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专区 商务合作 成功案例 培训支持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
  • 电话 :400-000-0000
  • 邮箱 :www.qq.com
  • 传真 : 0086-000-000000

你望向我时眼里有光

2020-8-7 9615次浏览

当新欢熬成旧爱,纵使你望向我时眼里还有光,那道光也无法带你回来。

有个姑娘叫享耳,有个小伙叫慕可。享耳和慕可遇到是在小城里的高中,那时享耳清高倔强,桀骜不驯,一看就是个坏女孩,却进了省重点中学的实验班,竟然还当了班长。而那时的慕可傻乎乎地整天在笑,穿衣打扮带着浓浓的乡土气息,他是班里的副班长。

高一时的享耳和慕可互相看不顺眼。享耳迷恋于自己的白马王子,根本不屑于看班里男生一眼,她的眼永远只望向校门口白马王子的身影。至于享耳眼中的慕可,她总觉得他长了一张奇怪的倒三角脸,一笑起来嘴边的面颊会有深深的凹陷,还整天傻乐得像捡了钱一样。而在慕可眼中呢,这个女孩也很奇怪,头翘得老高,像是把什么都不放在眼里,带了一身痞子气,一看就不是个好学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享耳与慕可每每目光对视时,总能感到慕可的眼里隐隐约约透着一道光,就像他有些话听起来就是讲给她听的。记得高一刚开学,作为班长的享耳让副班长慕可帮忙做一件事,然而一开口就是傲娇得要死的语气:“我不在乎过程,只看重结果,你给我看结果就好。”结果呢,结果是在几天后的语文课上,慕可在回答老师的提问时答道:“我不在乎结果,我只看重过程。”享耳听了心里一愣,好小子,竟敢学我说话。高一那年家长会,慕可的妈妈看见了人群中的享耳,当然享耳是后来才知道曾有这样的一面之缘。

三年的高中时光,其实享耳与慕可的交集其实并不算多,但细细回想起来,却感觉命运像是一针一线编织了一张密密的网,偶尔一回头,那些亮闪闪的光就是他们的交集,就是他眼里柔和温润的光和她回眸时淡淡的笑。

高二那年,享耳失恋,她的心也逐渐逐渐融入班级。有时候下课坐在窗边的位置上,她看着慕可带着浅笑从阳台上走过,竟也觉得他那倒三角的脸也变得柔和了。那时班上盛传慕可喜欢享耳的同桌,一个萌萌的学霸女。享耳与学霸女还算是好友,下了课也能牵牵手一起去厕所,所以她心里也很惦念着撮合他们。于是有一次三人一起去上党校课程时,享耳明里暗里催着慕可向学霸女表白。可是慕可和学霸女最后还是没能成功牵手,享耳为此还郁闷了一阵子。有一次,享耳在夜自修时悄悄问学霸女为什么不能和慕可在一起。学霸女反问:“那副班长给你,你要吗?” “那副班长给你,你要吗?”享耳一下子怔住,却对上了慕可在教室后面解题时的认真摸样,恍惚间竟觉得有几分可爱。

高二那年暑假,知了叫得很响,三个实验班在老教学楼补课。夜里放学后,享耳总会多呆半个小时左右,有时候到车库推车时竟碰到了慕可,两个人一起并排车,会有一段路相同。夏夜的风很凉爽,吹过锁骨带来静谧的味道。两人常常相视而笑,有时慕可会望着她说:“你好白。”然后她就看到月亮的光倒映在他的眼中。她竟然有些心动,于是有时候放学后她会待到他收拾东西时才起身匆匆开始收拾,然后假装与他在车库不期而遇。

那时候的夏天有一场日全食,全班轰轰然一起下楼观赏。而享耳记住的却是那天晚上他穿的一件玫红色T恤。她静静地坐在座位上看他和小朱同学一起从窗边并排走过,夜里的月光仿佛都落在了他的身上。像是有种错觉,享耳觉得那一刻他好帅。后来,慕可告诉她,那件玫红色的T恤是件女装。享耳承认他是第一个将女装穿得这么帅的男生。

一转眼就到了高三,慕可在那时搬了家,他把这个消息告诉享耳时,想到以后不能与他一起骑车回家,享耳的心里竟有种莫名的难过。不过好在,慕可妈妈的店还开在享耳回家必经的路上,慕可中午还是要去他妈妈店里吃饭,所以有时候中午还是会碰到。碰到或许是种很玄的东西。享耳骑车经过慕可妈妈店的那个路口时,都会翘首期盼,心里想着,“慕可已经走了吗?还是还没出门?”他们这样碰到的机会不算少,有时是刚好在路口遇到,有时是骑到路口过一点的文化公园才遇见。有时候慕可喜欢恶作剧,把脚悄悄地放在享耳自行车的后座上,然后看着享耳嗔红了脸回头瞪他。他们算是越走越近了吧,有时候也会说说心里话,关心下对方。有一次骑到路口转弯处,慕可很不经意地说,“嗨,你知道吗,我妈妈很喜欢你。你怎么这么厉害,让我妈妈看了一眼,就不停地夸你好。我有时候都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享耳是一个慢热的姑娘,有人在她的心门上时而轻时而重地敲着,敲了三年,她的心扉也慢慢地开出了一个小缝儿。更要命的是,有同学在班级里喊着“班长班长,试卷里有个命题叫‘副班长一定是喜欢班长的’,这该怎么证明?”

打扫卫生的时候,有只蜘蛛掉进了享耳的包里,她吓得哇哇大叫,就在这时,慕可轻轻伸手进包里,一下子就把蜘蛛拿了出来。慕可笑着说,“看你都快吓哭了。”享耳感激地望向他,却陶醉在他眼里荡漾的光中,那光里还有宠溺的味道。

临近毕业时,写同学录总是不可忽略的潮流。享耳把同学录递给慕可时,他一脸为难的样子说明天要模拟考了,他并不想写,而且他文笔差,怕写不好。可是第二天早上,慕可就把写好的同学录还给了享耳。她翻开一看,好家伙,足足写了八页。末了,他写道“写着写着,天就快亮了,明天的考试你最好把我这份也写了。说好不写的,怎么一写写了那么多,你记得一定要给我打个分数,60分及格就够了,也算是对我的一个交代。”看着慕可惺忪的睡眼,享耳竟说不清是感动还是幸福。

2

高考如约而至,那个夏天仿佛轰轰烈烈得有一辈子那么长。享耳曾以为她和慕可的爱情始于这个夏天,却不知这是三年的喜欢积累的厚积薄发。慕可曾说“我喜欢了你三年。”而享耳却忘了自己何尝不是如此呢?三年,其实有相爱也有相知与相守。点滴已在无言中。

毕业晚会上,作为班长的享耳与作为副班长的慕可代表班级去和校领导,各位老师敬酒,感谢他们三年的教诲与关爱。慕可回忆说,那晚仿佛是他和享耳的婚礼,他们是向来宾敬酒感谢祝福的新郎新娘。

酒宴过后,班级同学去二楼唱歌,慕可和享耳出来走走,一路上边走边碰到彼此的手臂,除了心里有只小鹿在乱跳外,竟也觉得那么自然。慕可在公园的石凳上向享耳表白,享耳红着脸低下头起身,慕可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拉着她大步向前走,他的步伐那么稳健,他的臂膀那么有力,而他的手握的那么确定,仿佛要带着她走向一个全新的,美好的未来。那晚的公园,清风徐徐,溪水潺潺,一切都像个童话。他们一起在海盗船上尖叫,他由于喝了太多酒,下了海盗船就吐了,但眼里洋溢的都是幸福的光。他趴在她的腿上,和她讲述了他的童年,动情之处还落了泪。她第一次觉得这个平日里坚强阳光的男生其实也是个脆弱的孩子,也需要依赖她。她在那时暗暗下了决心,要做他一辈子的依靠。那时的他们都觉得自己考得不好,慕可对享耳说:“如果我们都考不上重点线,那我们就一起填个师范去教书吧。”享耳觉得挺好。

他们手拉手走回了酒店,同学们还在唱歌。有人买了烧烤回来,享耳喂慕可吃了一根热狗。此时大家都还不知道他们俩已经在一起了,这是他俩的小幸福。那天晚上结束的很晚,慕可送享耳回家,在路上就碰到了杨同学和朱同学。慕可后来和杨同学就在享耳家旁边的网吧通宵玩游戏。这是他第一次在网吧通宵。

第二天见面,慕可就带着享耳出现在他的朋友面前了。他带着享耳走入他的生活,把她介绍给所有他在乎的人,包括兄弟,姐妹,朋友。享耳觉得那段时光很幸福,很有安全感。慕可把自己的QQ号密码告诉了享耳,并对她说:“我的心只对你一个人打开,我们之间没有秘密。”享耳至今还记得那个最初的密码是guoziyangxiaojiejie。那时享耳在学跳舞,慕可每晚都来接她,绕大半个城送她回去,再绕大半个城回去。享耳一走出舞蹈房,看到慕可站在街边,就像看见了骑着白马的真命天子。年少的爱并不敢让家人知晓,为了不让家人看到,享耳总是走到家旁边的路口就与慕可道别,她总以为慕可道别后就转身回家了,后来才知晓慕可其实每次都保持一段距离地跟着她,直到看着她安全地进了门才放心地转身离开。

那时爱玩各种测试,慕可和享耳一起填了一份问卷。在关于未来的畅想这一栏里,慕可填的是“我这辈子的理想就是给享耳幸福。”享耳承认自己当时很自私,根本没把慕可考虑进自己的未来,她填的只是她个人的未来。所以当时无论慕可怎么要求,她都没有把自己的答案给他看。关于当时的自私,享耳到现在都想打自己一耳光。

那时朋友聚会常去的地方就是KTV,享耳是个唱歌很好听的姑娘。她最拿手的就是刘若英的《后来》和容祖儿的《挥着翅膀的女孩》,这两首歌都是唱给她的初恋的,慕可并不知晓,每次去KTV就早早帮她点好了这两首歌。享耳还记得他第一次听到她唱《挥着翅膀的女孩》的英文部分时,就赞叹得说:“你是该去读英语专业的。”

那时他送了一只他自己画的黏土小猪给享耳。小猪其实画的很仓促,脚上都没有涂上颜料,但是在她眼里却是萌萌的,很可爱。于是他亲昵地叫她小猪。她就依恋地喊他大猪。其实,他并不知道,她最想养的就是一只胖胖的宠物猪。每天牵着他和它一起去散步。

她坐过他自行车的前坐去兜风,他拥着她一起在母亲河畔看景。一切若是天长地久,便是上天垂怜。可是年少的他们都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种力量叫命运。分离的日子来得也很快,享耳去了地级市的师范大学,而慕可则去了省会的一所学校。离别时,他们还笑着规划未来,约定一个月见一次,他们以为他俩的爱情可以跨越两座并不远的城的距离。享耳永远也忘不了离别前的那个晚上,他拥着她说:“我舅舅说,到了大学一定要赶紧找女朋友,不然好的都被别人抢光了,但是我有你就够了。”

3

九月的汽车声带着慕可和享耳去了不同的城市,开学后享耳收到了慕可的短信“小猪,今天是我们在一起的第100天。”同学们都说,享耳你男朋友好贴心哦。享耳也是这么觉得。她对他俩的感情很有信心。可是慢慢的,慕可的电话,短信越来越少,他说他好忙,每天都好忙好累。而且他让享耳以后不要登他的QQ了。享耳觉得哪里不对,却也说不上来。或许是第一次离家这么远,享耳变得前所未有地依赖慕可。她那时候太脆弱,太想家了。她每天都给慕可打电话,可慕可都说自己很忙。当她不给他打的时候,慕可也不会打给她。有时候她故意不给慕可打电话,想看看慕可过多久才会想到给她打一个。可是过了十几天,慕可的电话也没有再打来。享耳觉得慕可变了,变得没有以前那么温柔体贴了。而且,慕可还经常对享耳说一些奇怪的话,比如“如果碰到合适的可以照顾你的男生,你也要考虑一下啊。”享耳的心有些凉了,但还是选择相信他。那时候他们难得能好好聊一聊,然而就在光棍节的前一晚,他们聊着聊着,慕可就不再回信息了。可能是聊得也不太开心吧,享耳打了一行“你变了”的字后,就把他的QQ拉黑了。那天的享耳真的没有预料到这一行字和把QQ拉黑竟成了慕可和她分手的借口。她只是想他多点在乎,想他给点宠爱。她只是想他像约定好的那样来看看她。她只想看看他眼里的光是否还为她闪烁。可是第二天一早,她就接到被分手的电话,而且这电话不是慕可本人打来的。慕可连亲自和她说的勇气都没有。所有人都知道了他们分手的消息,而她享耳是最后一个知晓的。光棍节那天,享耳是天底下最可怜的姑娘。原本她以为他会是她的救世主,天塌下来了也有他顶着,可是在那一刻她的整个世界都崩塌了,却没有人替她来扛。她想过去省城找他。可是去了又能怎样,她怕自己赌上了全部还是要不回他,反而输得更加脆裂。

就这样失魂落魄地过了一个星期,她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在学生会被部长批评,在课堂上被老师点名。终于有个学姐劝她说:“你应该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他一个机会,就算不去找他,也应该打个电话告诉他你还爱他。”于是享耳鼓起勇气,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跳得很快很快。电话接通了,两人都沉默,享耳问:“你真的不管我了吗?”慕可一开始还是笑呵呵的,他说到“怎么会。”享耳有些如释重负,原来他还是不会走的。可是过了半分钟,慕可在电话那段哽咽了,他哽咽着说“享耳,你把我忘了吧,你把我忘了吧。”你把我忘了吧,这六个字,每个字都像锋利的匕首一样扎在享耳的心上。她的心涌出了殷红的鲜血,好疼好疼。可是她知道就算这一刻,她流血而死,慕可也不会有一丝动容。她很想问问,是什么让一个男生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把心硬到这个逼死人不偿命的地步?

后来享耳才明白,那是新欢的力量。大一寒假,慕可和享耳见过一次面,说起那个云南姑娘,他的眼里泛着爱惜的光。他说:“她和你不一样。”有时候,享耳也会想,自己和那个姑娘有什么地方不一样?是因为自己没她会打扮?还是因为自己没她会撒娇?

享耳并不是个爱纠缠的姑娘,其实她是个很善良的前任。大一下学期到大二寒假前,他们没有任何联系。既然他对现在的生活比较满意,那她也没有打扰的理由。只是大一的暑假,享耳回家乡学车,在交警队的大厅里又碰到了他。他站在3号窗口前,背对着享耳,身体微微发福,一身黑衣,但是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她想开口叫他,但还是忍住了,因为感觉好陌生。明明就在眼前,却感觉那么远。于是她迅速转头,跑开了。后来直到慕可走远了,她才重新走到3号窗口办理报名手续,不想就在这时,慕可又折回来,就站在她的身后,可是她不敢转身,甚至动一动都不敢。那天其实她穿着他们在一起时的蓝色长裙,她不知道他是否认出了她。

4

如果不是大二寒假的同学会,或许此生都不会再纠葛。那晚在饭店里,享耳又看到了慕可眼里的那道光,那道光一直在追寻着她的身影。他并没有离她很近,但他的目光从来只落在她一个人身上。他过来敬她所坐的这桌人的酒,却完全忽略了桌上其他人的存在,只拿起了她的酒杯满上,疯疯癫癫地说了一堆胡话。她的唇还未沾酒,他的杯就已见底。后来她借口去洗手间,出了洗手间却发现他在门口。回到家后,她把删掉的QQ号给加了回来。他发消息过来说:“你变美了。”听了这话,享耳略不开心,回了他一句,“这话说的好像我以前不美。”

他笑笑,慌忙道歉,说自己不会说话。

再联系就是大二暑假了,原因是因为享耳的高中毕业证一直放在慕可那儿没有拿回来。慕可去参加征兵体检需要高中毕业证,一翻他自己的,也看到了她的。于是就送回来给她。那天太阳好大,享耳爸爸问她是谁送回来的,享耳说是慕可。她爸爸笑着说:“天气这么热,怎么不让他上来吃片西瓜?”享耳嘟嚷着说:“这么坏的人,谁给他吃。”

那天晚上,他们聊了好多,直到次日凌晨5点才睡,慕可说他现在过得不好,过了这么久才明白他和享耳之间的错过。于是慕可和享耳时不时也会互相问候。

到了大三上学期,享耳和慕可都开始考虑考研的事情,两人也经常会就这件事情聊聊。不知不觉中,关系缓和了许多。大三寒假,享耳去省城参加考研班的培训。慕可来车站接她。那个冬天很冷,她站在地铁入口,手冻得发红。他穿过人群向她走来,一把拉起她的手呼气,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这么笨,不知道到地铁站里去等会暖和很多吗。”只是那是她第一次冬天来地铁站,真的不知道进去地铁站等会暖和许多。他们的手又牵在了一起,还忍不住拥吻了。他说他想回到享耳身边,他现在过得并不好。那时候的享耳有个温柔体贴,帅气优秀的男友。没有见到慕可前,其实享耳觉得日子过得已经很幸福很满足了。可是一见到慕可,享耳觉得这才是她想要的爱情。或许是享耳犯贱,不留余地地和男友说了拜拜。那年的大年初一,享耳喊慕可出来玩,慕可对享耳说:“如果我和她分手,你不能不要我啊。”享耳说好。享耳真的希望慕可能就此回来。以前让他们分开的异地有可能通过考研得到解决。于是享耳开始催着慕可和女友分手,并问慕可到底更爱谁。或许享耳一开始认真,慕可就开始逃避。或许慕可只是随口玩笑,而享耳却当了真。那个寒假的谈话不欢而散,慕可并没有离开他的女友,而享耳也陷入一段时间的深深痛苦之中。

他们很久没有再联系。直到慕可的生日。那个月,享耳不去聚餐,不买衣服,省下半个月的生活费给慕可买了一只包给他寄去。那天晚上,她就在离他不远处的市区,却收到了他删了QQ空间里的留言,删了她的微信,删了她的号码的消息。有些心酸,却也有些释怀。

他们仍是朋友,她仍给他分享考研的资料。就算他伤她,她还是愿意他过得好,愿他考上理想的学校。

考研成绩出来后,她如愿上了四年前错过的名校,而他与之失之交臂,或工作或调剂回本校。成绩出来的刹那,她就哭了,为自己的努力得到回报而哭,也为自己突然间就放下了他的释怀而哭。她本想着两个人上同一所学校,把欠下的三年弥补回来,那才是最好的结局。可是当知道他的未来并不在此时,她竟也没有感到失落,而是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寒假里享耳约慕可出来坐坐,走走。以后两人还是在同一座城市,慕可问:“这个城市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以后我们不期而遇该如何是好?”享耳浅笑,答道:“你过你的,我过我的,碰到了也当作不认识吧。”两人算是都表明了态度,一片祥和。

5

大四下学期两人还见过几次面,彼此就像老朋友一样,还能一起聊聊,并没有什么尴尬。原本以为生活不会再给插曲,彼此过活,各不打扰。毕竟四年的纠缠,还是无果。金牛座的现实让享耳不愿再做无意义的事情。可是生活怎会波澜不惊?

毕业后的暑假,慕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开始和享耳的好朋友玩在一起,并拒绝邀请享耳加入。享耳觉得这样的做法真心有些难以理解,于是想找慕可好好聊聊。见面后,慕可说自己就要去云南见女方的父母了,劝享耳不要再傻。享耳说自己已经放下了,请慕可放心。或许是四年的纠缠与折磨让慕可已经习惯享耳的存在。她突然的离开,羞辱了他的优越感,也激起了男人的征服欲。他不准备这么轻易放她走。他说“这次我去,找她聊聊,给我点时间。”享耳很想相信这是真的。可是他真的回得来吗?很多话,听着笑笑就好,不必当真。他和她才是他想要的爱情啊。就算他回来了,就能保证幸福吗?享耳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想想还不如成全。他说时间这么长了,他已经回不来了。是啊,新欢都已经熬成了旧爱,这时间过得真快。

享耳和慕可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他们的故事终于长成一篇文章,也算一个交代。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是否宁愿从未相识?是否宁愿你未爱我。

或许那样,在以后的时光里才能像陌生人一样微笑相见。

“你好,我叫享耳。”

“你好,我叫慕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