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专区 商务合作 成功案例 培训支持 联系我们

《暗杀》影评:假如那年,被我们暗杀的是原初的自己

2020-8-7 7817次浏览

作为最早出场的主角,李政宰所饰廉硕晋参与了1911年暗杀亲日走狗和日本军官的行动并担纲重任。行动败露女革命者被走狗丈夫杀害,廉硕晋重伤潜逃。本片第一主角全智贤所饰演的双胞胎姐妹(安沃允、美津子)正是那场腥风血雨暗杀行动里幸存的襁褓女婴。20多年后身为临时政府特工的廉奉命挑选出包括安沃允在内的三名秘密特工由中国潜回朝鲜京城,执行刺杀朝鲜驻军司令官川口真守和卖国贼康寅国的特殊任务。而最晚出场的主角河正宇,扮演的神秘杀手夏威夷,则曾是传说中杀父联盟的成员——他们相约暗杀对方身为卖国贼的父亲。行动失败后,夏威夷与老头儿组成搭档接受赏金任务,从而结识女主而被卷入1933年的这一次暗杀活动。像这样不带任何情感地梳理之后,各位看官便已了然,几位主角便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展开了诸如隔壁影评里所总结的“螳螂补蝉,黄雀在后”的紧张故事。

虽然不似时间旅行类的作品般强调时间轴,然而本片依然有一条清晰的时间线:从1911年廉硕晋首次暗杀、双胞胎女婴丧母;到1933年安沃允、夏威夷等艰苦悲壮地投身暗杀行动顽强抗日;再到1940年代反法西斯战争结束后,对前情的彻底完结。全智贤和李政宰的角色都跨越了整个影片的时间周期。河正宇的故事主要集中在影片的主要部分,其先前的遭遇经历仅表现于只言片语的自我叙述中。在这漫长的时间里,他们发生了什么,他们的民族又经历了什么,既然是暗杀,他们各自又暗杀了什么?

让我们首先记住一个史实背景:在这段时间里,“大韩民族”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影片里有日本人每天按时在公共场所教化日语、命民众向日本国旗致敬的镜头。那个时期的抗战,是很难预测有多少胜算的可能的。

作为绝对主角,安沃允是片中最坚定的革命者,她技术过硬,态度坚决,性情走的是典型的抗日英雄硬冷作风。依然记得全片下来,仅有印象的几次全美人的笑,一次在暗杀小组行动前拍的那张纪念的合照时;一次是刺杀行动前一天晚上在老板娘的小酒馆里被搭档拉进舞蹈的人群,享受可能是牺牲前暗藏在租界里的“祥和愉悦”。这个随时随地扛着一把步枪的年轻女革命者,她曾经向自己的上级开抢;她能在行动前最迅速地找到据点制定战略;面对可能失败的行动,她能在刺杀目标即将逃脱之际暴身于天台果决狙击;她能在公认难度过大的射击距离外击中目标...她有着令人唏嘘的悲惨身世。是的,是悲惨。她的母亲是一位革命者,暗杀行动失败了,被她身为大卖国贼的父亲下达“只要双胞胎其他不留活口”的命令杀害。逃亡中被奶妈带到天朝,在这片同样被日本法西斯铁蹄疯狂践踏的土地上艰难避难、终究还是难逃侵略者的魔掌,亲历并目睹日军灭绝人寰的罪行:那是本该在父母身边撒娇嬉戏的年纪。女主后来描述的回忆正是如南京大屠杀的诸多史料记载的那样残忍、血腥、丧心病狂灭绝人性...的场景。这个素颜革命、时常穿着灰白色系衣服、不知如何品咖啡、对男人的调情冷漠警惕、行动时的小圆眼镜破了一块镜片的女孩,她有一个身着东京最流行时装、即将嫁给日本军官的双胞胎姐姐——美津子。不知她们其中哪一个是本不该活在那个动荡年代的幸运儿。幸运?呵呵,那样悲惨的年代,或许什么都不知道,也是另一种幸运吧。衣食无忧的豪门大小姐就这样“幸运”地生活了20多年,她有着日本人的名字,在东京留的学,回国后即将完成的也是与残杀韩国人不眨眼的日本军官的“政治联姻”。这是她爸爸的安排,她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这是一个没有民族意识的女孩,与安沃允的严肃沉重不同,她的脸上是类似千颂伊般单纯轻松的神态,她的衣着,是与那个悲惨社会格格不入的色彩鲜艳的时裳。作为一个被暗杀了家国意识和反抗侵略的人,她心安理得地觉得身为卖国贼的父亲是个好人“大家不都这么活着吗?”或许用鲁迅先生的话说,她是“病了”的人,但她是善良的。从不知道生母真正的死因,但她记挂自己的妹妹,一得知她的下落就亲自送来新的外套,知道她的身份会与父亲起矛盾,便安排好了一切打算送她离开保她安全。这个从小就深刻牢记民族责任的可怜的妹妹,连生母的样子都不曾知晓,一直错把奶妈认作自己的妈妈。这两个双胞胎姐妹,除了长相却有太多差别。战斗、反抗的坚决,抑或轻松无忧的生活态度,究竟哪一面才该是女主的本我?我们无从知晓。但是现实的残酷,暗杀了人们的幸福,暗杀了姐姐的民族意识,最终也得谋杀她们本身。姐姐阴差阳错地代替妹妹,死在了卖国贼的枪下。从这时起,真相被解开,不再有父亲的角色,最后的一丝亲情的可能已被谋杀殆尽。

在这部影片里,我们看到的并不是从头到尾严正以待视死如归的铁血战士,有行动前跟领导“讨价还价”的“前”革命派,也有自始至终就未曾正式加入各革命团体的“个体户杀手”。夏威夷就是这样的角色。他出场最晚,通过后面的剧情我们知道,身为“杀父联盟”成员的他,在那次行动失败后,成员遭到残杀,幸存的他和老头儿组成搭档从此置身革命事外。他们拿钱杀人,这个脱离了“抗日”主线的人呀,解救女主,不忍杀之,甚至最后豁出生命投入暗杀行动,初时都只是出于对漂亮女主的好感。我们本以为,这个男人在杀父联盟的惨败中是被“暗杀”了革命希望的。人物的设定,刚开始应该是这样的吧。但他在第一次遇见那个误以为残杀了三个韩国人的鬼子军官时就决心下一次一定会杀了他。被速射炮讽刺是“被阉割的公猪”,表面上仍然不动声色继续执行赏金追杀,但这股羸弱的革命力量还是点燃了他从未被杀掉的抗战本性,他记住了这句话,并最终带领老头儿一起加入了抗日小组直至献出生命。

廉队长的角色,是最复杂的角色。也是最让我感情复杂的角色。这个穿着风衣杀人杀的帅气凛然的家伙也曾豁出生命誓死抗日过,他的身上满是革命留下的刀疤、枪孔。我们理所当然的认为他应该是一个坚定不移的革命者吧。然而,他是出卖战友的人,是革命的“投机者”,他成了鬼子的走狗、跟康寅国本质上一样的扼杀自己民族同胞的帮凶。因着对演员李政宰的偏爱,自始至终我都不愿意相信这样的人物设定,一直心存侥幸地觉得不会吧,哪怕是在揭露了廉在经历了监狱中被鬼子逼入绝境的心理折磨之后;在他狠心果决地残杀崇敬自己的战友小弟之后急切喊着自己可以解释的时候,我以为他是真的可以解释的。所有的解释,在于他在鸦片馆里神经质般痛斥革命党各自为政财力分散的颓废里,在于他临死前对安沃允痛哭悔恨的话里“我不知道会解放啊!我知道能解放的话我就不叛变了!”我已经习惯了,在影视中见到的抗战主角都是坚定的,但是现实呢?有人会坚持下去这是可能的,但是有人会放弃,这也是客观存在的。让我们再回到前文强调的那个背景,这个大背景下的人,即使是安沃允,也从没有高喊着革命必胜,××民族不可战胜的口号,实际上在那样的环境下,他们已经是不存在的民族。安沃允对夏威夷说“我革命是为了让他们知道,我们还在继续战斗”,这一句也是本片的主题。她清楚地给自己定位的是保存希望之火的角色。而廉硕晋,是一个在漫长生命中早早被暗杀掉希望的人,他的心里已经没有了希望,所以便无畏做出背叛和出卖之事。

战时的生命,并不会很长。安沃允被现实暗杀了亲情、毁灭了家族和爱人;夏威夷等人付出了生命,但他的正义感和民族精神从未被灭。活了很久的廉硕晋,被暗杀了希望,我不能断言这样的一个人就等同于被暗杀了灵魂,因为在我看来,灵魂既包含善的一面,又伴随着恶的部分。只是他,再也不是最初的那个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