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专区 商务合作 成功案例 培训支持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
  • 电话 :400-000-0000
  • 邮箱 :www.qq.com
  • 传真 : 0086-000-000000

我爱的人曾在这里

2020-8-7 6566次浏览

我遇见谁 会有怎样的对白

J大的图书室是这样一个奇怪的地方,60%的人来这里装模作样地看书,其实却是跑来谈恋爱。39%的人来这里睡觉,只有1%的人是来学习的。

四月的一个上午,才看了几页单词,许由就困了。但见窗外绿树新芽,耀眼红花,空气清洌芬芳,有丝丝的甜味,不睡觉简直都愧对自己。她大剌剌地把书垫成个小枕头,枕着一窗潋滟春光,沉沉睡去。半小时后打着哈欠醒来,发现邻座的男生在吃饼干。

很奇特的是,他把每一块夹心饼干都只咬一半,剩下的一半垒在盒子里,像一块块夹心的小月亮。她忍不住地凑过去问,喂,你在干嘛?男生指指饼干包装袋说,我买错了饼干,买了这种美味双心的,一半花生夹心一半巧克力夹心。吃着串味,就分开来一半一半地只吃巧克力味的那一半。许由张大嘴巴,被震撼了。过一会儿她不死心地问,难道花生味的就不是奥利奥么。男生瞟她一眼说,拜托,花生味的吃起来像鬼脸嘟嘟好不好。

2004年的春天,嗜睡的大一女生许由遇见吃月亮饼干的大三男生颜字。是哪首歌里唱过的,春天,最适合的莫过于一场遇见。

你晒你的幸福我走我的路

许由没脸没皮地凑上去说,同学,以后你帮我占位子吧,我早上爬不起来。颜宇想了想,居然答应了。

从此在没有课的时候,他们都会在这长桌上对坐。颜宇是J大100个里面才挑得出一个的嗜学的人,每一本资料都厚重,每一本资料的封面都写着硕大的GRE三个字。

颜宇在早餐之后午餐之前需要补充一份饼干,只有那个时刻,他才会像老头儿一样絮絮地说,他和路嘉13岁就认识了,喜欢她却不敢表白。一直到高一的那一次,路嘉上体育课的时候从单杠上摔了下来,他冲上去一路背着她到医务室,又送她回家,常去问候。
许由翻翻白眼说,然后就好了么。颜宇喜滋滋地答,对啊,然后就好了。

路嘉一年前去了纽约读书,颜宇的目标是一年以后过去,一家团聚。他掏出照片来给许由看,青翠的校园里,颜宇搂着有雪白面庞的女生,笑得像棵幸福的狗尾巴草。许由心里被小虫子咬了一口,却还是装作不在意地感慨道,啧啧,真是一朵鲜花插在那啥啊。颜宇像没听见一样接下去说,啧啧,真是郎才女貌啊……

图书室在四楼,走道上的灯刚好全坏了。许由摸着黑下楼,在二楼狠狠摔了一跤。她懒得爬起来,就这样坐在黑暗里流眼泪,一颗一颗,从滚烫到冰凉。晚风像微温的湖水,来了又去,去了又来。
窗外是安静的月光,俯视着一场默然的悲伤。

是谁的一颗心 叫谁的温柔一手敲碎

秋天的时候,许由常会出现剧烈的腹痛,不得已在图书室里拖上颜宇去了医院。一路上她嚷嚷着,是不是绝症是不是绝症啊?颜宇一本正经地安慰她说,肯定不是,红颜才会薄命呢,你一定可以活一万年。许由龇牙咧嘴地吸着气,却还能腾出手去狠拍他的头。

化验结果出来的时候,颜宇被当作家属叫去看结果。回来的时候他满脸高兴地说,恭喜你,医生在你肚子里发现了一小块钻石,足有40克拉重呢,看来你浑身是宝啊……许由按着疼痛的腹部,笑到昏过去。

许由住院做胆结石手术,颜字总是抽空来看她,怕她闷,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借给她,又带了最新的DVD碟给她。
她躺在病床上,看着这个漆黑头发雪白牙齿的高个子男生,看他忙前忙后,看他井井有条,看那些细碎的小动作,看到天黑下来,看到眼睛雾起来。

夜深人静的时候,隔床的病人咳得厉害。许由望着天花板想,原来,每一种温柔,如果不属于你,那也是要人命的伤痛啊。

也曾和你并肩坐在这里欢天喜地

第二年的三月,颜宇的GRE成绩出来,2240分,许由看见他整张面孔都在发光。颜字开始忙于申请奖学金,找学校,他不再去图书室复习。许由却依然喜欢靠窗的位子,她把自己钉在这里,看书看报纸,写日记写歌词。竭尽全力不去想即将到来的离别,竭尽全力不去想,散落天涯的无穷无尽的明天。

六月。颜宇走了。

一开始她写EMAIL,写完后又删除掉,也常常电话拿起来再放下去。思绪被搅得草一样乱,惟有翻转身沉沉睡去。后来她买昂贵的信纸开始写信,总不可能划掉重新再写吧,时间这样宝贵,青春这样短。在种种艰难之后,她找到这种逼自己面对的表达方式。她写很丑很丑的字,很大很大,撑满信纸的条条。她跟颜字讲很多很多有趣的事情,他们常去的臭豆腐摊还在,她总是去,加大把大把的香菜。烧烤店不见了,多了家炒栗子的店,粉粉的栗子,香甜。开始有男生追求她了,长得还不错的样子,再考察考察就准备好上啦。信末她通常问,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我要当伴娘,没别的要求,包来回机票和食宿就行。

颜字回信给她,也是手写的,一笔一画的工整。他说和路嘉已经订了婚,寄来的照片上,紧扣的两只手,无名指上戒指闪闪发光。
图书馆在毕业班的学生里招收新一批的图书管理员,大多数学生都嫌钱少,工作又枯燥,许由却兴高采烈地报了名。馆长问她,会否嫌这里的工作太过单调。她平静地答,不会,我觉得很丰富。

从此以后,那扇窗,那张桌子,会和她的生命息息相关。她将每天在这里,看光阴明灭,看四季更迭。这里有她最明亮的一段时光,她曾在这里,并肩和某人看过四月的繁花,看过五月的急雨,六月媚到极致的晚霞。只要时光不停止,记忆就会永远闪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