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专区 商务合作 成功案例 培训支持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
  • 电话 :400-000-0000
  • 邮箱 :www.qq.com
  • 传真 : 0086-000-000000

能够自由选择的,才能叫做权利

2020-8-7 8688次浏览

在读《天龙八部》的时候一时好奇,点开了百度上的金庸小说吧,翻看几页之后,发现一个特别有趣的读者在发帖,痛斥金庸笔下的江湖是个男权至上的社会,举例包括张无忌和四个女人的优柔寡断,段誉及其老爹身边来了又走的莺莺燕燕,最典型的莫过韦小宝一个茶壶七只杯的组合,从来都是女权斗士唇枪舌剑的批判对象。

“就连赵敏霍青桐这样的女侠人物,为了个男人,家国不要了族人也不保了,这不是小看女人吗?难道女人自己就不能撑起一片天?没个男人就不能活了吗?”那位匿名的读者义愤填膺而又言之凿凿。

可我读到这一句的时候,禁不住刻薄的猜测,这一位,大概就是传说中独孤派的反爱斗士,半道出身修为不纯,却打着维护“女权”的旗号,开口便是男女平等,闭口便是老娘有钱有生活,没有男人一样能过,顺便对那些为爱情死去活来的同性嗤之以鼻,对任何一切描写爱情中牺牲,放弃,忍让等等的桥段不屑一顾。动辄将恋爱关系中女性的让步上升到“女性受压迫受歧视”的社会高度。

回头来看金庸,从《书剑恩仇录》中有智计有美貌的霍青桐开始,如果说她率领的回族军众对她的效忠是出于她公主的地位,那么黑水河对清军的战斗中表现出极高的智勇双全,以及临危不乱处变不惊的心理素质和最后以少胜多的结局,可以说是不输于金庸笔下任何一位大侠。可偏偏就是这一战之后,一个人偷偷的离开了回部,置整个部落和自身的安危不顾,于是这位读者就说了,这样的写法,就是在轻视女人,讽刺她们没骨气,一见心上人立刻露出一副“男人大于天”的花痴模样,都是几百年来重男轻女情节的体现等等。

可是反观原书中对“霍青桐出走”这一情节的铺垫,却是--

她(霍青桐)发令完毕,独自骑马向西,下马跪下泪流满面,低声祝祷”万能的真主,愿你圣道得胜,打败入侵的敌人。现下我爹爹不相信我,哥哥不相信我,连我部下也不相信我,为了要使他们听令,我只得杀人。安拉,求你保佑,让我们得胜,让爹爹和妹妹平安归来,如果他们要死,求你千万放过,让我来代替他们。求你让陈公子和每每永远相爱,永远幸福...
与其说翠羽黄衫的几口鲜血和负气出走是伤情,更不如说是伤心。被身边至亲至敬的人质问,被朝夕相处的人怀疑,是远比一个尚未承诺尚未婚约的男人带来的伤害要大。

再至于《飞狐外传》中程灵素以身换胡斐一命,《倚天屠龙》中赵敏抛家弃国随张无忌远去,《连城诀》里水灵灵俏丽丽的水笙最后从了傻小子狄云,《天龙八部》里阿朱死报萧峰。

看上去多没骨气的样子,历来为坚信“没有谁我都能活”的女权主义者不耻。可是比起现在小说如《千XXX》和《盛XXXX》中因为家道中落受人胁迫不得不落入了霸道总裁的怀抱,之后又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发作由恨转爱的桥段,有没有觉得,其实金庸江湖中那些宁愿抛家弃国也要为爱而死的女人们,拥有的才是真正的自由?

所谓女权,不就是无论面对着什么样的困境,面对两个三个乃至无数个选项,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心意做出自由选择,并且不被他人指指点点,看不起乃至鄙薄的权利吗?

程灵素以死胡斐,阿朱以死萧峰。在旁人看来是又悲伤又不值的结局,可是对于她们本身,这样死去远比活下去更幸福,这是她们自己选择的出路,跟你选择不去爱一个人一样,而旁人并没有太多质疑和抱怨的资格。就连《碧血剑》里温青青的死缠烂打拈酸吃醋也一样,你大可不喜欢,却没有资格要求她如此如此做,去过什么样的人生。

更何况是《倚天》中最潇洒最可爱的赵敏,简直可以当作是女权主义的代言人。

我知道自己可以过的很好,可是我还是愿意爱你。非常爱,非常爱,非常爱你。

这才是权利赋予她的勇气,让她敢于去爱去斗去选择,胜也好败也罢,宁可去赌去争,也从不肯负了自己的初心。

与其打着“没有谁我都能活”的招摇旗号呼吁全世界的女人都不要去玩命去爱另一个人,永远爱自己超过爱别人,不如任她们选择,死去也好,活着也好,失去也好,得到也好,铭记也好,遗忘也好,这是她们不该被任何人置喙的自由。

让一个女人选择,让她自由的选择幸福或是“不幸福”,不要用自己的观念对别人的选择指指点点,这才是维护“女权”之前应有的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