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专区 商务合作 成功案例 培训支持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
  • 电话 :400-000-0000
  • 邮箱 :www.qq.com
  • 传真 : 0086-000-000000

你在我的过去里,曾是最美好的未来

2020-8-7 12292次浏览

最近朋友小北和妻子小艾在闹离婚。
其实也算不上闹,因为小北自打结婚以来压根儿就没存过离婚这门心思,所以他找到了我——两人的老同学兼小艾头号闺蜜,希望我能劝劝小艾,帮他挽回这场濒临死亡的婚姻。

小北大概是才喝了不少酒,隔着电话我都能闻到另一端的酒气,也正是趁着酒意,他才说出了好多平日里深埋心底的话。

“我一直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要说我有小三,我混蛋也就罢了,可是这没来由的离什么婚?阿茶,还记得当初我为什么选择和小艾结婚吗?那年我出了车祸,小艾二话不说就来照看我,为此还被炒了鱿鱼。”

“躺在病床上,我总是喜怒无常,有时还骂她,一心洒了她端着的饭。有一次,一杯刚刚接上的开水被我一手打翻,直接就烫在了小艾的脚背上,那会还是夏天,她穿着凉鞋,脚背当时就红了,可她偏偏一滴眼泪都没掉,收拾好一切才默默地出门。也就是在那时,我觉着这个女生就是我要过一辈子的人,就是我老婆,出院不久我也就向她求婚。”

“小艾就像一只兔子,一直都那么温柔,不论是我还是我爸妈都从没见她红过脸。我承认,以前我确实犯过混,但自打和小艾在一起之后我改了多少,付出多少来经营这场婚姻,你们知道吗?我们的孩子掉了,我不怪她,她身体变差了,我养着她,所有的东西都是我一个人扛,我是男人,所以我没什么好说的,不管遇到什么都往肚子里咽,可我也是个人,也有过不去的坎!她有多理解我一下吗?”

说到这里,小北已经哭出了声。

我确实从没看他哭过,在我们这些朋友眼里,他一直都是个率性帅气的大男孩,没有什么大包袱,遇到不顺心的,骂骂咧咧也就过去了。

突然间就很想安慰他,可是,我也不知道从何说起,只能默默地尽好一个听者的本分。

小北边哭边大口吞咽着酒,隔了好一会儿,才又重新开口,“你说,我到底错在哪儿了?我对她还不够好吗?他妈的我当时就不该结这个婚是不是?阿茶,你说啊,你怎么不说话?你倒是说啊!他妈的你们俩合起伙来骗我是不是?我以前不喜欢她,拒绝她,所以现在就该被她折磨?”

之后就是无尽的骂声,骂小艾的,骂我的。一直到小北那头没声了,我才结束了这次通话。

如果不是醉了,大概从他嘴里永远不会说出这些话。

不过听完小北的话,我反而为小艾感到释然。这一切还要从我们的大学时代说起。

小艾和我是室友,都是学中文的,她是个典型的南方妹子,来自于江南水乡的一个无名小城镇,性格十分内向,长相虽然平平,但却有着超乎想象的好脾气。性格使然,她在任何时候的存在感都十分微弱,所以人缘也谈不上多好多坏。在我的记忆里,也有过人向小艾表白,那是她的同乡,名字我忘了,且称a君吧。

说实在的,a君人挺好,学数学的,很老实,和小艾性格差不多。每次我调侃他的时候,他甚至都不敢看着我,所以我有时还会想他是哪里来的勇气和小艾表白的。我本以为小艾会谈一谈,没成想这个妹子非常直接地拒绝了a君,说是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当时我只到道是乖乖女家教太严,直到我们遇到了小北。

那会是学校篮球赛,我们院对阵软件那帮技术宅,刚好我死党混在里边打球,所以就带着小艾去捧个人场。谁知她一眼看上了小北。当时,小艾也没有多大反应,只是指着小北问我那是谁,打球挺好的。我贼笑道那是软件的一枚美男,小北,顺道调侃小艾是不是动心了。她只是笑着摇摇头。

其实小艾确实是对小北一见倾心了,在之后的几年里,始终如一。我才知道,a君的炮灰当的是有原因的。

可是当时的小北也算一个风云人物了,人帅,球技又好,换女朋友简直和翻书一样。小艾就是活在他这耀眼的光芒背后,躲在他不曾见到的阴翳里日复一日地喜欢。

因为不在意,小北从没发现有人一直默默跟在身后;

因为不在意,小北从不过问球场外一次又一次有人送来贴着“小北”的饮料;

因为不在意,小北从没仔细翻看每个节日收到的匿名信;

因为不在意,小北从没回复他收到的奇奇怪怪的陌生短信……

其实好几次,小北差点就发现了小艾的存在。可惜,他从没有追上去问一问,哪怕只是一句,“谢谢”,他没有。

毕业的时候,这一切本可以告一段落的。可是小艾非要留在北方,不惜和父母翻脸,结果就是在那之后的几年,她都没有踏进家门一步。小艾说,她甘之如饴。

她说,她希望有一个家,有小北,有他们的孩子。

她以她的方式守候着这个从不回头的男孩。直到小北出车祸,她才走进了他的世界。后来的一切,正如小北所说,求婚,结婚,离婚。

刚结婚的时候,为了减轻家庭负担,小艾找了一个初中语文老师的工作,我劝她不必如此,她只说不想让小北太辛苦,这是他们两人的家。

由于对北方的环境不太适应,加上工作、家庭的保持,身体一直不好,本来不适合马上要孩子的,可是架不住小北的父母催,何况她本身也想要一个爱的结晶,所以不听医生和朋友的劝阻,执意要孩子,最后很不幸,流产了,并且很难再有孩子了。

失去孩子那天,小北并不在家,他正在外地进修,等到他赶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了。他回来的第一句话,我一直都记得,“没了就没了吧…”那会儿是我见过的最忧郁的小艾,她基本不和任何人说话,包括小北。我和小北谈起小艾的身体,小北只是凄然,我会对她负责的。

两天后,小北就离开了,他还有工作,而这次的进修事关升迁。半个月后,小艾已经恢复大半,只是整个人比以前更虚弱也更沉默了,我常看到她一个人坐在窗前看着楼下玩闹的小孩和来来往往的行人,她的眼神里写满了绝望。

不久小北就升职了,不用当个码农,但出差的频率越来越高。

有一次,小艾对我说,他们已经大半个月没见了。她说,她守着偌大的房子,突然觉得有点害怕。

我笑着安慰她,这是你的家啊!

小艾侧着脑袋看着墙上大幅的结婚照。

她说,小茶,你知道吗?这一切曾是我的梦想,可到现在呢,我才发现他可能不过是我一厢情愿的梦罢了。这么多年,我虽然是他的身边人,枕旁妻,又何曾真正走进他的心里?我骗自己,用责任牵住他,还想用孩子绑住他,到头来,被困着的,只有我,被圈禁在这个亲手营造的“家”的牢笼里。

小艾哭的很伤心,她说,她需要余生的解脱。

所以,她回到了家乡,开始四处旅行漂泊。

我也会想,如果当时小艾和a君在一起会怎样?他们会不会回到南方,一生幸福。我不敢想。人有时候就怕多想,哪怕行差踏错,也别回首。

我没有把小艾的话告诉小北,有的事,只能靠自己去听去看去感受,否则毋宁一辈子耳聋眼瞎。

一周后,小北发短信给我,说他已经辞职离开这里了,想要到一个新的地方去找一个新的开始。这是我最后一次收到来自小北的信息。

我不知道小北究竟有没有想明白这一切,他远不必带着愧疚和怨恨上路,其实,他也曾是一个女孩最美好的期待,是她的整个青春。

而对小艾来说,她只不过是偶然路过,就像徐志摩诗中写的那样: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映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作者:阿汶,师范中文系妹子,子风常驻作者。公众号:子风文学社(zfwx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