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专区 商务合作 成功案例 培训支持 联系我们

她和她的猫

2020-8-7 4601次浏览

苏又在听那首歌曲了。
一曲悲凉到让我也感到心寒的旋律。
没有歌词。只有一个女声凄凉的哼唱。

苏总是在黄昏的时候播放这首歌曲。然后会抱着我自言自语。
我是苏捡回来的猫,她唤我阿冬。我一直觉得这个名字很亲切,她每次这样唤我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是一个活生生的男人。爱着她的男人。
苏曾经说“阿冬,他们怎么那么狠心就将才三个月大的你丢弃呢?”她说这话的时候好像被丢弃的是她自己。
后来我知道,她真的是一个被丢弃的孩子。她的妈妈在17岁的时候跟一个男人有了她,未婚先孕始终不是那么风光的。而且是个女孩儿,男方家里坚决不肯承认。她妈妈把她廉价卖给了一个孤寡老人,然后离家出走。老人给她取名为苏。
那是她妈妈的名字。
苏对我说:“阿冬,你觉得我应该要恨妈妈么?”
我无法回答。
但我想的是,你应该恨你的父亲。

苏把我放在一边,开始缝制她的新衣服。缝纫机是老人给她留下的唯一让她不感到悲伤的东西。
她踩着缝纫机跟着音乐哼起来。
我觉得苏是我见过的女子当中最优美的那个。对,是最优美的。
她的声音柔和而不造作,五官有江南女子的小巧精致。即使是抽着烟也很优雅。

她看了看我。眼神里盛满了温柔,她对着我的时候才会流露出这样的祥和。面对外人的时候她总是清清淡淡地看着他们,语言也很冷淡。这让我很高兴。
专属拥有的感觉就是这么美好的。
我蜷缩成一团,也静静地看着她。不知道她能不能看懂我瞳孔背后的深情。
她说:“阿冬,马上就要冬天了,我要不要给你缝一个小垫子呢?”
然后又说:“好吧,我把剩下的布给你缝一个礼物。”她弯下眉毛笑了笑。

音乐停止了。她起身去重新播放。
透过玻璃窗的时候看见对面的那个男子也正看着她,她慌乱地转过头咬了咬下唇,然后抱起我。
我看见了,苏还是忍不住又抬起头看了看对面的窗户。那个男人没有站在窗前。苏叹了口气。
“阿冬,他是好人吗?”
我在苏身边以来没有听见她对着我提起过哪个男人。这让我有点慌。

如果我是一个男人该多好。
当苏落泪的时候我就可以将她轻轻拥入怀里,无需说什么,也能够让她平息。
苏就不需要自言自语,像现在这样对着我问一些得不到答案的问题。
也可以像个孩子一样生气地跺脚或淘气地拍我的脑袋。
我可以给她所有她想要的生活,让她每天安心踏实。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终日波澜不惊得一片茫然。

但我只是一只猫。我给不了她这样的生活。
我开始变得沮丧,开始不想吃饭,尽管苏一副焦急万分的样子让我有些欢喜。

终于在那天清晨,苏与那个男人在楼下相遇。
苏抱着我,我瞪大双眼对那个男人充满了敌意。
那个男人对苏说:“原来这只猫是你啊。”他似乎想伸手摸我,我恼怒地伸出爪子抓了他。他反应可真快,居然没被我抓伤。他哈哈笑着:”很漂亮的猫呢。“
苏也微微地笑着,她对他说:”它叫阿冬。“她抚摸着我的头。声音温柔,指尖也温柔。
”那你叫什么?“他也笑了笑。他笑的时候还真有那么一点好看。
”苏。“真喜欢苏这么简洁的回答,而且如此面无表情。

回了家之后苏抱着我转了好几圈。转得我头昏脑胀,而且非常郁闷。
她捧着我的头开心地对我说:“阿冬,我终于知道他的名字了。谷枫,谷枫,谷枫。真是好听的名字。”

后来谷枫成了家里的常客。
他来的时候会给苏带好吃的南瓜烙。也会给我带好吃的猫粮。
还会给苏带来很多快乐。

苏从此不在傍晚放那首哀伤的曲子。
苏从此不再时常抱着我低沉呢喃。
苏开始变得爱笑。
谷枫的出现,像是苏一直紧闭的昏暗世界在某一处突然出现了一道异常明亮的白光。

谷枫就住在对面,打开玻璃窗他们就可以对话。看着苏像个孩子一般,我觉得这是好事。
苏现在终于不用再遇到问题的时候得不到任何回应了。
“你说我是不是应该给阿冬找一个伴呢?”苏趴在窗户上问着对面的谷枫。
“它……可能更喜欢呆在你身边吧。”谷枫看了看我对苏温和地说道。
听到这句话我也抬起头看了看谷枫,他的脸庞偏英俊,让人看了又想看。但我不是发情的母猫。

我只想陪在苏的身边。
不管苏现在是不是爱上了这个男人。
不管苏会不会因为这个男人就忽略了我。
不管苏是不是会忘了曾说的要照顾我一辈子。
不管苏后来是不是会相识更多朋友。

我再也不想要去哪里。
因为我只有苏这一个朋友。(原文地址:http://pianke.me/posts/52e75bd97f8b9a905c0000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