个超级搞笑的大花脸。

去大理跟团游,我一激动就喜欢讲话,我说话大声没分寸,一路上叽叽呱呱不停,我想着一个笑话我就讲,想着一个有趣的事我也讲,反正脑袋里有什么我都讲,因为大成在,或者是大家接下来的旅行毕竟都是在一起也就都给面子,我一讲完,大家都会笑笑。我对面的,旁边的,隔壁的都很友好。后来我后面的拍了拍我的头发,他说,你是不是甲亢,神经病,吵死了。我当时真不知道怎么办,真是尴尬死了,大成站起来一把抓住那人拍我头发的手,然后给了他一拳说,你他妈才甲亢,你全家甲亢,你祖宗十八代都甲亢。后来我们被导游赶下了车,大成说,媳妇,世界上怎么会有那样的傻逼,一点幽默也不懂,活该长的一副驴脸。

毕业,大成和楚娇在一起,他们似乎也是大学毕业的朋友里面唯一在一起的一对。2014年他们结婚,我们宿舍四个都没去参加,不知道是因为距离远了,还是心构起了城墙。2015年6月,我和耗子、土豆在酒吧小聚,耗子拿出手机说,我给你们放一段视频。

视频是楚娇的生产过程,一群医生护士围着楚娇,楚娇满头大汗,大成围着产房转来转去,他们不时有些对话。

大成:媳妇,拿出你的肺活量来,你当年可是有着狮吼功的。

楚娇:你大爷,肺活量你拿出来我看看,还有,你他妈的现在嫌弃我嗓门大了?

大成:媳妇啊,我唱首劲爆的歌给你听,大河.......

医生:你别在这里瞎闹。

大成:媳妇,以前你声音大,别人瞎逼逼事多,现在吼出来,用力。

楚娇:闭嘴,你有本事来陪老娘生娃。

大成骨碌躺在地上,双手抱着肚子,声若洪钟地模仿楚娇的声音喊出来。

楚娇:卧槽。

......

我们三个相望一眼,然后肆无忌惮地举起酒杯边喝边笑。

爱你就是站在你身前,然后和全世界说,要想伤害你,得先过我这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