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专区 商务合作 成功案例 培训支持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
  • 电话 :400-000-0000
  • 邮箱 :www.qq.com
  • 传真 : 0086-000-000000

世间哪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2020-8-7 6532次浏览

遇见L小姐之前,我从未想过我还会爱上一个人。
我对L小姐说:“我想和你在一起,可是你比我小了六岁。”
她不置可否,只是说:“未来那么远,人和人,只是一场游戏。”
现在看来,我说对了,她似乎也没错。

我和L小姐是通过陌陌认识的,我们俩同在一个附近的群组里,这个都是年轻人组成的群组里,话题永远都是吃吃喝喝,以及爱情。
那个时候,我还长的有点像文章,因为文章出轨的事,群组里的人或多或少的会@到我,我也时不时的冒个泡,加上我做的一手好菜,所以在群组里我算是个小红人。
渐渐熟了以后,群里开始频繁的聚在一起喝酒,不可避免的聊起单身的问题。于是群组里的好大姐们就开始给我谋划对象,于是L小姐便成了我们的头号目标。
因为那是我正单身,所以我并不拒绝这样美丽的邂逅。
那年我24,L小姐18,在长沙一个有名的夜宵店里,我们第一次见面。
L小姐带着一副谁都欠她800块钱的面瘫脸,双手插袋施施然的走了进来,面无表情的和我们打了个招呼,便点了根烟坐下来发呆。
她本人比照片上要漂亮,素面朝天的,没有那种动人心魄的美丽, 却有带着一种青春逼人的气场。
上菜后,她拿来两瓶二锅头分别倒在了调酒的扎壶里,然后配上红牛。做完这一切后,她端起两个扎壶,语气有点硬生生的对我说:“跟我干完,我和你在一起。”
我闻着这56度混合酒精散发出来味道,一时间有点痴了。
不是我不能喝,而是我被这一份果敢和任性深深地打动了。
干完那一扎壶酒后,我知道我没救了。

散场后,我们顺理成章的加了好友,留了电话。我时不时地找她说几句话。她偶尔还会在深夜里给我打电话,通常是生活中遇到了一些烦心事,我天南海北地给她讲一些新奇好玩的事情,直到她沉沉入睡,我再挂掉电话。
有时候,她会三更半夜的跑来敲我家的门,一脸委屈的指着自己的肚子说她饿了。于是,我眯着眼睛去厨房给她煮面吃,等她吃完又送她回家。
有时候,她会聊着聊着突然叫我带上酒去她家楼下等她,然后我们就坐在湘江边的风景带上,陪她喝上一整晚的酒,直到清晨各回各家,各上各班。
也有时候,她会突然想去爬岳麓山,于是我们从城北坐上一个半小时的公交车到城西去爬岳麓山。每次到了岳麓山山脚,L小姐总会一脸无赖的说自己走不动了,然后那时如果你当时看到在夜幕中一个男的背着一个女的爬岳麓山,那就是我。我们会在山顶坐上一小会抽根烟,然后就下山,穿过夜深人静的东方红广场,去大学城最热闹的夜宵点吃夜宵,然后再打一辆的回到城北。
L小姐从不喝啤酒,有一天我借着酒劲问她,她给了我一个瞠目结舌的答案:喝啤酒会长肚子!

我们不是情侣,却经常厮混在一起。
日子就是从这样温情里划过,在这种陪伴中,有的时候我会产生一种情侣的错觉。
这种错觉,会让我逐渐忽视我们那6六岁的年龄差距。
我向L小姐第一次表白就一败涂地。当时我们坐在湘江边喝酒,她突然问我:“你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我心头一阵慌乱,被她打了个措手不及,她坏坏地笑着,我不知道这句话背后到底有几个意思。正好趁着酒精强烈刺激着大脑,我顺水推舟,说:“是啊,我喜欢你。”
还没等我把这个喜欢说出个所以然来,L小姐就扭过头看着我,认真地对我说:“不管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你都不要喜欢我。”
我那刚刚扑腾出来的小火苗被她直接浇灭,我说:“我就这么不让你喜欢啊?”
L小姐说:“跟你没有关系,你很好,会有好姑娘喜欢你的,但不是我,因为我不需要爱情。”
我猜想她说的一定不是真心话,怎么会有人不需要爱情呢?我们都需要爱情,就像我们都需要空气和水。所以她让我不要喜欢她一定是有其他原因,她的话也不足以阻止我继续追求她。

后来我就发现了,她或许真的不需要爱情。
大概是我双鱼男浪漫情怀,爱情对我而言意义重大,我总有一种让自己沉溺其中的浪漫情怀,愿意为了爱情而放弃自己的所有。后来我想,这只是对于我这种把感觉当呼吸的人而,在爱情与面包的选择的时候,很多人都选择了面包,这其实无可厚非。
L小姐的经济状况不怎么好,父母离异跟了她母亲,她异常的憎恨他的父亲,不愿意接受他父亲的安排。
一个18岁姑娘,尽管她非常努力地在工作,但并不能使她过得更好一点。所以,她试图把自己嫁掉来扭转自己的命运格局,我虽然不缺面包,但是她需要的是多得吃不完还能送人的面包,我并不在她的选择范围之内。

从道德理论上来讲,我应该默默地退出L小姐的生活并祝她幸福;
从理论上来讲,L小姐年轻漂亮,除了胸小,其他地方都很完美,应该会很容易地找到一个她想要结婚的对象,从此过上她期望的生活。
可惜的是,尽管所有的逻辑都是对的,但世间万物永远都不会按照我们所设想的来,无论我们熟知多少道理,我们依然下不好感情这盘棋,依然过不好自己的这一生。

L小姐的工作性质导致她认识了很多的有钱人,她经常坐着他们的豪车和跑车出去吃饭,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对能够和L小姐上床这件事表示出了极高的热情,却只有少部分人能够流露出认真交往的念头,而这小部分人里,L小姐还在严格地甄选着,期望找出一个具有灵魂共鸣的人。
L小姐有时候也会和我骑着死飞出去兜风,我们从城市的夜色里穿过,她总喜欢松开龙头,摊开手掌,迎接着呼啸而来的风。
我对她说:“你就别做梦了,又要有钱,还要和你产生共鸣,有这样的人存在吗?即使存在,你又遇得到吗?”
她说:“万一呢?谁知道呢?”
我说:“我说,你还是考虑一下嫁给我算了,我保证,最多三年,我一定能让你过上你想要的生活。”
她瞪了我一眼,说:“你也别做梦了!”
她把死飞停下来,喃喃念道:“世间哪能不负如来不负卿。”

那段时间我和L小姐的关系就是如此,我们彼此知根知底,心照不宣,无话不说,像极了一对异性知己。但是在我的朋友看来,这是备胎与女神的关系。

朋友说:“这个还不明显吗?她知道你喜欢她,你也知道她不喜欢你,但是你等待着有一天她会回心转意,谁知道这一天会不会到来?她让自己有路可退,你让自己孤注一掷,如果最后有人受伤,这个人只可能是你。”
我说:“你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爱情,你不懂。”
其实他说的是对的,我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我对她的感情变成了一只巨手,狠狠地卡住了我自己的喉咙,进退不得,呼喊不出。有的时候我甚至盼望她早点找到合适的人嫁了,然后我才能自我救赎,否则只要有一丝希望,我都会悬着一口气撑到最后。
我和L小姐一样希冀着,万一真的来了呢?

李志在《和你在一起》中唱到:“我愿为你死去,如果我还爱你。”
国庆那天,我接到L小姐的微信。那时我正在参加我姐婚礼,我这伴郎正挨桌的敬酒。
L小姐说:“你在哪里,我想见你。”
我说:“我在老家,参加我舅女儿的婚礼。”
L小姐半分钟后回了一句:“那就算了,没什么,你好好玩吧。”
还没等我猜透其中的玄机,L小姐发了张照片过来了,照片上的她毁容了
她说:“做个饭把自己给毁容了。”
我立马回了她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她情绪很低落。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转过身,朝着L小姐所在的方向,用偶像剧的气质对电话那头的她说道:“等我。”

我顾不上我姐目瞪口呆的眼神,开着车就往长沙赶。
不过,却被家人拦了下来,因为我喝了很多酒。
我冲到马路对面拦了辆私家车,和司机聊了聊,他答应300块送我到长沙。
司机问:“你这么急着要赶回去,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吗?”
我说:“有一个很重要的人在等我。”
司机说:“是个姑娘在等你吧。”
我哈哈一笑,说:“是的。”
司机说:“年轻真好啊,我年轻的时候也这样疯狂过。“
我说:“你那时候做了什么疯狂的事情?“
司机说:“那时候我在深圳打工,我喜欢的姑娘在武汉上大学,有一天在电话里她跟我说,她梦见我去武汉找她了,于是我第二天就请假买了火车票,坐了一天的火车去见她,直接出现在她面前。”
我说:“最后呢,你们在一起了吗?“
司机说:“没有,后来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
他点燃一根烟,日光焦灼之下,我看不清他脸上的悲喜,他还是会怀念吧,我想。

回到长沙,我跑到她住的地方,她笑着给我开门。
L小姐之前给我发的毁容图片,是她自己给自己化的妆,她一脸理直气壮的说:“我就想知道你嘴里口口声的爱我,到底有多爱。”
L小姐一脸偷到鸡的小狐狸般的坏笑,她的对面是穿着伴郎装,西装革履却满头大汗格外狼狈的我。
然后,我们苟且在一起了。
两个月后,我们分手了。
分手的原因很简单:L小姐爱上了别人,那是一个能够满足她所有期望的人。至于我们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似乎并不重要,谁是谁非也并不重要,结果已经注定。我们争吵、哭泣、将房间里的东西砸得粉碎,我们喝醉、沉溺甚至徘徊于死亡边缘,依然没有挽回这段感情的破灭。我落魄而归,除了回忆和痛苦之外,一无所有。
L小姐说:“我知道我以后都不会遇到有比你更爱我的人了,我也不会再像爱你一样去爱其他人了,这是我人生中最后一段爱情,但是对不起,爱情对我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

这就是我一段爱情。
如果爱情一开始就是我爱你而你恰好也爱我的话,那么,爱情就不会让那么多人沉迷。
看过一首诗是这样的:
“如果每颗种子都能开出花朵
那么春天就毫不稀奇
如果你对我的爱
恰如我对你一样
那么爱情就显不出珍贵
十万方黄沙里淘出一粒金
十三亿人群里遇见你
相爱已筋疲力尽
相守听天由命”
或许,这是对这段爱情最好的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