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专区 商务合作 成功案例 培训支持 联系我们

曼谷游记攻略

2020-8-7 13804次浏览

想想“荒废”还是一个挺美的词儿,谁不想没事儿就搭飞机去伦敦喂两个小时鸽子,在异国他乡矫情会儿呢?但无奈现实就像一盏煤油灯,照耀到的只有你脚下鸡毛蒜皮的生活,就算有鸽子飞过天空,雾霾也早已遮住了你的远眺。所以,没事儿还是要多出去走走。

这篇曼谷游记写的走心,丧丧的,却让人读出了新鲜感。如果你也在一个地方待久了,不妨也找一个陌生的地方安静的发会儿呆吧。

必须先把长达四十四页的攻略搅碎,投进面前的池水中。

但那些残留在脑海中的细枝末节还在作祟,它似乎在提醒我:你不能荒废这一天。另一个小人从绿色灌木丛中一跃而出揪住我的衣领——“你为什么不能荒废这一天?”

坐在酒店一层的高脚凳上,看咖啡从壶里缓慢滴出来,不远处的白人正在悠闲的晒太阳,我产生了艳羡的心情,并非我不能,而是我不愿,我没办法什么都不做,赖在池子边荒废一天,那种长在我身上的发条早已深入脊髓,来曼谷之前,我准备看完科幻作家保罗·巴奇加卢皮的《发条女孩》,但事实上,直到旅游结束,那本书还穿着塑封躺在公司的柜子里,原因是什么呢?大概可以全部推诿到领导身上,在我请假之后,她安排了三倍的工作任务给我,直到旅行开始的前一天,我还匍匐在打字机前,写董事长新春致辞。

上班和雾霾一样,尽管恶心,但终年萦绕,挥之不去,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曼谷蔚蓝的天与恰都恰市集散漫的嬉皮老板,在途经某条无人小巷时,一个编着脏辫的流浪汉正倚靠着灰墙发呆,看起来像飞多了叶子似的。“发呆真好啊”我对友人说,但双脚显然没有得到这种指示,我依旧长着一双中国人的脚,我们要勤劳,我们要上进,我们不能发呆。

是谁剥夺了我们发呆的权利呢?

第一次来曼谷的时候,凌晨三点下飞机,八点便起来直冲景点,一天在外步行十小时以上,那是第一次出国人的独有心境,花了好大力气来玩,怎么可以赖在酒店睡觉呢?于是一天去上四五个景点,夜里躺在床上,双脚仿佛被人斩去,翌日清晨,又循着闹钟声早早起来,重复马不停蹄的一天,那种感觉和赶地铁也没差,好在景色宜人,物价低廉,倒是冲淡了许多怒气,但仍旧感觉疲惫。第二次来泰国,想的便是早晨睡觉,中午懒洋洋起来吃顿饭,下午再趿拉着拖鞋逛市场,但真的到了目的地,一切都变了,生物钟八点准时叫我起床,醒来后便翻来覆去睡不着,一个人拎着零钱包去7-11买19泰铢的三文治,回来就一个人坐在湖边吃,然后打量那些完全不缺时间的老外。

恐慌感如池水蔓延,朋友圈里的人还在不竭的做年终总结,那些总结就像包裹上糖衣的黑色药丸,服下去就能产生“我今年没有虚度”的幻觉,那么,万一真的“虚度此生”呢?万一真的“庸庸碌碌”呢?就在我反复诘问自己时,一个皮肤黝黑的小男孩突然用中文说:“我想喝奶茶”,“这里没有奶茶,只有咖啡。”他摇摇头自言自语的说:“我不能喝咖啡”。接下来,仿佛误入另一个时空,我和这个来自遥远新疆的四岁半小男孩展开了双重的自言自语,不足五岁的孩子尚没有较强沟通能力,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和自己说话,诸如“我不能喝冰水”“我要学好英文”“我住在对面那栋”,这让我又好气又好笑,我一瞬间觉得做孩子真好,不用理会他人情绪,就这样,我和这个四岁半小男孩周旋了足足三个钟头,在后来的回忆里,我反复把这一段抽出来翻阅,是的,这三个钟头扎扎实实的浪费掉了,真是快乐。

『100个嬉皮和1个市集』

曼谷游记攻略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逛懂恰都恰,它大概也就是一个批发市场般的存在。位于天铁MO CHIT站的恰都恰市场是亚洲最大的集市,但慕名前来的大陆游客大部分都会败兴而归,“这不就是义务小商品批发市场吗?”,很对,你还能不时从篮筐里翻出一打made in china的商品呢。

目前的恰都恰市集已经成为讨好游客的存在,但仍有部分古着商品和独立设计制品值得逛。对于古着,国内大部分人的态度应该是“洋垃圾”,但在曼谷,人们对古着的热衷程度超乎寻常。“旧意味着好”,除开大型商圈聚集地,曼谷大部分城区显得老旧,加之收入有限,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旧衣文化浸染着这个国度,与国内卖洋垃圾的老板不同,多元文化熏陶下,大部分老板对品牌有更深入的了解,收的货许多样子也不错,当然,重要的是,他们自己打扮的也不错,许多人都像从70、80年代走出来的一样,这不能不说是一件趣事。

如果说恰都恰市场太过于封闭与窄小,那么火车市集可谓第二处必寻的古着圣地,第一代火车夜市解体后,第二代,第三代紧接着出现,在曼谷,大概已经有了三四处火车夜市,这里周末和恰都恰一样,周末最热闹,所有商铺敞开迎宾,平时则大门紧锁,当然,外部也会有一些完全不值得一看的小店总开着招徕生意。

曼谷游记攻略

大部分开古着店的老板看起来对自己的生意漫不经心,有的沉浸在暴躁的摇滚乐中,有的自弹自唱,有的则在喝啤酒,“淘”这个词终于在这一刻有了更深的意义,你愿意呆,可以淘上一整夜,不愿意,也可以立刻拔腿走人。

曼谷是自由的,这首先体现在时间的数量级上,来了就该无限挥霍,因其物美价廉,所有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聚在这里,释放自我,重要的是“全部买得起”,可以任性吃,任性喝,任性睡,任性享受世间一切乐事,哪怕有些是肮脏的。

『必须对这座城市完全改观』

装逼是要付出代价的。

为了找到曼谷MOCA(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我们顶着烈日在恰都恰门口和无良司机砍价,闹市的曼谷,司机宰客,常不打表,但因价格低廉,大部分中国游客都负担的起,我们拽着网上下载来的地址问了三四辆车,才终于有司机点头确认可以去。

曼谷游记攻略

曼谷MOCA号称东南亚唯一的MOCA,其余的亚洲馆在台北、首尔、东京,我并不确认里头到底有什么,只是深深被照片上门口的雕塑所吸引,其实到后来我也没有明白那成千上万个状似乳头的几何体到底是什么,但你不得不承认,临水欣赏,别有一番美感。

曼谷游记攻略

重要的是——几乎没有人。

如果你体验过大皇宫,你就得夸MOCA安静雅致,作为宗教气息浓厚的国家,MOCA内大部分展出作品有一种邪恶的宗教美,我对教义和神话故事没有理解,只单纯被那些奇异的壁画所震慑。

准确来说,不能用文艺或者不文艺来划分这座城市的人,而应该用有钱和没有钱来区别两类人的行为,在取道the jam factory的路上,逼仄的菜场,狼狗狂吠,食物腐烂的味道从臭水沟里钻出来,但只要看到the jam factory黄色的指示牌,立刻会发现原来里头是个供小资阶级玩乐的世外桃源。

The jam factory位于湄南河畔,是废弃货仓改建的小型艺术街区,由一个设计店、一个书店、一个咖啡馆与三两餐厅构成,要说有什么好玩的,就是根本没什么可玩的,在the jam factory的核心区域是一株我根本叫不出名字的巨大古树,树根垂下,贪婪的呼吸着空气,猫咪蜷缩在肥壮的树枝上,所有人都在喝咖啡……

曼谷游记攻略

 

再往外围走一些便会见到the never ending summer,这是一间出名的网红餐厅,设计颇有水准,在餐厅外随处可见拍着照说着泰语的妙龄少女,和大部分人旅游照片里破旧的曼谷不同,这里代表着曼谷的设计新生力量。

得益于良好的生态气候,在商场里建造花园并非难事,所以有了Emquartier,Emquartier由来自纽约的leeser建筑公司设计,建筑拥有空中花园和五层瀑布,商场倒也不算高冷,几乎涵盖了所有或高端或大众的品牌,如果嫌SIAM商圈过于嘈杂,此地应该是更闲适的选择。

曼谷游记攻略

Emquartier商场附近就是日本街区,泰国与日本之间的实际关系也非同寻常,居住在泰国的日本人大概有 30万人,其中有10万人聚集在曼谷,大概可以说,在泰国,你可以感受到一种强烈的日本崇拜症……

『不好逛的街才是好街』

找路是这趟旅程中最大的浩劫。

为了探店,我们在EKKAMAI附近逛了两个多钟头,好不容易找到了咖啡店Ink&lion,却发现人家周三、周四、周五都店休,也就是说一周休三天?也太会过日子了吧?Ink&lion咖啡让人败兴而归,忽然对整个行程产生了一种恐慌感,甚至可以推演出2017没有开个好兆头等恐怖结论,但对付丧的办法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走。

曼谷游记攻略

于是闭着眼乱走,反而遇到了更有趣的东西,连续出现的几家古着鞋店、古着包点,在旅游攻略里都没有出现,他们就静静的躺在路边,好像任人采摘的野花,所有的二手鞋和包都经过清洗处理,价格也相当友善,旁边还有咖啡屋,是可以花一个下午打发时间的地方。

『并不友善的酒店与中国看房团』

在曼谷选了两家酒店,第一家是UMA,第二家是素坤逸简约公园,前者不赘述了,环境极好,但交通不便,第二家可就有趣了。

刚去的第一天携程约好2点有人来跟我碰头(说是公寓式酒店,没有前台check in,必须安排专人跟我交接钥匙),等到将近3点没来人,我们和携程交涉,携程也表示联系不到对方公司(真的不是黑携程,找供应商的时候能不能动点脑子),就在窘迫与恼火之际,同行的人看到公寓一层大厅赫然用英文写着——“此地并非公寓式酒店,游客入住属非法行为”。倒吸一口凉气啊,可是从公寓楼内鱼贯而出的人分明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啊。

事情在三点钟时终于被解决,真相大白,携程与当地的酒店供应商签订了协议,估计没怎么考察对方资质,对方和中方沟通不顺畅,迟到了一个多钟头,虽然泰方的接待员不断赔礼道歉,但总有一种被坑骗的感觉,好在住宿环境和性价比实在太好,所以也只能继续当个假装看不懂公寓警告的游客。

曼谷游记攻略

翌日清晨,独自在附近散步,碰上一大群咋咋呼呼的中国人,起初以为他们一行人是游客,可是这个酒店没有公寓的高尔夫车和摆渡车是进不来的,除非有专人指引,待我再仔细观察,才发现领路的女人赫然是房地产公司的一贯派头——黑上衣,黑色短裙,对方热情介绍此公寓开盘价仅为9800块一平,现在也才涨到一万多,正是下手良机,我抬头望天,蔚蓝到不真实,刷手机再看,朋友圈都是北京雾霾的灰暗之境,当即便想,买吧,如果我也有这么多钱。

如果能赚够一年的钱,可以在曼谷荒废一年,该是多么好的事?比起马不停蹄的赚钱供房供楼,找一个物价低廉的地方偷闲是多么令人向往的事,然而还是不断有人追问:“你的假期怎么这么长,你不用上班吗?”班是必须要上的,但诚如《圆桌派》里某期节目所说,上班与工作是两码事,工作可以毫无埋怨的一直做下去,但上班总是一种囿于资本社会的雇佣关系。对于那些人的疑问,我只能硬气的回——“工资我不要了,自己给自己放假。”

『花一顿便餐的钱,吃全曼谷最有爱的西餐』

没有不敢进的馆子。

在曼谷最大的感受是,吃饭太便宜了,而且没有雷,几乎踩不到雷,所有的街边小店随意吃,没有很贵的,精致的菜馆也只管进,贵不死吾等。在曼谷第一餐是巷子口的海南鸡饭,华裔开的,会说中国话,但并不觉得曼谷的华裔有多亲近中国人,只偶尔在某吃饭间隙,听到招徕生意的人讲:“family”。

ROAST餐厅位于the commons街区,这里地方也不大,和the jam factory有点类似,是欧美人和日本人的天堂,ROAST餐厅应该是主打创意西餐,整体氛围做的非常天然、简约,大部分出品没有难吃的(我并不爱吃西餐,但还是得夸赞这里的草莓冰淇淋可丽饼太好吃了),最终结账发现两个人就吃了200元左右,若是放到北京上海,同等规格的餐厅最少也要人均三百以上了。

曼谷游记攻略

曼谷游记攻略

偷得浮生半日闲。在曼谷,有一万个荒废的理由,唯一能告诉自己的是,慢一点,再慢一点。

告别紧张。告别雾霾。告别拥挤的地铁。告别脏漆漆的天。告别无趣的市集。告别虚伪的社交。告别朋友圈。告别秋裤。告别羽绒服。告别性价比低的食物。告别二十元一杯的果汁。告别星巴克。告别抱怨。告别九宫格总结。告别跨年晚会。告别人潮拥挤的江汉路……告别一切可以告别的。

唯一的问题是,回来之后的消费积极性明显降低,看外头的所有东西都不划算呐,一个穷人的内心独白,所以不是为什么要去泰国,可能是只能去泰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