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专区 商务合作 成功案例 培训支持 联系我们

愿你我都不曾辜负青春

2020-8-7 9559次浏览

从上海寄给李星辰的明信片上,苏麦认认真真地写下了: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然后,像那个把秘密说给树洞听的人,小心地把明信片连同其他人的一起投进了邮箱。

旅游回来之后,朋友们都很高兴说收到明信片,苏麦看着李星辰,生怕他发现什么端倪,却又怕他无动于衷。

幸运的是,李星辰也只是像其他人一样表示了感谢,并没有多说什么。

苏麦松了口气,决定再接再厉。对于李星辰,她喜欢他,却不想表现出倒追他的样子,还想光明正大的和他在一起。

李星辰和苏麦是高中同学,说来奇怪,并不是一个班的,却不知为什么关系比同班同学还要好。每天上下学一起回家,下雨的时候李星辰给她打伞,当然,一路上并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还有别的同学。大家都是朋友,有时候拿他俩开玩笑,但心里都知道,这不是真的。

苏麦有时候觉得,这样也挺好,虽然没有在一起,但他也没有和别人在一起啊。

可没过多久,就听到了朋友们的八卦,他们说李星辰和许童在一起了,时间就是今年暑假。

今年暑假?苏麦有些恍惚。

今年暑假刚高考完,大家就跟脱了缰的野马似的疯玩,她和李星辰还有许童、夏七、高远几个人一起报了个暑期游泳班学游泳,期间苏麦停了几天课去上海旅游,回来之后他们都已经学完了,然后苏麦一个人去游泳馆学完了整个课程。

大概就是在她不在的那段日子里发生的这种事情吧。

夏七说你心可真大,在游泳馆,傻子都看出来许童那个骚浪贱对李星辰有兴趣了,就你觉得人家两个没什么,现在好了吧,你在这里难受,别人可是成双成对卿卿我我呢。

苏麦不回答,拉着夏七直奔KTV,扯着嗓子唱,最爱你的人是我,你怎么舍得我难过。完了再换陈奕迅:爱一个人是不是应该有默契,我以为你懂得每当我看着你。我藏起来的秘密,在每一条清晨里·····

唱了一下午,嗓子都哑了。

在这个夏天的尾巴,苏麦坐上了通往东北的火车,她填报的大学,离这里两千多公里,像是为了逃避而踏上的一场盛大的别离。

新的生活会让我焕然一新的,她想。

然而开学军训还没有结束,她就听到了两个人已经分手的消息。

苏麦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是该幸灾乐祸地笑呢还是冷眼旁观地嘲讽,最终她什么都没有说。

可是李星辰却在这时候发来了微信,似乎关心的口吻,问她过得怎么样。

苏麦不冷不热的寒暄几句,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你,和她,分手了?”

问完她紧张地握着手机,生怕这句话戳到了他的伤口,让两个人这些天来的第一次聊天在此结束。

然而,李星辰却是很快回复了:“是啊。”

苏麦看着这简单的两个字不知道说什么好,打了又删删了又打,屏幕明明灭灭,终于回过去四个字:“别太难过。”

可是他的电话却打过来了,从南到北,隔着两千公里的空间,那清晰的铃声似乎将两个人拉近咫尺。

苏麦犹豫一下,接了起来。

“喂?”李星辰的声音一如既往带着磁性。苏麦轻轻“嗯”了一声,两人都不说话。

过了好久,苏麦听到电话里传来轻轻的一声叹息,然后李星辰的声音变得很远,模糊不清:“苏麦,有件事我一直想给你解释,在那个时候我对你和她都有好感,不知道该选谁,她先追我,给我发短信,说在一起吧。你知道我这个人有时候挺被动的,还没想好怎么办,所以也没有拒绝。但是我现在发现,自己好像喜欢的是你。”

苏麦心里又酸又涨,她觉得自己像是掉进了一个奇怪的漩涡,以前自己喜欢他小心翼翼怕他知道又怕他不知道,现在听到他这么说下意识却想抗拒想退缩想否认,不管这些话假的也好,真的也罢,这一瞬间,她竟然是不想听的。

苏麦想了想,轻轻说:“恩我知道了。”听不出语气,没有悲喜。

电话里李星辰似乎又叹了一口气。是啊,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真真假假,总归是回不去了。

大学第一个寒假,几个好朋友聚会,无疑会遇到李星辰,苏麦没有躲,却也不想见,可是却眼睁睁看着他向自己走过来了。

她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看着曾经的白衣少年长得越发清朗帅气,可是她却怎么也看不透他了。

两人寒暄几句之后,李星辰状似无意地说到:“你还记不记得去年你从上海给我寄回来的明信片?上面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说完紧紧地盯着苏麦。

苏麦突然紧张起来,像是藏着糖的小孩被发现一样,她故作镇定地回答:“能有什么意思呢,不过是因为这句话里面有你的名字啊,所以就随手写了。”

“是吗?”他的眼睛含笑,像是不相信。

苏麦转过头,不看他,嘴里却斩钉截铁:“就是这么简单。”

苏麦感觉到他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可她不想解释什么。

承认了又怎么样?你不是你了,我也不再是我。

正好看到夏七过来了,苏麦赶紧开口:“诶夏七,我刚才还在找你呢,你去哪儿了?”说着便向她走去,顺势离开了李星辰。

待到与夏七回合,她重重舒了口气。

夏七问道:“怎么了这是?我看你和他聊得不挺好的吗?现在人家可是单身了,你要是喜欢还不抓紧下手?”

苏麦沉默了,她不知道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上学那会儿自己幻想和他在一起,如今长大了,知道他也喜欢自己,却没有了当初的心动。明明不该是这样的,她并不是一个朝三暮四的人,可是一想到他曾经在许童和自己之间选择了许童,尽管他是被动的,仍然觉得心里像梗了一根刺。

“哎!哎!”夏七推了推她的胳膊,示意她往身后看。

苏麦转过去,看到李星辰和许童笑得灿烂,在大家的簇拥下被灌了好几杯酒,两人站一起,既亲密又疏离,还流露出一股似有若无的暧昧。许童笑得一脸虚假,李星辰的笑挂在嘴边,不知为什么,看上去有点谄媚。

夏七撇了撇嘴,“分手了还玩这种戏码,真是够极品。”

苏麦回过头来,看着夏七:“我好像不喜欢他了。”

放下这份心事之后,苏麦对李星辰的态度又回到了刚开始的时候,那时年少,谁也不指望谁说要在一起,聚在一起时能说能笑,分开了各自洒脱。

大三的时候,苏麦听说他在大学又谈了新的女朋友,是同一社团的小学妹,身高样貌俱佳,李星辰很是宠她,听说还干过大半夜寒风中送晚餐这样的事。

这些都是夏七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的八卦,说给苏麦听的时候,还没心没肺地吐槽了好一顿功夫。

苏麦无所谓地陪着夏七笑,不知怎么的就想起那年写给他的那句话: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真正的喜欢,大概是永远不会忍心让你为他独立中宵的吧。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无数人彼此错过,譬如昨夜星辰,而自己那份年少的懵懂的爱恋,算不上喜欢,只是不愿辜负青春。

而最终,你长成了我不喜欢的样子。

说到底,我更喜欢那时年少青春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