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专区 商务合作 成功案例 培训支持 联系我们

热门新闻

联系我们

  •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
  • 电话 :400-000-0000
  • 邮箱 :www.qq.com
  • 传真 : 0086-000-000000

张慧雯:我身上有无数种可能性

2020-8-7 7724次浏览

张慧雯觉得“谋女郎”是自己幸运的代名词,因为它给了她一个梦的起点和更多的机会。但幸运虽偶然却也在意料之中,因为好运气总是垂青那些勤奋有准备的人。从12岁独自离家求学,到成为舞蹈学院里的一枚“学霸”,再到出演《归来》和《栀子花开》,能吃苦能拼的韧劲儿是贯穿她人生的基调。张慧雯想对十年前的自己说,“谢谢那个单纯、执著、坚持梦想的我。”而面对未来,她充满期待,“就像船再次起航,我希望在演员的这条道路上又开始一个新的探索。”

张艺谋导演就是我的恩师,他发掘了我的潜能,他看到了我的闪光点,所以我很感谢他;何老师对演员的照顾会让我觉得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导演。

记者走进化妆间时,张慧雯手里正捧着一本杂志,从镜子里看见记者,她放下了杂志,转身一笑,“你好”,仿佛一缕清风拂面。简单的白T,黑白格子裤,脚踩一双简约款黑皮鞋,一身轻松休闲的着装愈加映衬出她清莹洁丽的面庞。

毫无《归来》里丹丹的犀利眼神,面前的张慧雯亲切地没半点儿距离。虽然成为谋女郎后,她从舞蹈学生一下变成了演员,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她骨子里的勤勉、温润和一颗平常心依旧如初。大学同学再见面时对她说,“你跟上学时候一模一样,没有什么变化。”她听了很安心。“内在的东西很难轻易地被改变,外在的,我可能更加时尚一些,知道怎么跟工作人员、媒体朋友打交道,这是我成长的地方。”张慧雯语气里是坦然和自信。

其实,她的内在还是有一点改变的,那就是性格——“拍戏之前我是完全活在自己世界里的女孩儿,拍完《归来》,可以说是解放了天性。”

张慧雯是个温婉的南方姑娘,家乡在江西鹰潭。父母对她的教育很传统,小时候要求她五点前必须回家,大学前不能谈恋爱... ...而她也乐得做个乖乖女,“我特别听话,父母说什么我连一个不情愿的表情都没有。我比较内向、文静,看到男孩儿都会脸红。”张慧雯笑了。殊不知这个爱脸红的女孩内心却住着一个硬汉。

“我小时候的梦想是做一个女特警。”这个梦想着实让记者有点意外。“我很喜欢尝试一些极限运动,有一次去欢乐谷玩过山车时,我旁边坐了个男孩儿,他一个劲儿地叫,我只是偶尔叫一下,叫完后那种感觉特别刺激,一点儿不害怕。”说着,她眼睛一下亮了,“我很想尝试跳伞,但现在还没有机会。走到蹦极的那个口上,我绝对不会喊‘啊我不要下去’,我是一下就跳下去的那种。”

从12岁起,张慧雯的汉子心拥有了用武之地。那一年,她离家开始独自一人在外学习舞蹈。每天早上她要绕着操场跑20圈,拎水、修马桶、换电灯泡这些事也都得自己做,她曾整整一年没回家没见父母。这时,记者已对她刮目相看,而她却一副“这都不算事儿”的表情。后来,如愿考上舞蹈学院后,张慧雯的“能吃苦”更是贯穿了大学的始终。入学时,她最大的梦想是能在学校的沙龙舞台跳一次独舞,但她又觉得自己基本功不强,便“笨鸟先飞”,“平常早功很多人都不起,我就会早上6点去练早功,晚上6点去练晚功。”周末同学们都去看电影逛街了,她依然守着练功房。“蛮拼的”,回看两三年前的自己,张慧雯也很是佩服。当然,梦想不仅实现了,她还连续三年拿到奖学金,并赴土耳其参加文化交流。忆起大学时光,张慧雯用“无趣”来形容。好在,它得到一个彩蛋——遇到了《归来》。演员就该拥有丰富的内在,所以只能说张艺谋眼睛太毒,几次试镜就发现了张慧雯身上隐藏的不同面。这是连她自己都不曾发觉的。不爱说话、很乖也是她给张艺谋的初印象,而《归来》里的丹丹恰是个倔强的、烈性子的女孩,张慧雯并非导演心里的1号种子。但在一场与父亲对峙的试戏中,张慧雯竟表现出了惊人的爆发力。她自己也相当意外,“我完全没有想到我性格里还有这样的一面,所以拍完《归来》后,我就开朗多了,让人感觉像北方的女孩儿,豪爽。”以前,她从来没和人吵过架,现在,她会在电影里发飙。

性格愈加开朗的同时,张慧雯也更有自己的个性。《归来》之后,父母催她赶紧再接一部戏,她不再像小时候对他们的要求说一不二,而是坚持不轻易接戏。第二部作品她选择了青春电影《栀子花开》,因为她想给大家一种新的感觉:“《归来》给人留下一种文革年代小红卫兵的印象,所以我想尝试一些离现在比较近的、青春的角色。”

在《栀子花开》里,她饰演的言蹊也是个芭蕾舞女孩儿,过着色彩斑斓的大学生活,还拥有李易峰演的帅气有才华又贴心的男朋友。而张慧雯的大学呢,“每天就是教室、寝室,偶尔和同学吃个饭,没有男朋友,都没去过工体,也不会见到同学打架什么的。”通过言蹊,张慧雯得以体验一次另类的、跌宕起伏的大学生活,而言蹊更加活泼张扬的个性也让她再次得到了释放。

比如,采访中间,突然发现镜子中的自己头发都变成了卷儿,她咯咯笑了,“你怎么把我弄成了这样,好像包租婆啊!”一副呆萌的模样,不由得让人产生言蹊从《栀子花开》里走出来的错觉。如今,90后小花旦们正在迅速占领大银幕。她们为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放着各自的绝招儿,那么张慧雯的“杀手锏”又是什么呢?她颇自信地回答:“我身上有无数种可能性,潜力很大。”没错儿,前一秒她还想跳伞蹦极,告诉记者下一部戏最想演的是帅帅的女特工或侠女,后一秒呢,她已穿得像个公主,站在自己亲自挑选的babypink的背景前,露出了甜美的笑。

收住了丹丹的“锐”,更加柔美

Q=《北京青年》周刊

A=张慧雯

Q:大家很喜欢你在《栀子花开》里演的言蹊,说你很萌,言蹊和现实中的你像吗?

A:言蹊有她可爱的地方,但是她性格和对事情的处理方式和我不像,她偏倔一点,硬一点,但是她对梦想的执著和坚持跟我很像,对她梦想的规划、道路的明确性也跟我很像。

Q:演她是不是更得心应手?

A:也不是,除了性格不像外,因为我第一部戏跟张艺谋导演合作完后的那段时间没有去接触别的戏,在《栀子花开》里我就要自己去想这个角色的性格、人物内心的活动,更多是靠自己。而且何炅导演虽然是非常优秀的主持人,但他自己说他是一个新人导演,很多时候我们是一起成长的。

Q:跟张艺谋和何炅合作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

A:张艺谋导演就是我的恩师,他发掘了我的潜能,他看到了我的闪光点,所以我很感谢他;何老师对演员的照顾会让我觉得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导演,他对演员特别贴心特别呵护。比如我们去泰国拍戏时,他比我们早到,就给所有演员发信息,告诉我们药店在哪儿,哪里的餐厅比较可口。当时有很多人送导演水果篮,他会把水果分给所有工作人员和演员。记得有一次我扁桃体发炎,他就让人给我拿消炎药,第二天,我差不多都忘了这事儿,他还跟管饭的师傅说给她弄点清淡的粥,别再让她吃辣了。做他的演员很幸福。

Q:在演戏方面呢?

A:何老师很信任我,拍戏时我们其实更多是处于一种共同交流意见、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状态。而且他更加了解年轻人的想法,有很多适合年轻人的新点子。我们当时画唇色他都会提建议,会说我觉得你这个唇色跟你那套衣服很搭哎。

Q:这两部戏里你演的都是舞蹈学生,舞蹈对你演艺事业来说有怎样的帮助?

A:比较明显的帮助就是两部电影里都有我舞蹈的部分,如果说潜在的话,它培养了我坚韧的意志和不服输的精神。

Q:和《归来》比,在《栀子花开》中你有哪些进步?

A:我演戏更多是表现真实的情感,情感到了就释放出来了,所以以后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包括表演技巧、情感的处理和台词。《栀子花开》我自己觉得好一点的就是,我可能收住了一点丹丹的“锐”,眼神的那种犀利,可能更加有柔美的感觉。

Q:听说你杀青的时候哭了?

A:因为我是个比较感性的人,杀青了就觉得要跟大家分开了嘛,我就特别受不了分开。包括工作人员短暂地离开我,我也会很舍不得。

“那些骂我的评论特别可爱”

Q:你怎么看待“谋女郎”这个称号?

A:它是我幸运的代名词。如果没有它就不会有那么多人这么关注我,也不会有那么多机会,更直白一点,如果没有这个称号,何老师就不会考虑到我。所以我觉得它给了我一个梦的起点和更多的机会。

Q:成名有给你带来负面影响吗?

A:有啊,有人会对我有质疑的声音。我觉得有质疑说明人家在关注你,如果没有人愿意去讨论、质疑你,说明你根本没有引起人家的注意。就像这次拍完《栀子花开》后也有人说我演技为零,但我觉得大家是希望你更好才会有这些评价,人家总说我特别好,我就会失去前进的动力。

Q:那你有过不适应吗?

A:从来没有,我可能心蛮大的吧,觉得那些骂我的评论特别可爱,用我工作人员的话就是“黑真爱”、“真爱黑”。他们真的是花了心思去抓你的点,观察得很仔细,比如有人说我笑的时候露牙龈,说张慧雯动态比静态好看。

Q:人们称你为90后四小花旦之一,你怎么看?

A:刚刚说的那种是“黑”的鞭策,这个是另一种鞭策,就是希望你越来越好,是一种对新演员、新生代演员的褒奖加鼓励加鞭策。

Q:要想在大银幕上打出一片天地,需要有鲜明的特点,你觉得自己的特点和不可替代性是什么?

A:我觉得每个人都是不可替代的,不可以被复制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就像我演的丹丹就是我的风格,那种眼神和当时的一股劲儿被大家记住了,别人就没有办法再复制我演的那个丹丹,人家会有另外一种风格。

Q:那你对未来演艺事业的规划、定位是怎么样的?

A:我觉得有时候想得特别特别远的话,也不一定会按照你想的道路走。我是处女座,有个特点就是喜欢想得特别多,比如明天要去春游,我今晚就得想好明天要带什么,几点出发,坐哪趟车,想得特别特别细。后来我就发现其实没有必要这样,脚踏实地走好每一步,一步一个脚印,再回头看就已经走了很远了。所以我觉得,我接的每一部作品都是我喜欢的,才会全身心地投入进去,每一个角色都会付出我的真心。

Q:前几位“谋女郎”基本上都在电影领域发展,很少涉及荧屏。你有个大概方向吗?

A:我觉得电影、电视剧,包括照片、杂志,其实都是传播自己的方式,不一定必须是电影。在这种多媒体时代,哪怕是一段小小的视频也可以展现自己。

所以只要有好的东西、适合我,我就会让大家看到不一样的我。

Q:巩俐老师是你的偶像吗?

A:是我的偶像,她是我学习的一个标杆。

Q:现在跟巩俐、陈道明还有联系吗?

A:过年过节的时候会说一下新年好啊什么的。有些活动上也会偶尔见到。

Q:张艺谋导演对你以后的规划有建议吗?

A:有过,就是现在也拍了两个片子了,以后要不断积累经验,形成一个自己的表达方式,因为还很年轻嘛,不要怕失败,一定要去尝试不同的东西,这样才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

一半的处女座

Q:你说自己是个汉子,那什么时候会展现自己细腻温柔的一面?

A:遇到喜欢的人的时候,哈哈哈。比如他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会当成一个阅读理解来理解,哪怕他一点点小的眼神,一个举动,我都能感觉出来,这就是处女座。

Q:什么样的男生会让你心动?

A:比较成熟的,温暖的,贴心、细心的那种男孩儿,在细节上能打动人的那种男生。

Q:像《栀子花开》中李易峰饰演的许诺?

A:不是完全像,但是有一些细节会有点像。

Q:现实生活中的李易峰是什么样的?

A:刚开始接触时有一点高冷,认识久了熟了以后,就比较会照顾人,像个大哥哥一样。

Q:你处女座特征明显吗?

A:有一半像处女座。比如说处女座比较敏感,比较细心,是蛮拼的一个星座。

Q:生活上具体的表现是什么样?

A:井井有条。衣柜里一定会是白色、灰色、粉色分开来放。但不是那么苛刻的,不是人家动了你的东西就一定要摆回去的那种。

Q:听说你大学的时候作息特别规律,还被别人叫“奶奶”。

A:对,这是真的,一直都这样。现在我也是晚上十点多就上床了,就算睡不着,也一定会去床上躺着,因为我觉得这就是我的生物钟,我不能改变。

Q:你说喜欢看周国平、于丹的书,为什么呢?

A:之前是。因为当时没有人给你做人生导师,而那个时候正好是需要引导的,我就觉得我会从书籍当中找到一些自己想要获得的东西。现在我喜欢看一看言情小说,因为以前不爱看,现在偶尔也会看九夜茴的小说,前一段时间比较喜欢看三毛,看一些正能量的书吧。

Q:你这一年里参加了很多时尚活动,你对时尚是怎么理解的?

A:时尚就是把你独特的美展现出来。可以这么理解吗?因为你穿什么样的服装都是为了让自己美嘛,你最大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美嘛,所以就是把你美、与众不同的一面展现出来。

Q:你平时穿衣风格是什么样的?

A:喜欢偏舒适一点,比较贴近自己年龄的。我平时还是比较喜欢穿裙子,今天听说要下雨就穿裤子了。

Q:你怎么看待“颜值当道”的现象?

A:现在大家对美的认可其实是一样的。大家喜欢美好的东西,这样就会有更多美好的事物出来,这是一件好事儿。

Q:你给自己的颜值打多少分?

A:我觉得颜值不能说高低,每个人都有特点。像有些人出现在电影里,观众就会觉得我就是喜欢这张脸,就是怎么看都看不腻。

Q:你最喜欢自己外表的哪一部分?

A:我最喜欢的是眼睛。

Q:你看别人时会比较注意的是哪一部分?

A:也是眼睛,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嘛,我一般都看眼睛。

Q:二十几岁是一个女孩最好的年纪,未来十年打算怎么度过?

A:好巧啊,十年前是我梦开始的时候,12岁,刚离开家独立成长,现在过去十年了。我希望就像船再次起航,在演员的这条道路上又开始一个新的探索。

Q:你想对十年前的自己说什么?

A:谢谢那个单纯、执著、坚持梦想的我。

Q:十年后呢?

A:享受、珍惜年少的我吧。十年后都32岁了,说不定已经有孩子了,哈哈哈。(来源/北京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