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专区 商务合作 成功案例 培训支持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
  • 电话 :400-000-0000
  • 邮箱 :www.qq.com
  • 传真 : 0086-000-000000

许下一场瓢泼青春

2020-8-7 13400次浏览

那年的周琛好像越发的喜欢上了与孤独相处,他的心仿佛是一颗布满锋利棱角的水晶,总会让人对它的爱慕背上枷锁,就好像你贪恋晶莹剔透一触碰他就会划伤你一样。周琛总是看着窗外发呆,谁也不知道在他眼里十厘米之外的风景是不是比不上窗外的远方,然而,在周琛五厘米之外的林谷朵拖着下巴注视着那个远眺的周琛,如果确实要拿出一句话来形容那一刻的场景,那么卞之琳《断章》的“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是再好不过的了。

下课铃声和同学们从教室门走出外面的步伐一样急促,林谷朵战战兢兢地塞给周琛一张不知握了多久而皱皱巴巴的纸条就拿起书包跑了。周琛爱答不理的样子让林谷朵心仿佛平静了许多,她跑出教室门躲在后门偷偷看周琛的反应,周琛却奋笔疾书的抄着谁都看不懂的书,是卡尔维诺《看不见的城市》,秋天的风嗖嗖的穿堂而过,林谷朵不禁一颤裹紧衣服从学校离开了,在林谷朵眼里仿佛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冷,根本察觉不到一丝丝暖意。
十七八岁的青春里,我们错过了太多精彩,就像错过了一起在滂沱大雨中急速奔跑的机会。班上谁都知道林谷朵喜欢着周琛,就此,所有人都为林谷朵改了名字,就叫做“林孤独”。林谷朵为这个绰号而激起的与同学之间的嬉笑怒骂都勾不起周琛的半点关注。

某节体育课前,林谷朵再也没能掩饰住她女汉子加女神经的本质,她一把拉住周琛的手往外拽,“走!带你去打球。”秋日从窗外投射到周琛修长双手上的感觉刚刚好,“你这样你觉得ok?”周琛扬起嘴角看着头发有点凌乱的林谷朵。于是,周琛的手从林谷朵手中收回去了,周琛便向林谷朵挥了挥手说:“你先去,待会就来。”说完这句话林谷朵感觉心以好几千迈的速度在胸腔内四处飘逸,拿林谷朵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姐们儿已经爽翻了。”
“周琛、林谷朵,这两位体育委员给记一下,打个叉!”体育老师跟体育委员说道,天知道林谷朵带着周琛干嘛去了,男生和女生们窃窃私语后淫笑着,体育老师越发的生气直接罚整个班跑完整节课。
在快掉光了个大树背后,林谷朵和周琛呆坐着,第一句话是周琛跟林谷朵说的,他说:“你觉得我凭什么要喜欢你。”林谷朵听完这句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儿,她竟然寡言了,沉默了。随后,周琛拍了拍林谷朵的肩膀就离开了,按常理此时林谷朵的心里一百万个“羊驼”奔驰而过了。周琛远去的背影在林谷朵眼里好像是一座孤岛,不管林谷朵怎么趟过千山万水、怎么艰辛跋涉都永远抵达不了,她想是不是十七八岁的青春里,她没有遇见周琛最好的时刻,她是不是错过了周琛一整个青春。各种疑惑和不解在林谷朵心里一帧帧定格然后掠过,那一刻的林谷朵真正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孤独”,什么是“林孤独”。

周琛拿出第一次林谷朵给他的纸条仔细端详着,上面写着:“这两年也没见你有一个朋友,和你交个朋友好吗?”回想起那年,周琛连一个朋友都没有,形单影只的他好像是来自外星球的某种生物,只有林谷朵这样的女汉子能去主动接近他。第二次的纸条:“上次你都没有回复我,我等了好久,看见你今天对我笑,我打算和你做同桌了!”其实谁也不知道,周琛笑起来很温暖,上扬的嘴角、半眯的眼眸和窗外的阳光稀释成一杯蜂蜜柠檬水,甜的不腻,酸的恰到好处,清净温暖。第三次纸条:“你个外星人,我要去你们星球看下好不好玩儿,下午放学学校门口堵你。哈哈哈。”果不其然,下午放学后林谷朵嚣张的带着几个女同学围堵周琛,周琛走到林谷朵面前扔给她一句话:“下回别这样,丢人。”林谷朵听到这句话就把书包朝周琛扔了过去并骂了一句脏话。
周琛对林谷朵永远都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没有人知道这个少年是否真正地喜欢过那个女孩儿,包括周琛他自己。

在上某节课间,周琛出奇的看林谷朵好久,林谷朵并没有发现,周琛用胳膊肘碰了碰林谷朵,有话对你说,“你可以在我青春里停留,但我觉得我不适合驻足在你最美的年华里。”周琛看着林谷朵说出了这句话,林谷朵心里翻云覆雨,是这话太矫情还是自己曾经做的都不值得。
林谷朵写下第四次的纸条给周琛:
“我以为总归会有一份爱情能让自己停下。可是那种爱情又是什么呢?我遇到了你,在我们最年轻的时代,爱就是彼此发疯一般咀嚼对方的身体和灵魂,取出各自的肋骨为你做酒。就是把我人生中的那些狂喜和狂悲再次放大,让我误以为世界上行走的都是带着忧愁的巨人。”
南方秋天的天空布满一层阴灰,周琛带着林谷朵飞奔在操场上,不一会儿大雨瓢泼,周琛不愿回去,林谷朵就希望能陪周琛跑完在他青春里的最后一段,那年18岁,他们足足绕着操场跑了18圈,为林谷朵的释然。
“我曾为你改变,我曾为你放下矜持,我曾为你舍弃我最好的年华,但我觉得我这样做是值得的,因为我喜欢你从我的青春路过,给我没有任何痕迹的回忆。还是谢谢你。”

好像所有的青涩爱慕之情都在一场奢望依旧的瓢泼大雨中释然了,男孩儿的温暖,女孩儿的坚持,都被名叫“青春”的大雨给冲刷的那么平淡不奇。

周琛为林谷朵写下一句话:
“在人潮熙攘的商巷、陌生的城市和黄昏落日的码头,我都的的确确真真切切的看到了你的样子,你变成了每一个和我擦肩而过的陌生人。整个世界围绕着奇妙又美妙的丝线,把一个又一个陌生人织成无数繁华的图案。 我的眼睛,那双曾浸透了黑夜、墨石般深邃却无用的眼睛,只想看着你。一直看着,把所有明亮的日子挥霍殆尽。在分开之后的很多个时刻,我都想去默念你的名字,一千万个连你自己也不知道的名字,你是我的毗湿奴或者梵天。只是默念,在现实中一言不发,误以为可以将自己一生的暗涌都在你的唇齿间倾诉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