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专区 商务合作 成功案例 培训支持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
  • 电话 :400-000-0000
  • 邮箱 :www.qq.com
  • 传真 : 0086-000-000000

两个疯子的爱情

2020-8-7 4454次浏览

每天经过菜市场,都会看见一个女疯子。
女疯子不是我们这里人,没有人知道她从哪来,什么时候来的。年龄也就是三十岁左右,小圆脸,中等身高。最引人瞩目的是,她的两只耳朵上分别打了六个洞,还挂上了五颜六色的耳坠,甚是夺目。她刚来的时候衣着光鲜,踩着高跟鞋,身上背着小坤包,走路屁股一扭一扭的。时间一长,身上的衣服脏了,脸上也是脏乎乎的。完全变成一个靠捡垃圾吃,沿街乞讨的女疯子。
特别是天气要下雨之前,她坐在冰冷的水泥地面,大声哭喊,悲痛的哭声让人感到毛骨悚然。无人知道她哭的是谁,她说的语言别人亦听不懂。
于是,大家猜测,她可能是在感情上受了伤,才疯的。有好事者打探到,说这个女疯子是安徽人,先前是开美容店的,家里很有钱,老公在外边有了小三,卷走了她所有的钱,她急疯了,流浪到此。
于是,大家开始同情她了。她天天在菜市场一带转悠,大家也渐渐地都知道了她的故事。
除了偶尔发疯,大部分时候还是像个正常人。每天早上帮环卫工清扫马路。帮卖早点的人打扫卫生。别人会施舍一些食物和衣物给她。阳光明媚的下午,她也会拿一张报纸,坐在马路边,背靠一棵大树,悠闲的看报纸。
有一段时间,天气异常闷热,大雨又迟迟不来。灰蒙蒙的天空不见一丝细风。空气似乎凝固了,呼出的热气,吸进去的也是热气,嗓子快要烧着了,人也快热死了。
整整一个星期,她躺在晒的发烫的路面上,哭的昏死过去,然后醒来再接着哭。从刚开始的嚎啕大哭,到最后的有气无力。她将身上能撕碎的东西全撕开了。全身一丝不挂,乳房,大腿上,尽是被手抓伤的血痕,一道道的,触目惊心。头发也被她抓的一把一把的掉。她最后躺在肮脏的地面上,身上散发着恶臭,苍蝇蚊子在她周围盘旋,身上的伤口已经溃烂发炎了。她奄奄一息了,再也没有力气叫喊了。流出的脓水发出恶臭,成群的苍蝇趴在她的身体上。
路人莫然,原本就冰冷的人世,谁会去管一个快死去的疯子。
一夜大雨,浇灭了火燎燎的天气。第二天一早,人们发现,女疯子不见了。大家猜测,可能是昨夜里死了,早上来扫地的人将她清理走了吧!
菜市场依然人来人往,繁华依旧。没有人在意一个女疯子的死活。
当人们渐渐地的将这个女疯子淡去视线时,她却再次出现在人们眼前。和刚来这个城市的时候一样,她打扮的花枝招展,只是身上穿的衣服明显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头发梳的一丝不乱,耳朵上又戴上了许多五颜六色的小光环。她再一次光彩照人的出现了。这次和她一起来的,还有一位中年男人。中年男人大概五十岁左右,头发灰白,背有些驼,走起路来脚步沉重拖拉,看起来很疲惫的样子。这个中年男人一直陪在女疯子身边,形影不离。脸上永远带着憨厚的微笑。
男人从来不说话,找到吃的东西,自己舍不得吃,一定要留着给她吃。她也会将别人施舍的东西给男人吃。男人总要等她吃完了,自己再吃。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调养,女人变得丰韵了,自信了。有一天我在广场看见她居然也随着广场上音乐跳集体舞。手舞足蹈的样子幸福而快乐。
自从她和这个男人在一起和,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听到她的哭喊了。有人担心这个男人死后,她会不会还会和以前一样。因为这个男人的身体一直不好,似乎时日不多了。
在一个雨后的夜晚,我从朋友家出来,路过菜市场,暗黄的路灯将雨后的道路照射的格外宁静,大雨过后,路上还有一些积水,我小心的绕过积水。一团黑影在我前面一闪而过,一个脚步蹒跚的男人,背着一大包行李,手上还拧了两大包衣物。路上的行人很少,我诧异这么晚了,为何还人晚上去赶车。
男人拖着疲惫的步伐缓慢的行走,行至一废弃的老房墙角。停下来,这时,我才看见那墙角卷缩着一个女人的身影。女人双手抱肩,表情漠然。
雨后,气温陡降。女人大概在这里等了男人好久,有些不高兴,见男人来了,也不理他。男人也不解释,在废弃的老房子里找了一块干燥的地方,将背上行李铺上,又从包里拿出干净的衣服递给女人换上。
第二天早上,我再次从这个地方经过。发现男人还静静地躺着,女人却早早的去帮别人扫马路,换取食物,再送回来给男人吃。
有好几天没有见到男人和女人一起了,人们猜测,男人大概是病了。病的很严重。估计活不长了。
原因可能是男人那天晚上淋了雨,晚上接着发高烧。有好心人给了一些退烧药,让女人带去给男人服下。
女人依然每天忙忙碌碌,不停的帮别人干活,有时人家会给她钱,或是食物。男人好久都没有出现了。他们又再次淡出人们的视线。
我习惯晚饭后去学院路散步,那条小路人迹稀少,绿树萌萌。学院高大的围墙上布满了青翠的植物。小路旁边的空地上有人种上青菜,瓜果。小路很安静,偶尔会遇见下班回家的路人。不会再有汽笛刺耳的尖叫声迎面而来,不用担心背后突然来了汽车将人撞倒。行人只管悠闲的散步。行至小路的出口,在一个人工搭建的铁皮房子里。传来一男一女的说笑声。从铁皮房子的间隙,我隐约看到,他们原来在下象棋。大概是女的老是悔棋,男人不愿意。男人有手不断的比划,嘴里叽里呱啦说个不停。
走近了,我看见了他们了。他们就是经常在菜市场一带转悠的那两个疯子。原来男人是个哑巴。很庆幸我还能够再次看见他们。
他们的脸上露出幸福快乐的笑容,那是一种简单生活的满足感。对物质的要求越低,生活越快乐。他们每天只求填饱肚子,晚上找一个能避风雨的的地方过夜。
夜色黑压压的袭来,无边无际的黑暗里究竟隐葬了多少贪恋与欲望呢?疯子有疯子的思维,他们的爱情简单而快乐,没有任何物质的欲望。
女疯子突然扭转身子,望着我笑,那笑容甜美而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