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专区 商务合作 成功案例 培训支持 联系我们

他不是高冷,只是暖的不是你

2020-8-7 10187次浏览

01

二律背反定律是康德提出的哲学基本概念,指两个命题相互矛盾,但都可以成立。

就像我曾经以为,渣男是个绝对贬义的名词,直到我发现三水竟然有个女朋友。

三水名字里带个“淼”字,朋友们便给他取了个拆字的外号。他是朋友圈里公认的老好人,谁家小两口拌嘴了,哪个浪荡子一时半会儿资金周转不开,或者谁要出门旅个游,家里的阿猫阿狗乌龟多肉没人照顾,都会找他。每逢假期,朋友们聚会,跑前跑后张罗的也总是他,从订位到埋单,最后把一群醉得东倒西歪的家伙塞进出租车后座。

最重要的是,三水是朋友圈里公认的痴情人。

三水喜欢婷婷是公开的秘密,我甚至一度觉得,三水之所以如此任劳任怨地张罗聚会,不过是为了借这个光明正大的机会,多看婷婷几眼。

男女之间的气场神秘而玄妙。婷婷是我们这届出了名的黑长直女神,齐刘海儿,平胸,明明走的是清纯路线,偏偏眼带桃花,笑起来眼睛眯成月牙,学过芭蕾,走起路来步步生莲。

这样的女孩子身边当然不缺富二代,三水是其中坚持得最久的一个。据说当年三水混到隔壁中学看元旦晚会,偶然看到跳芭蕾的婷婷,惊为天人。打听到人家要考市一中,三水在最后一个学期发愤图强,之前全年级倒数几名的他考进了市一中。

到了高中,女神进了尖子班,三水进了普通班。三水天天在操场上和尖子班的男孩子们打球,混熟之后就成天抱着肯德基全家桶往尖子班跑,成功混入女神的朋友圈。一段可歌可泣的励志传奇,被学弟们口耳相传。

可女神依然是女神,三水不是屌丝,却也和女神隔着八十八个三水。

三年不间断的全家桶,成全了我们圈子的友谊。毕业之后,大家各奔东西,三水没能追随女神去上海的某所Top10,默默去了哈尔滨。

岁月流转,朋友们的交流平台从QQ空间转移到微信朋友圈。在女神的每一条朋友圈下,都能看到秒赞的三水。直到有一天,婷婷在朋友圈里宣布有了男友,一张自拍,她亲密地靠在男生的肩膀上,男生戴着鸭舌帽,帽檐下露出挺拔的鼻子和完美的唇形,却没有看到秒赞的三水。

三水半夜打电话给我,无语凝噎。

我说:“哥们儿,找个好姑娘嫁了吧。”

02

寒假聚会,三水仍然忙前忙后地张罗。婷婷给我们看她男朋友的照片,女生们都惊呼“好帅啊”。三水默默吃菜,狠狠地嚼着嘴里的花生。晚上,男生们被安排护送女生回家,三水恰好被分给了我。

路过市里的大桥,他把车停在路边,说:“陪我走会儿吧。”

天很冷,呵气成雾,打火机“啪”地一响,声音清脆。他绕过我,走到下风向,不一会儿,他的表情隐入烟雾:“你知道吗,我特别怕婷婷找男朋友。不是因为我会失去她,我从来没得到过她,我也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得到她,我只是怕她找的男朋友还不如我对她好。”

他望着远方,又呼了一口气:“我拼了命地对她好,就是希望她不要因为一些男生简单的技巧,就轻易地爱上他们。她值得最好的。”

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沉默粗犷的男生,吐露如此细腻的心声,心中有无数安慰的言语,却说不出口。

高中的时候,婷婷身边的闺密被三水用零食收买。婷婷因为痛经,体育课请假,晚自习的时候,一罐红糖水摆在她的课桌上;

婷婷的芭蕾常常作为学校庆典的压轴节目,三水苦练摄影技术,蹲在台下捕捉她最美的瞬间,隔天修完片,存满照片的U盘就到了婷婷手上——后来我明白,如果你爱一个人,她在你的镜头中一定是最美的;

即使到了大学,大家各奔东西,每年包括情人节、儿童节、中秋节、国庆节、圣诞节在内的所有节日,婷婷都能收到一份不署名的礼物和一束鲜花。

爱情就是这样子,本来就不公平。

大学毕业的时候,婷婷和男朋友分手了,她去了美国念书。三水回省城工作,家里安排他去了国企。朋友聚会日渐冷清,常常是到了KTV,唱着唱着就成了听歌大会。大家各自玩手机,宁愿在朋友圈点赞,也懒得多说一句话。

三水从来不发朋友圈,而除了那条附有自拍的宣布有男友的信息外,婷婷的朋友圈下面都有三水的赞。

直到有一天,我上荒废已久的QQ空间,看到三水上传了一张照片,也是一张合影,三水和一个女孩子亲密地靠在一起。女孩子笑着,眼睛眯成月牙,留着黑长直的头发,齐刘海儿,厚重的眼镜挡住了眼睛的光辉,但仍然能看到眸子里的俏皮。

我发了微信过去:“三水,不厚道啊,QQ相册里是谁呀?”

没过多久,他回道:“呵呵,女朋友,她一定要我发。”

我说:“挺漂亮的,没听你说过啊。”

他说:“嗯。”

见他不愿多说,我也知趣,不再追问,想着他俩或许刚在一起,感情还不稳定,他才不愿意对外公开。

03

女孩子是哈尔滨人,跟着三水到了我们省城。工作是三水家替她找的,一家私人医院的护士,很清闲。

我路过杭州的时候,临时起意约三水见一面。三水穿着西装匆匆赶来,看到我很高兴,我与他把过去的事情翻出来嚼上一遍,相谈甚欢。中途三水的手机响了,电话里是个女孩子撒娇的声音:“不是说好今晚来接我吃饭的吗?你干吗去啦?”三水冷冷地回答:“我不是在微信上跟你说了吗?”女孩子又说:“那你也跟我说一声你干吗去了呀。”三水皱了皱眉:“你怎么那么多话?我先挂了。”

一时冷场,我说:“怎么不把嫂子接过来跟我们一起吃,还把我当外人吗?”

他依然沉着脸,说道:“太远了。”

气氛有点尴尬,我摆出一副八卦的样子,问:“在一起多久啦?”

三水说:“两年。”

我待不下去了,站起身,说:“我赶高铁,该走了,你去陪女朋友吧。”

三水埋单后,一定要送我去车站,一路上沉默无话,快到车站时他才开口:“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渣?”

多年好友,他自然感知到了我的情绪,“可是我对她也很好啊,她要买什么我都给她买,她要去哪里玩我也陪她去,她要来杭州我就给她找工作,她要和我结婚我就带她回家见父母,其实我父母对她不是特别满意,但我还是会娶她……这样还不够吗?”三水点了一支烟,烟雾缭绕。

我想起那晚他蹲在江边,什么话都说不出口。毕竟那个女孩子和我没有任何关系,面前这个“渣男”却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

我又想起QQ空间里那张照片,女孩子笑得一脸幸福,我突然觉得很无力。

他可以不厌其烦地组织老友聚会,却不愿意带她见一个多年的挚友;

两年来,假期回家,我们聚了无数次,却没有一个人知道他有了女朋友;

婷婷分手的时候,他从哈尔滨连夜飞到北京,可是今天,面对一小时车程之外的她,他觉得“太远了”;

他镜头下的婷婷风情万种,美丽不可方物,他与她公开的却只有一张背景简陋的仰拍的合影;

当年他拼了命地对婷婷好,现在他淡淡地说“还不够吗”……

他对婷婷,是深情痴情苦情人;他对她,却是彻彻底底的渣男。

也许,婷婷和三水,三水和她,原本就是两段故事,不过两段故事的交集恰好是三水。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这样的交集。

有人在上一段感情里掏心掏肺,却在下一段感情里将对方的真心弃如敝屣;

有人在上一段感情里卑躬屈膝,却在下一段感情里颐指气使;

也有人曾经拿自己最好的时间、最鲜活的心情去爱一个人却没有被珍惜,到了下一段感情,他甚至没有办法好好地被爱。

明明幸福触手可及,也知道应该怜取眼前人,却做不到像曾经那样好了。

这是谁的错呢?是上一个人的错,还是自己想不开?似乎每个人都有苦衷,每个人都为感情辩解。

而我只希望,有一天,当你遇到一个高冷的人,一个任你怎么委曲求全都无法得到他的心的人,你会骄傲地离开。你要明白,他不是天生高冷,只是暖的不是你。


作者简介:芈十四,90后创作才女,本文选自其首部文集《懂事之前,情动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