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专区 商务合作 成功案例 培训支持 联系我们

玫瑰有刺,因为是玫瑰

2020-8-7 8122次浏览

片刻:讲一讲半岛玫瑰这个名字的由来吧。
半岛玫瑰:因为玫瑰有刺,这样取比较酷。

片刻:从何时起开始对电台对声音感兴趣的呢?契机是什么呢?
半岛玫瑰:我从小就对声音很敏感。从缩在被子里偷偷听姐姐的收音机,到后来做作业时用手机听网络电台,电台真的给了我太多幻想,觉得能够透过声音传递不同的情绪和感受,把听众带到自己用声音塑造的氛围中感受着相似的心情,好像我们有着心灵感应一样,这种感觉真的很棒。后来大学进了校电台,开始尝试自己写文案,学习简单的混音,后来索性自己开始做电台玩,真的是玩,就像小孩子在海滩堆沙堡,从始至终都是因为喜欢而做的任性事。

片刻:你是怎么与片刻结缘的?在这里找到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了吗?
半岛玫瑰:以前做自己的电台时在浏览听众留言的时候几次都看到有人问我为什么不在片刻发布音频,最初是好奇的心态投稿,没想到发给编辑的第一支音频就通过了。
遇到的第一个志同道合的人就是编辑坤坤了。我做电台的时间并不长,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像是走在荆棘丛里的人,根本没任何方向可言,他拉着我找到了路,让我开始思考自己的定位,这是我从未考虑过的。我开始想要学习更多的技巧,做出更好的东西。

片刻:如果让你来形容自己的声音,你会用上哪些关键词?还有请说说你个人电台的特色吧,你希望通过这个电台向听众表达些什么态度和想法呢?
半岛玫瑰:听到过很多不同形容,有人说我的声音慵懒,有人说性感,有人说温柔治愈,也有人说孤独阴郁,我更愿意给自己声音的形容词是:舒服。没了。对我来说无论是自己的声音还是做出的音频,舒服就够了,做喜欢的事情,想那么多干嘛呢。无论是对麦克风前的我还是耳塞那端的小耳朵。
我想要做出些可以深入内心的东西,希望自己的个人电台里面的声音能够像美食抓住人的胃一样,抓住一个人的心。

有时候看到一朵带着露水的花,一片落在头发上的雪花,一块伫立在海中的礁石都会觉得很美,我想,它们这么美,为什么大家还是走的那么快呢?这么多温柔的风景都驻留在身旁,这个世界在着急什么呢。如果说以前做电台单纯是消遣,那么现在对我来说,是想要用自己薄弱的力量去改变些什么。我很希望有人能停一停,看看自己所拥有的美好。这并不是鸡汤,而是世界上糟糕的事情已经够多了,坏情绪也快要把地球淹没了,为什么不给自己找点高兴的事情做呢。对我来说,回顾生命中闪闪发亮的小碎片,把它们记录下来用声音寄给远方的人,这就是高兴的事情。

片刻:平时会经常和粉丝互动么?有没有了解过,粉丝们喜爱你的理由是什么?他们的喜爱和支持对你来说有着怎样的意义?
半岛玫瑰:每一条留言和私信我都会看,但是很少回复。很多人都会与我分享生活中珍贵的时刻,给我看边疆四月的雪,早春盛开的花,放学路上的晚霞,我真的很开心,觉得这些好珍贵。也有人对我大吐苦水,抱怨生活的不公,问我自己遇到的麻烦该怎样解决,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不同的,参与在这种生活中的人只有自己,别人怎么能帮你拿主意呢,所以我做的更多的是聆听,而不是说出所谓的「箴言」。我不是那种很睿智的人,只想收好来自陌生人的信任,做一个安静的聆听者。
我相信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个柔软的小地方,有人穷极一生企图寻找外界的桃花源,而我觉得每个人的内心都有着这样一个乌托邦。温柔,清澈,与世无争。我想,制作出来的音频被人喜欢,是因为这些声音很幸运的触碰到了聆听者内心柔软的地方,在某些时刻产生了共鸣。很多人在听节目时,看到的更多的可能是过去的自己。
我像是一个只身行走于隧道中的人,脚步并没有那么坚定,有了这些喜爱与支持这条漆黑的隧道突然有了声音,也有了光亮。我慢慢意识到,原来自己做的东西是有人欣赏的,这更让我想要继续坚定地走下去。

片刻:在片刻有遇到让你印象深刻的事情么?比如是否有粉丝表白,或者遇到过批评的声音,诸如此类的。你是如何处理这些状况的?
半岛玫瑰:收到过喜欢,也遇到过批评,每一个批评我都会仔细记下花很长时间琢磨这是不是自己不好的地方,如果确实需要改进,那么我就改,如果是我认为应该继续坚持下去,那么我还是会继续做自己。我认为作为一个「创作者」,最重要的是坚守自己的想法,选择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不是随波逐流。为迎合大众审美而失去自我的话就太无趣了。

片刻:平常生活里的玫瑰是怎样的,和节目里反差大吗,有什么兴趣爱好?你向往怎样的生活状态?
半岛玫瑰:录制节目是件很私人的事情,所以在其中的状态相对来说是成熟的,安静的,乖僻的,而生活中的我很爱笑,像个还不成熟的小豹子,喜欢尝试些冒险事,走些别人不看好的路,如果碰了壁,那就转身去找下一条。
我很宅,平时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看电影听音乐了,手头一旦宽裕就会想要跑去不同的地方看看,平时是怕生的人,去过的地方也不算多,但却也遇到过一些有意思的人。
向往中的生活,是自己经济独立,身旁有三五老友偶尔小聚,有时间可以带家人去看不同的风景,有精力继续做喜欢的事情。当梦想照进现实,珍惜生命中拥有的平淡反而成了我最想做的事情。

片刻:对你的粉丝而言,你是女神,那么女神心中的男神又是怎样的,有具体形象可以参考吗?
半岛玫瑰:我不是什么女神,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女生,有幸被人听到了而已。我喜欢干净,有责任感并且有自己的想法敢于去实施而不随波逐流的男生。具体形象的话,黄磊吧,我一直很欣赏他。记得有一次在他的微博看到一张多多穿着白衬衫豁着牙齿大笑着吃饼的照片,突然觉得他是个好爸爸,那时候就想,以后如果有一个能遇到一个像他一样在家庭中是个好爸爸好丈夫的男人在身边就好了。(哈哈哈我是不是想得太远了)

片刻:请给我们推荐一本自己喜欢的书,一首音乐,以及一部电影吧,并讲一讲缘由。
半岛玫瑰:看过的书不算多,给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东野圭吾的《白夜行》:“只希望能手牵手在太阳下散步。”最初看的时候并不懂得印在封面上的这句话的含义,在看书的时候感觉到更多的是平静,直到最后收尾才觉得这种平静真的有着致命的杀伤力,不需要太多华丽的辞藻,只是简单的描述就可以深入人心,这是我想要学习的地方。
最近很喜欢后摇乐队3nd的《Nemure》,后摇总是用最少的话给人强烈的感受。很多时候都觉得语言都是多余的,如果人可以不说话就能够让在意的人了解自己的感受,这个世界该有多美妙。
《荒野生存》是迄今为止给我印象最为深刻的电影,记得两年前看完这部片子的时候在本子上写下,“永不放弃追逐自由和真相。”现在依旧这样希望着。

片刻:关于未来是否有短期或长远的计划吗?你会一直坚持做自己的电台吗?
半岛玫瑰:我并不是一个擅长做计划的人,未来无尽尽头,只想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好当下的路,现在的我是想要继续记录下生活中那些闪闪发亮的碎片,用声音录制出来。我已经习惯了在生活中遇到让我心动的细节时把它们记录在心头,把这些微小的快乐转变成声音寄出去。如果有天我不做电台了,一定是我失去了趣味,彻底变成了一个「大人」。希望这一天永远永远不要到来。

片刻:在片刻里,你是否也会有自己欣赏的主播和作者呢?有没有想过与他们合作产生新作品呢?
半岛玫瑰:小时候学古筝,妈妈总是会告诉我别人的优点和我自己的不足,希望我能够以谦卑之心学习他人的长处,完善自己的不足。受她的影响,我喜欢从不同的人身上学习我所不具备或者不够完善的地方。片刻里厉害的人真的很多,我在这里就像一株植物努力地汲取水分和养料,想要长得更健康更旺盛。这里有很多我欣赏的人,比如树的文案,师兄对待音频创作的态度,凉老师的技术,以及很多片刻作者纯熟的文笔。我一直都期待着和这些优秀的人有着不同的合作,所以一直努力想要让自己变得更好。

片刻:你觉得在视频已经如此发达的年代里,电台这种节目类型为什么依然还能受到大家喜欢,它的独特魅力之处在哪?
半岛玫瑰:每做一期节目我都会连续构思很久,甚至连走路,吃饭还有睡觉的时候都会思考每一个细节,节目中的每一首歌都是通过筛选,一点一点挑选出来的自己认为最合适的那一个。我相信大部分主播一定和我一样为着自己的节目花费心思,几天甚至十几天的构思只为了十几分钟声音的陪伴。
陪伴是很重要的事情,我相信每一份用心都能够被感受到。我觉得即使在媒体如此发达的今天,仍没有任何一种媒介可替代电台让人感到安全和信赖。可能有人会觉得电台不如视频一样画面丰富,但我觉得这正是电台的优势。人们在听电台的时候不再需要费神分心看图像,所有的注意力都聚集在声音上,主播通过声音构筑着不同的世界,而这些图像,存在于聆听者的脑海,这是多么愉快的过程。

片刻:给希望做主播的片刻小伙伴们一点你宝贵的私人建议吧!
半岛玫瑰:“敢想不敢为者,终困牢笼。”

(最后是一个和妈妈有关的事情)

半岛玫瑰:妈妈是很严厉的人,以前把做得节目给她听,她问我,为什么自己会写文章要选择读他人的文字。我笑说自己的文章写得不如别人那样精致,她便从我6岁开始讲起我写作文的经历。很多都是细微的不足挂齿的事情,她却每一件都记得。后来编辑坤坤也与我谈到自己的定位,我开始决定自己写文案。
记得第一次把自己记录的生活转变成声音给妈妈听的时候她打了很多电话给我,仔细推敲每一个字的用法,非常认真的给我提出细节上的意见。妈妈是情绪不外露的人,但我却听得出她的开心,这真的让我很开心很开心。
前几天给妈妈听了《你看到我的小熊了吗》,因为是童年的生活,里面写的每一个细节她都知晓,再打给我提出意见以后隔了一天,她突然又打给我说,你是怎么写出来的呢,现在妈妈在工作的时候脑海里都是你说得那些场景,好像又回到了过去一样,明明是很小的事情,你一写,我也觉得很高兴了。我咧着嘴巴笑个不停,她倒是变得严肃起来,说,不要因为她说了几句好话就骄傲,我现在还有很多不足,要虚心与人学习才好。
突然觉得妈妈特别可爱,以前她总是对我很严厉,那时候我甚至觉得她那样吝啬于语言上的赞美是不是不爱我,长大后慢慢懂得了她不动声色的爱。
你看,我做着一件自己很喜欢的事情,却可以让自己,让妈妈,让听众都觉得舒服,这多幸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