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专区 商务合作 成功案例 培训支持 联系我们

谨愿世人温柔相待

2020-8-7 7052次浏览

前两天一个囚犯过来找我,聊起他近日被接连不断的噩梦所困扰。

对于穷凶极恶、阴险卑鄙之徒,我向来没有好感,很多时候,因为工作不得不有所接触,如若他们对己所为之恶毫无悔意,更是让人不自觉地感到万分厌恶以及想要离开,内心不愿与之过多交谈。

即便我是一个心理咨询师。

然而他未能给我这样的感觉,一个29岁的男人,长得棱角分明,眼神里透露出一种对于人世的无助与绝望,他的语速缓慢,偶尔结巴,看得出来,他的语调满怀悲伤,表情痛苦,可能对于自己情绪的控制,他也是几近无能为力。

他说,我害怕自己变成那样,恶毒,凶残,无情无义,我知道,这样下去,一定会毁掉我自己。

他说,前些天做过一个梦,三个穷凶极恶的歹徒在一片空地上虐杀一个女孩儿,而他内心充满了对歹徒的痛恨,想要阻止这个悲剧却又迫于邪恶的压力,不敢出手,甚至不敢出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女童被虐杀至死,而女童临死之前望向他的无助而绝无的眼神,成为他挥之不去的梦魇,他握紧拳头,心跳加速,可是就是没有勇气去反抗这一切,那种痛苦折磨得他碾转反侧,夜不能寐。

随后,他说起了另一个梦,梦见三个恶徒,牵着八只恶犬,为非作歹,横行霸道,这次他敢于劝阻,认为任由恶犬胡作非为总是不对,可惜恶徒不听,他便替天行道,杀光恶犬,最后恶徒寻他算账,他便将那三人一一推下高楼,三人摔得粉身碎骨,死无全尸。此时,他同样陷入另一种绝望之中,即使面对恶人,他用了更为恶的手段去对付他们,那么,他自己也是他心中所痛恨与仇视的恶人,从而他的内心陷入巨大的怀疑与自责之中。

他感到非常痛苦。

然后聊及他的身世,他儿时便被生父母卖给养父母,从小便寄人篱下,受尽冷落,养父母虽然养他,可是总是缺乏关爱。

说起他儿时的负性事件,一件是玩碰碰车时不小心撞伤了姐姐的脚而被养父母修理得够呛,这种修理不是一般家庭的父母对孩子的惩罚,而是真真正正地修理,足以让一个孩子变得不安与恐惧,甚至认为玩耍本身就是一种罪恶。

另一件是他带着妹妹到山上玩,回家太晚,这次被责罚的是妹妹,他的描述是,妹妹几乎不是他们所亲生的,几近往死里打,他感到万分恐惧和无助,认为自己无法保护这个家里唯一依赖和信任他的亲人,他感到无比的自责与绝望,心里泛起一种对世界的厌恶与敌意。

他变得异常敏感,从那以后,他发自心底认为快乐是有罪的,甚至受不了同学对他的一句玩笑话,甚至因为一句不顺心的话就想趁着同学睡熟之后,穿上鞋子狠狠踩踏同学的脑袋。他的自责与内疚由内转外,对于任何外界对他的侵犯和挑战,他都恨得咬牙切齿,不惜一切代价采取暴力偿还。

终于,在他打工的工厂,当他和一个工友发生争执,不过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他要的物料工友未能给他,却分给了其他人,这种似乎司空见惯的事情在他的眼里变得万分严重,而这位工友的几句冷言冷语更是彻底激怒了他,一句凭什么,为什么如此对我几乎主导了他所有的情绪,他买了一把砍刀,埋伏在了工友下班的路上。

这次他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因故意伤害被判处四年有期徒刑,民事赔偿13万,所幸的是,他并未致人于非命,砍人之后,他意识到了自己的罪恶,主动报警,留在犯罪现场等待法律的惩罚。

听完他的讲述,看着他眼里透露出的纠结与绝望,那时,我是难过的,我难过一个原本活泼而对世界充满善意的孩子为什么会变成如今的这个样子。

所幸的是,他依然良心未泯,依然期望自己能够变成好人,可以摆脱这些罪恶的念头与悲惨的经历带来的纠缠与戕害。

可以知道,他的第一个梦是关于儿时妹妹遭受惩罚的无助与绝望的显现,第二个梦就如同他犯下的罪案一般,以恶制恶,最后接受永无止境的自我惩罚。

我看到了他的痛苦。

我期望能够通过我的努力去协助他,陪伴他走出这段巨大的阴影,如若他愿意为此做出痛苦的努力和改变的话,然而我并不能确定,自己是否真的有足够的能力帮助他,但是我会尽我所能竭力一试。

我期望他能够从此为善,能够重新感受来自于世界的温情与美好,遇见难事不再如此极端,暴戾与愤懑,渴求同归于尽。

我期望那个对于世界满怀善意的孩子可以重回他的身上。

我期望善战胜恶。

前几天的新闻,一个家长因为孩子不能如期报名便将屠刀挥向孩子与教师,也指向了自己,再之前,没能如愿痊愈的患者将屠刀指向了医生和护士,乘客将屠刀指向不满的司机,民工将屠刀指向欠薪的老板,绝望的人将汽油点燃在满载乘客的公交车之上……

一切来自地狱的罪孽让人不寒而栗,悲痛万分。

我无意为这些穷凶极恶之徒洗白,也不愿将所有一切归咎于社会与体制,即使它们或多或少总该承担一些责任。

然而为恶之人总是应当承担他们所犯下的罪孽。

因为即使在最为恶毒、卑劣的环境之下,人类的闪烁光芒,在战争,饥荒,恐怖袭击,大屠杀的情境之下,总有人在绝境之中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与哀伤,依然悲悯着受苦的同胞,不惜一切地用爱与善去拯救沉入水火之中,陷入地狱之门的同胞。

所以,任何遭遇来自于外界的罪孽与不公绝非可以因此作为作恶的理由。

然而最近网络上的暴戾让人感到恐惧。

面对罪恶与不公,我们不是倾向于用善去感化,而是倾向于用恶去剿灭。

从而让我们陷入彼此的恶毒的揣测、信任的丧失,极端的仇恨,凶残的毁灭之中。

必须谨记,恶永远无法剿灭恶。

文中的他已经说明了这一点,所用用恶来清算恶只会带来更为强烈的反噬。

恶的顶峰是发动战争。

社会将变得动荡,人间将变成地狱。

然而战争永无正义,没有人有权利去剥夺另外的人生命。

能够解决这些不公与罪孽的只有向善。

向善指的是坚信人性之中美好的一面。

只有相信人与人之间的那些温情与良善。

只有相信宽恕之中所蕴含的巨大力量。

只有相信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只有相信美好终将发生。

一切才能变好。

而我最为担心的,便是那些带着懵懂,些许可爱而降临人世的孩子,他们的将来会变成什么样?

我们能够给他们一个怎样的世界?

无论如何。

我只谨愿世人之间,温柔相待,尤其是对孩子。


本文作者:廖玮雯 心理咨询师 新浪微博:@玮夫雯斯基-谢廖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