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专区 商务合作 成功案例 培训支持 联系我们

等待是一种寂寞的长情

2020-8-7 10272次浏览

如若换做从前,我会毫不犹豫的跟你走。 可是时过境迁,沧海桑田,我做不了自己想做的决定。 ------浅歌
在食堂。
“浅歌你知道吗,听说从H大来了几名教授,很受学生欢迎,尤其是女学生,过几天就要轮到我们听讲座了,想想都激动。”安晓端着餐盘跟在浅歌身后兴奋的讲着。

浅歌端着满满当当的盘子饶有趣味的听着安晓的八卦,随便找了一个空位坐。看着安晓讲的唾沫横飞的样子,这个小妮子,一看见帅哥就两眼放光。饭吃到一半就听到了食堂另一边一 阵喧闹声。
“哎哎,就是他们,果然长的帅又有学问就是不一样啊。”安晓支着下巴感叹道。
浅歌随着安晓的视线望了过去,当看到人群中央那个高挑挺拔的身影时,浅歌愣住了,不可置信这个词完美的展现在了浅歌得脸上,手上 的筷子应声落地。

在一片榕树下,有一群小孩子在捉迷 藏。其中有一个娇小可爱粉嘟嘟的小女孩为了不被发现,躲到了 一棵大榕树上。那个女孩就是7岁的浅歌。 因为树干太粗大,以至于浅歌没有发现榕 树的另一边有一个少年正沉迷在自己的绘画中。 慕林天生不爱热闹,好不容易等到那个爱凑热闹的老妈出去逛街去了,就拿着画本一个人跑到附近的树林里来写生。
画的正投入的时候,忽然从树上掉下来一 根树枝砸在他的画纸上,吓的慕林一颤。
可是抬头接触到树上那双 胆怯的目光时,怒气很快就消散了。那双眼睛红彤彤的,充满求助。
浅歌刚爬上树就发现树干比她想象的 高的多,毫无退路。在进退两难的时候她选择继续往 上爬,谁知踩断了一根树枝,吓得她急忙将全身都贴在树干上,惊恐的望着下面。好巧不巧的看见了树下的慕林
之后慕林跑回去叫人把她从树上救了下来,他们就这样认识了。那年慕林10岁,浅歌7岁。

从那以后,浅歌无时无刻的都跟着慕林,慕林走哪她就走哪。慕林去上学,她就一直跟着他走到他们教室门口再回自己的教室。慕林回家吃饭,她也去他的家,慕林的妈妈很喜欢浅歌,很欢迎浅歌去他们家玩。有时候逗浅歌说,以后让慕林这小子把她娶回家当媳妇儿怎么样,浅歌笑的灿烂,低着头点了点。

慕林并不排斥浅歌,对于浅歌经常像小跟屁虫一样跟在他身后这件事,他表示出无所谓的态度,直至后来他们渐渐长大,彼此都习惯了经常一起上学,一起去图书馆,一起探讨问题。
有次幕林路过浅歌班级门口,望见有个调皮的男生正扯着浅歌的花裙子,想让浅歌不记他名字,一个往前扯,一个往后退,结果裙子从中间就撕裂开了,把浅歌气的眼泪都要滚出来了,那可是妈妈给她买的新裙子啊!那个男生有点懵了,措手不及的时候慕林一个箭步冲过来,拎起那个男生的衣领,一个拳头往那个男生脸上抡去。
而结果就是,幕林埋着头站在办公室里挨训,幕林妈提着东西上门去道歉,本来想拉着幕林一起去的,可是幕林死活就是不去,觉得自己并没有错,还让那个男生向浅歌道歉,这下幕林妈没办法了,只好自己去。

幕林这一拳说轻不轻说重不重,那男生脸上淤青到没多重,就是鼻血流个不停,再用手抹了抹,老师看到他满脸的血直接吓得送医院了。
每个小女孩儿的心里都有一个英雄,而慕林就是浅歌心目中的英雄。从那以后,浅歌看幕林的眼神中都冒着光,以前跟的紧,现在更是滴水不漏的跟着。浅歌知道,慕林并不是没有把她当朋友。尤其是经过那场“英雄救美”之后。
对于浅歌热情的友好方式,幕林表示自己并不是冷血动物,不会对浅歌无动于衷,不管这份感情是友情还是其他的什么。
随着渐渐长大,浅歌也有了自己要做的事,有时浅歌有事几天没去找慕林时,慕林会觉得有些失落。本来无所谓的态度也跟着转变了。
有一次放学,慕林到浅歌他们班的门口等她一起回家。回家的路上本来好好的,结果不知道从哪窜出来一个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男生,想要单独跟浅歌说几句话,浅歌看了看慕林,慕林说到前面去等她。慕林挎着单肩包站在离他们不远处,听不见他们说的话,只见那个眼镜男塞给了浅歌一封信,然后对浅歌说了什么,浅歌摇一摇头。

回去的路上,浅歌讲了很多学校里的趣事,唯独对刚才的事情只字不提,这倒是让慕林十分郁闷,一路上除了“嗯”和“哦”以外一句话也没说。
后来,慕林提起这件事时,浅歌说,那个人以为慕林是她的哥哥,所以想约浅歌以后就每天放学一起回家,还塞了封情书给浅歌,她觉得反正自也不喜欢他,所以这件事没必要跟慕林讲呀,而且他也没问啊!说到这,慕林脸上多了几条黑线。
他们的关系越来越好,成了大家口中的青梅竹马。有时的慕林笑着对浅歌开玩笑说:“你以后会是我的新娘”。可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他们一直在一起度过了八年,浅歌以为他们会一直就这样闲暇的过下去,可惜老天捉弄了她。
慕林消失了。

就在一个平常的下午,浅歌在奶茶店边听歌边等慕林来接她,可等来的不是慕林,而是妈妈的电话,妈妈告诉她慕林拜托她转告浅歌,他的父亲来接他回江南了。 浅歌从来没有这么慌乱过,她怕他离开她,怕他的不辞而别。等她急急忙忙赶到慕林家的时候,那里已经空无一人。浅歌颓然地坐在地上,脸埋在膝盖间嚎啕大哭,她从不知道自己居然会有那么多的眼泪任自己流淌。她闭上眼睛,想象着也许这只是慕林给她来的一个玩笑,也许等一会他就会出来告诉她他在这,骂她像傻瓜一样,动不动就哭。

可是等到了天黑,眼睛肿的睁不开了,声音也哑了,也没能等到那个人回来,倒是慕林的妈妈从外面回来了,她看起来很没精神。她告诉浅歌,她跟慕林的爸爸离婚了,慕林被他爸爸带走了,她马上也会离开这里,临走之前她将公寓门的备用钥匙给了浅歌,说这间房子她不会卖,希望浅歌能帮忙看一下。浅歌知道,慕林是不会回来了,所以用袖子擦了一把脸,接过钥匙,扶着门框渐渐从地上爬起来,慢慢的走了出去。
就这样过了两年,他依然毫无音讯。这几年里,浅歌没有再提起过他,就像自己从不认识这个人一样,连浅歌的妈妈都很好奇,以为浅歌真把慕林给忘了。但只有浅歌自己知道,自己从没有忘记过他 ,只是不敢再去触及那块未好的伤疤。
浅歌回过神,以最快的速度跑出食堂。隐约听见后面有人叫着自己的名字,路上撞到了不少人,但她依然没有停下,亦或是不敢停下。

她跑到图书馆的一个角落里,大口大口喘着气,一屁股坐在角落里,实在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她确定刚才那个人是他, 可是怕自己再不走的话,刚才就会忍不住在那里哭出来了。过了一会,走廊上响起脚步声, “浅歌”回廊里响起了一声低沉的声音。 浅歌的心“咯噔”一跳。脚步声越来越近,她缓缓的抬起头,脸上还挂着泪珠,看清了眼前的人。浅歌一咬牙,突然冲过去抓住慕林衬衣的领口,一边捶打着他,嘴里一边吼着:“既然走掉了为什么又回来,你以为你是谁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啊!”慕林听到她喉咙 都吼哑了,心疼的想要抱住她,可手伸到一半又停在了空中没有继续。他知道自己当年突然离开对她的伤害很大,但那是有不 得已的原因。他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更会再伤害她一次,但他还是忍不住要来见她。想到这,慕林轻轻的推开浅歌,本来哭的一塌糊涂的浅歌因为他的这个动作迷茫的看着他,她见他用满眼不舍的眼神看着她时,她突然有些不想听他接下来要说的话,所以浅歌下意识的想要捂住耳朵, 但慕林却不给她这个机会,慕林抓着她的肩膀无力地对她说:“我要结婚了,就在过了年之后,但是请你相信我这并不是我的本意,浅歌,等我两年好吗?两年就好,两年之后我定然会给你解释一切。”浅歌没有再挣扎,先是震惊,然后慢慢的没有了表情,只是呆呆的望了他一眼,然后慢慢的错开慕林朝着另一个 方向走了出去。他望着浅歌离去的背影重重的靠在墙壁上,轻轻叹了口气,眉宇间隐忍而寂寥。
结婚时定是满城皆知,与其让她从别人口中知道,还不如自己亲口告诉她。

一转眼就要到了慕林的婚礼,浅歌也决定离开这里。过了这么久,从她见到他的那刻开始,她就知道她没有忘记他。虽然幕林跟她解释这一切并不是他的本意,但她还是无法做到在这里看她等了这 么多年的男人跟别的女人踏入婚姻的殿堂。
浅歌先是交了提前去实习的申请,然后把行李收拾好搬回家里。
在浅歌离开的前一晚,她来到慕林家以前在这里的公寓。那年他走了,她有空就会来这边住,躺在慕林以前躺过的床上 会有种安心的感觉。浅歌正躺在卧室的床上小憩的时候,听到了客厅传来关门的声 音,浅歌以为是小偷,急忙躲进衣柜里。 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浅歌大气都不敢 出。她正要报警,外面就传来了一个 男人的声音:“明天就要结婚了,你满意了吧。”浅歌突然就愣住了,这声音。 。。。。。接着那个人又在说:“你明知道我是不会喜欢你的,你觉得你以这种方式胁迫我跟你结婚你以后会幸福吗?”
“你别激动,难道你认为我喜欢过你吗?你家对我们家的帮助我不会忘,但是这场婚姻里面只存有利益,没有感情,既然你想玩那我就陪你玩到底。”

过了一会,外面渐渐没有了声音,浅歌靠在衣柜里,抬起手摸了摸脸,发现脸上湿哒哒的,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爱哭了,浅歌自嘲的笑了笑,不知道这趟来的是对还是错。
十五那天,A城意料之中的热闹,一排长长的婚车从街上驶过,广场荧幕上放着:今日某富豪千金大婚。
七年后。
长庆街上,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在街道上穿梭着。
“麻烦让一让,谢谢。”女孩匆匆的走进拐角处的一家咖啡店。
“久等了,抱歉。”浅歌理了理裙角,坐下。
“没事,我也是刚到,点东西吧。”幕林说着,向远处的服务员招了招手。
点了咖啡,浅歌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只好不停的搅着杯子里的咖啡。
幕林望着浅歌,开口道:“这几年过得好吗?”
浅歌点了点头,“挺好的,你呢?”
幕林也说挺好的,幕林说他对不起浅歌。

原来,幕林的爸爸幕志城在外面开了一家公司,所以常年不回家,后来他爸爸在外面重新找了个女人,就跟幕林妈离婚了,把幕林接去跟他住在一起,可是后来公司遇到了金融危机,资金周转不过来,慕志城四处借钱,后来钱借到了,因为对方提出两家联姻。
慕志城清楚幕林一天到晚想回A城的原因是因为浅歌,所以以此威胁幕林,只要幕林乖乖结婚生活两年,两年之后,如果他想离婚,那么他便不再干涩,随他去。是如果他不听从安排,那他就断了他的所有经济来源,让他从一个富家公子瞬间变成个穷光蛋,让他尝尝受苦的滋味,并且告诉他,没有女人会喜欢上一个穷小子的。幕林最后,还是妥协了。
可是两年之后慕志城并没有放慕林离开,而是以各种理由方式拖着慕林。慕林才知道自己上当了,刚结婚的时候,慕林一直睡书房,白天一直在外面,深夜才回去,富家女虽然很不满,但是又想到这是商业联姻,没有感情很正常,所以只好作罢,后来跟慕林一样也是早出晚归,一人睡一间房。后来慕林知道被自己的父亲骗了之后,企图强制的回A城,可是没走多远就被慕志城抓了回去,囚禁起来。所以那个对浅歌的承诺,俨然是无法实现的了。

可是后来当慕林快要绝望到不再反抗,听天由命的时候,老天给了他一次机会,那就是慕志城的突然病倒。正因为这个,慕志城才对慕林的态度有所好转,不再逼迫慕林,慕林这才离了婚。现在因为慕志城病重,膝下又只有幕林一个儿子,所以把公司交给了幕林打理。
浅歌问他有没有去看过他的妈妈,慕林有些哀伤的说,他妈妈前几年就去世了,起因是一场车祸。浅歌变沉默下来,不再说什么了。
慕林说完喝了口咖啡,望着浅歌正想对浅歌说些什么,结果看浅歌忽然扭头看着窗外笑了笑。幕林随着她的目光看去————一个年轻俊郎的男人在不远处靠着车和浅歌招了招手,浅歌也举起手向他挥了挥。
幕林望着浅歌高兴的样子,苦笑道:“我现在貌似已经没有机会了吧。”
浅歌收回目光,听懂了慕林的话里的意思,点了点头。
“他对你好吗?”慕林问。
“很好,我很爱他。”浅歌回答。
“慕林,我不觉得我辜负了你,在你没有遵守你的承诺之后,你想象不到我当时过的是什么日子,我想我这一生不会再有那么堕落的时候了,在我以为我这一生会就此毁掉的时候,是他拯救了我,他出现在我最狼狈的时候,可他并不在意或者嫌弃,当时我并不敢把我的情况告诉家里,所以那段时间全靠他,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被他的温暖感化了,从此之后不再只是我一个人独自付出了。”
慕林看着浅歌,眼睛里夹杂着浅歌不愿看到的东西,所以她转开了视线,笑了笑道“这次我是真的放下你了,你不用担心我会缠着你啦,快回去了吧,要不你家里那位该打电话查勤了吧。”说完,浅歌调皮的笑了笑。
浅歌把慕林家的钥匙还给了慕林,跟幕林告了别,就离开了。幕林结了账单出去时,看见那个男人紧紧牵着浅歌的手,并肩向车走去,浅歌仰着头望着那个男人笑的开心。

幕林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心里范起苦涩。如果当初自己不那么懦弱的话,是不是结局就不一样了?可是,哪有那么多如果呢。
刚才浅歌走之前对幕林说的最后一句话,她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等了那么久太累了,不想再等下去了,还不如趁现在的时光好好珍惜眼前的人呢,幕林,希望你也一样。”
请别说我对你的感情轻薄,我只是不想再等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
你的青春年华中有没有一个深爱过,期盼过,可最后却没有在一起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