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专区 商务合作 成功案例 培训支持 联系我们

最终我们都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2020-8-7 9901次浏览

过年的时候,数着好友列表一个一个的戳过去,发新年祝福,然后满脸笑容的查看他们回复我的内容,可是一个许久未见的朋友的回复,瞬间让我心惊了一下,她写道:新年快乐,多多来往。短短八个字,却让我心里掀起了阵阵波澜。

小学的时候,我是一个孤僻,骄傲,行为又有些古怪的小孩儿。我周围的小朋友都很崇拜我,因为我就是那种大家口中的所谓的邻居家的小孩儿,成绩好,多才多艺,又是班长,所以很多家长都会告诉他们的孩子,要和这样的小朋友做朋友,多和这样的小朋友学习。即使我身边总是有很多人围着我转,但在我内心里却从没有真正把他们当作朋友来看,因为我知道他们只是盲目,他们并不懂朋友是什么,也不懂我。

她也并不是突然出现在我生活中,而是,不知不觉得就融入了我的生活轨迹里,那时候她还是个很不起眼的女孩子,成绩差,长得也不好看,个子也矮矮的,梳着短短的小杂毛像个男孩子,那时的她戴着矫正弱视的眼镜,一块蓝布遮住一只眼睛,这让她在人群中看起来有些特殊,很多小孩子也不太喜欢和她玩。我也忘了是怎么开始注意到她的,又渐渐的窥见了她的柔软细腻,善良简单的内心,她身上有一点让我很喜欢的地方,就是对朋友死心塌地,而且奇怪的是,虽然我们两个家庭背景,成长经历,或是成绩性格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但我却觉得她懂我。她懂我的孤独,懂我的烦恼,和那些稀奇古怪的想法。同时又很包容我,因为那个时候的我是一个脾气很坏的人,虽然我并没有恶意。所以我们俩就以一种看似奇怪的方式成了最好的朋友,这是一段让那些黑白分明的小孩子看起来有点奇怪的,尖子生和差生之间的友谊。

小学毕业了之后,我们去了不同的初中和高中,虽然平时上学很忙,但是我们还是会在对方生日的时候,准备精致的礼物,会在放假的时候无论如何也要抽空见面,吃点儿饭,聊聊天。渐渐的,我们的生活轨迹越来越不同,一直喜欢画画的她最后选择走了艺术,一只画笔闯天下,而我继续玩命的维持大家认为的一个从小到大就是个好孩子应该做的事,拼命学习,甚至没有除了学习以外的任何生活。日子就是这样看似平淡而有序的继续着,我们两个的联系也因为越来越繁重的学业而变得越来越少。

高考结束那天,爸爸妈妈还有几个叔叔阿姨为了庆祝请我又是吃饭又是唱歌,从KTV出来回到家已经十点多了,回到家看手机好几个未接来电,都是她的,于是我回过去,原来是因为第二天是我生日,她约我出去过生日。俩人经过了高考仿佛都特别兴奋,于是拿着电话聊了将近两个小时,说得我都已经口干舌燥的了。我算是被高考扒掉了一层皮,虽然当时发挥失常,但也进了一个985学校。她呢,虽然专业课成绩很高,但文化课成绩并不是很好,而且她又和我一样,都想离家远一点上大学,所以去了珠海的一所大学。这样一来,我们俩的距离一下远了,平时家离着远也回不了家,所以一年我俩也就能见两面,再加上各自在学校都有各种各样的活动,都忙,所以联系也越来越少。

大一元旦的时候,她从珠海来长沙,我们俩打算一起过第一个不在家的元旦,顺便去凤凰玩玩。可是这次,我却出乎意料的发现,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开始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她的变化很大,再也不是小时候那个不起眼甚至有时候会被人笑的小女生了,头发长了,眼睛很大很漂亮,睫毛长长的,皮肤又好,穿衣打扮也很新潮,很有艺术家气质,但可能是生活环境,接触的事情的越来越多的差异,我们之间的共同话题变少了,经常两个人坐在一起,只是低头玩着手机,就算是说什么也都是有一搭没一搭。我说的觉得有意思的事情,她没什么太大的感觉,而她讲的事情,我也觉得无聊。而且我们喜欢的东西也越来越不一样,她喜欢摄影,我喜欢音乐,走在凤凰街头,我总是很不耐烦她拿着相机在同一个地方拍很久,而她也并不是很喜欢和我一起去酒吧坐坐,听听歌。这次旅行,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令人开心,期间很少的交流中,我发现我们的价值观也变得越来越不同,她变得越来越偏激孤僻,对于生活有了越来越多的不屑和抱怨,相反我却越来越平和,开始不去计较那么多。所以有时,她的言语间会流露出对我的一些看法的嗤之以鼻,我也开始对我们的友谊暗暗担忧。

这个时代,对于许多分开很久未联系的朋友,朋友圈拉近了我们的距离,通过朋友圈知道他们的动态,用点赞和评论保持着唯一可以联系的途径。我是一个刷圈狂魔,可她偏偏却很少发动态,我不知道她会不会时常看看我的生活,但至少我已经几乎和她的生活绝缘了。本身我就是一个很被动的人,她不主动联系我,我也不会主动联系她,所以在友谊渐行渐远的时候,我无能为力,只能任其消耗殆尽。

上个假期回家的时候,我们约出来见了个面,也是特意选在冷饮店,因为怕去别的地方玩或者干嘛时间太久了喜好不同太尴尬。可是见面之后,没有了以前的热情,只是寒暄了几句,不自然的喝了几口东西。我真的是在努力的寻找话题,可是她的回答也就是简单的一两句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觉得太累了,索性都低头玩起了手机,结果,一下午,虽然两人坐在一起,却也只是坐在一起玩手机。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们会变得如此陌生,我曾经天真的以为我们就是那种可以多年以后共享一壶老酒的老友,然而时间却无情的打破了所有幻想。不过我还是会觉得她是我的朋友,无论什么时候她在我心里的位置还是不一样的,就像我们做一件事情最开始默默无闻也不成功的时候那些支持你,喜欢你的人总会和后来的人显得有些不同一样,她是在我最难过的一段青春时,遇见的懂我,见证了我变得越来越好的人。

我们总是天真的以为有些情谊,即使隔得再久,离得再远,都不会变质,不会过期。然而时间是最无常的编剧,我们的剧本可能在不知不觉中就早已被改写了,或许有些情谊,我们根本也等不到提着老酒相见的那天,我们终究都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神婆的后花园,大二在读学生,持续性进击女吉他手,偶然性词曲作者,间歇性编曲人 (虽然这些标签仍处于自我修养阶段,但是仍旧自得其乐,嬉皮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