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专区 商务合作 成功案例 培训支持 联系我们

(陈忠实)小说《白鹿原》有声版全集下载收听

2020-8-7 22208次浏览

《白鹿原》是作家陈忠实的代表作,这部长篇小说共50余万字,由陈忠实历时六年创作完成。该小说以陕西关中地区白鹿原上白鹿村为缩影,通过讲述白姓和鹿姓两大家族祖孙三代的恩怨纷争,表现了从清朝末年到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历史变化。1997年,该小说获得中国第四届茅盾文学奖。该小说也被改编成同名电影、电视剧、话剧、舞剧、秦腔等多种艺术形式。

《白鹿原》以白嘉轩为叙事核心,白鹿两家矛盾纠葛组织情节,以反映白嘉轩所代表的宗法家族制度及儒家伦理道德,在时代变迁与政治运动中的坚守与颓败为叙事线索,讲述了白鹿原村里两大家族白家和鹿家之间的故事。白家人沿袭村子里的族长,主人公白嘉轩一生娶过七个妻子,最后一个陪他终生,并育有三儿一女(白孝文、白孝武、白孝义、白灵)。鹿三是白家的长工,黑娃是他的长子。鹿家以鹿子霖为代表,他有两个儿子(鹿兆鹏、鹿兆海)。

小说主要讲述了他们的下一代白孝文、鹿兆海、黑娃这一代人的生活:白家后代中规中矩,黑娃却从小就显现出不安分。长大后,白孝文继任族长,黑娃在外做长工,认识了东家的小老婆田小娥,他将她带回村后,受到村人的排斥。黑娃离开村子后投奔革命军,又成为土匪。在此期间鹿子霖、白孝文等都吸上了鸦片,将家败光,去异乡谋生。鹿三以儿媳田小娥为耻,最终杀了她,因终日被田小娥死时的情形折磨而死去。白孝文则在外重新振作,终有一番作为,白灵加入了共产党。一个家庭两代子孙,为争夺白鹿原的统治代代争斗不已。

《白鹿原》创作背景

20世纪80年代初由于特殊的政治环境而兴起了“反思文学”的创作潮流,这种潮流在此后逐步泛化为80年代的一种普遍的文学精神。这种精神影响到90年代的长篇创作,90年代的不少长篇创作,都在不由自主的向这种精神靠拢,这也使得这期间的长篇创作,在对民族历史文化的反思方面,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陈忠实正是在这样的文学思潮之中,有了对《白鹿原》的创作欲念,并且完成了这部能够代表这种反思新高度的史诗作品。

陈忠实出生在西安东郊白鹿原下的蒋村,年少时就在这片黄土地上挖野菜、拾柴火。白鹿原的春夏秋冬、草木荣枯,陈忠实都再熟悉不过了。陈忠实了解白鹿原昨天的办法,一方面是走访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从他们的记忆中去找寻家族历史记忆的残片。另一方面,他仔细查阅有关白鹿原的县志。
尤其是当他看到二十多卷的县志,竟然有四五个卷本是有关“贞妇烈女”时,感到既惊讶又费解。那些记述着某村某某氏的简短介绍,昭示着贞节的崇高和沉重。县志里往往是某女十五六岁出嫁,隔一二年生子,不幸丧夫,抚养孩子成人,侍奉公婆,守节守志,直到终了,族人亲友感念其高风亮节,送烫金大匾牌悬挂于门首。
这些布满了几个卷本密密麻麻的贞节女人们,用她们活泼的生命,坚守着道德规章里专门给她们设置的“志”和“节”的条律,经历过漫长残酷的煎熬,才换取了在县志上几厘米长的位置,这让陈忠实产生了逆反式的怨念。田小娥的形象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在陈忠实脑海中浮现出来的。
从1988年开始,陈忠实把妻子和长辈安置在城里,只身来到乡下的祖屋,潜心写作。四年的艰苦写作,每天陈忠实都要经受着各种人物在脑海中的较量,纠结的心情让陈忠实额头上的皱纹如同黄土高原上的沟壑一般深刻。
1992年3月25日,近50万字的《白鹿原》终于画上了句号。

《白鹿原》读后感

@Isidor:我读的是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的版本,是在看了王全安的电影之后。记得朋友曾说,电影和书本来就是两种不同的载体,没必要非拿来做比较。这里只论书,不谈电影。

一、庄稼人的朴实
书的中篇提到白的发家,是家到中落,先人熬活挣钱,把钱装入只能进不能出的木匣,分分毫毫攒起来,置房置地,讲究的是勤劳、本分。书的结尾提到鹿的发家,是源于马勺娃被炉头骂打操之后,学成烹饪手艺,报复了炉头,也告诫后人想要出头天就得受得住凌辱。家世的起源,形成了白鹿两姓为人处事的截然不同。

旱季缺粮,乡党们背着棉花衣物进山,换成粮食,称“背粮”。鹿三要去背粮,白嘉轩喊孝武孝义跟着(这时孝义尚年幼),鹿三说走山路辛苦,嘉轩说所以才让娃娃跟着,他就懂得到底什么才是粮食了。这是白嘉轩对子女的教育,从禁止母亲白赵氏给娃娃买零食,到执行族规惩罚孝文,他没有丝毫的心软和动摇。

冯尔康先生在《雍正传》里亦提到过,清兵入关后,对皇子要求是极严格的,读书习字骑马射箭,每日的功课内容繁多,卯时(凌晨五点)大臣们打着呵欠等待早朝,皇子们已经在书房里燃灯诵读了。

晋商王家大院里有一副楹联我甚是喜欢,上联“映雪囊萤 读书应晓先忧后乐”,下联“披星戴月 创业当须务本求实”。晋商虽是生意人,对子女的教育却丝毫不逊色于官宦,讲究“学而优则贾”。

白嘉轩算不得家业殷实,他起的作用仅仅是维持,把香火和家业延续下去,而不至于沦落到再次启用木匣子的地步,便无愧于祖先。雇了长工,雇的起麦客,他还是亲自下田务农,三个儿子从小也学着喂马耕田。长工鹿三日日睡在马号里填土铡草拌饲料,偶尔鹿三回家,白嘉轩就睡马号,毫不偷懒懈怠。而这雇佣关系里,亦无明显的上下阶级之分。嘉轩对鹿三,除了当做家庭的一分子,对他的勤劳朴实,也颇有几分敬重。

二、抚慰人心的女性
书中对女性的描写,尤其是女性的心理活动、生活细节、品质性格等笔墨不多,恰好对应了那个时代里女性在家族中的从属地位,依然恪守着三从四德,没有自己的声音。但这些隐匿在男性背后的女性,通过她们的沉默、隐忍、包容,却深深地影响着身边男人的成长、成熟和改变。待孝义娶亲时,白嘉轩格外慎重,反复思量了孝文孝武的媳妇,都不甚满意,他是顶重视女人对儿子的辅助作用,亲自去冷先生的中药堂相过,认为这女子聪敏灵醒,品德亦无可挑剔之处,方备厚礼请人说媒。
1. 黑娃的媳妇玉凤
黑娃在少不更事的时候遇见小娥,贪图性,陷入一种执拗的迷失状态。书里的男人都是木讷的,女性都是早熟的,每个新婚之夜,都是由女性担任引导、启蒙的角色。直至黑娃归顺保安团,戒了鸦片,娶了玉凤,洞房花烛夜他面对老秀才的女儿,竟自惭形秽地哭起来,始觉出过往种种(小娥、黑白牡丹)的龌龊,不堪回首。玉凤知书达理、举止优雅,对黑娃有无限宽容,他想读书就读书,不想读就不读,从不约束他的桀骜,不鄙夷他的过去。倒是如此的无为,令黑娃改邪归正,成了朱先生门下最好的学生。混账起来六亲不认的黑娃,终于在搬迁新居之后的那晚,紧紧搂抱着玉凤说“甭看我有那么多称兄道弟的朋友,贴心人儿还是你一个。”
2. 朱先生的妻子朱白氏
朱白氏像极了朱先生温厚的那一面,而没有他的固执、乖戾。朱先生为人清廉,她就住在白鹿书院陪他吃苦,朱先生有多次升官发财的机会却拒不接受,她也无怨言。有时我们真不好说,是嫁鸡随鸡秉承了鸡的习性,还是原本具备狗的性格所以嫁了狗又随了狗。白家的女儿,同出一门,一个嫁给朱先生,一个嫁给皮匠,俩人的脾气秉性以至整个的人生,呈现出天壤之别。朱白氏和嘉轩更像,和白家的血统更接近,混合了朱先生的文气、清高,成了合格的圣人的妻。朱先生临终前让她剃头,足见夫妻间一生一世的默契,儿子自称有好手艺,他仍由着朱白氏来剃,“你妈给我剃了一辈子头,我头上哪儿高哪儿低哪儿有条沟哪儿有道坎,你妈都心里有底儿。”这岂止是在说剃头,是说妻子对自己的了解、相知。知遇之恩,是我认为这世上最难以回报的恩情之一。
3. 白嘉轩的妻子仙草
在不明不白地死过六个前任下,仙草拴着一腰小棒槌嫁进白家,第一夜,不忍心丈夫扫兴,抱着赴死的危险和他同房。瘟疫来时,嘉轩让家室出去避难,仙草执意留下陪他。当看到仙草吐出绿色的秽物,嘉轩抓着仙草的胳膊哭了,像个孩子似的说“啊呀天呀,你走了丢下我咋活呀”这是仙草平生第一次看到丈夫如此失态。
打进入白家,仙草一直勤劳地操持家务。孝文娶妻后,她荣升为婆婆,嘉轩遇事方始征求和尊重她的意见,她欢喜,却依然顺从着嘉轩,只有当嘉轩对孝文、对灵灵过于绝情的时候,仙草会哭着骂他反抗他,却无济于事。这个女人从新婚夜赴死的勇气中就表现出她的果敢,那一晚,嘉轩听她的,此后一生,她都听嘉轩的。
4. 至于小娥
小娥无遗是封建体制的牺牲品。作为郭举人的二房,兼职泡枣,命运并没有留给她太多选择的余地。她经历过四个男人,郭举人、黑娃、鹿子霖、白孝文,其中黑娃和孝文都是为了她而身败名裂,被驱逐出家门。小娥实则是个随波逐流的角色,哪个男人能养活她,她就靠哪个,男人让她做什么,她就照做,没有那么多礼仪廉耻的讲究和是非的判断,只为活个人生,毕竟在兵荒马乱的年代,活着确实不易。
这个人物身上本无所谓善恶。却是小娥死后附身鹿三的桥段,作者赋予了她十足的奸邪并推向极致。她借用鹿三年老的身体出尽洋相,报复、咒骂、媚态横生,用堕落到底的架势和道德卫士白嘉轩抗衡。瘟疫、白蛾、托梦,迷信的荒唐给这段恩怨填满色彩,加剧了二者之间的矛盾。最终白嘉轩胜了,力排众议修起六棱塔,将小娥禁锢在塔底永世不得超生。

三、论人性
我始终认为人性无好坏之分,同一个人身上必定兼具善恶两面,区别无非各占的比例多少罢了。人做好事的时候,不见得完全无私心,做坏事的时候,也不真是有意置他人于死地。所以人性复杂,人性难辨。最近读白鹿原,我才反思读书的意义究竟何在。上学时学习数理化专业课,这些科学式的教育是人的外部技能。而学校之外的读书,无目的性无功利性的读书,才算得真正的读书,让我们学会去芜存菁,区分人性之善恶,把生命中那些不重要的、自私的、贪婪的杂质统统撇净,活的更明朗更豁达。
1. 白嘉轩
黑娃形容他“腰杆挺的太直了”,的确是白嘉轩为人的写照。他恪守祖制,遵守乡约,无论世道反正,专心种他的庄稼,不看热闹,不皈依帮派。鹿子霖也好,鹿兆谦也罢,作威作福的时候,他不去巴结,人家上门求他请他,该拒绝的他依然拒绝,不留情面;这些人被批斗被推下台,能帮的忙尽量帮,拉着老脸拼着老命去担保。他是个坦荡的人,不做偷偷摸摸的事。正是这样的坦荡,为他赢得族长的尊严和声望。临到鹿子霖疯了,白嘉轩心里想,这辈子仅做过的亏心事,是拿家里的天字地换了鹿家现出白鹿的坡地。此时,他多少有些愧对子霖。两家的恩恩怨怨,早已不能用是非对错来判定。白鹿原上,除了白姓,就是鹿姓,注定了白嘉轩再瞧不起鹿子霖,他们也是相依相生。
2. 黑娃
黑娃本性是善良的,他的错误源于他无知,易受诱惑,易被兄弟情义冲昏头脑。对于恶待他的人,欺骗他的人,他又没有嘉轩那股以德报怨的气量。他是直到娶了玉凤,想读书,拜了朱先生,才懂得感悟人性的善恶,辨别是非,此前的人生皆是混沌、是荒芜,是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你对我不好我就打断你的腰的单纯,所以他分不清嘉轩和子霖在他身上分别的用意,误了好心,便宜了坏人。命运亏待他的是耍了半辈子的混,终于学好了,成个堂正的人了,被白孝文一着暗算为冤魂。
3. 白孝文
孝文就简单的多,他比小娥的劣性还要根深蒂固。即使他从土壕沟里翻身重活,当了营长当了县长,嘉轩是已然在心里和这个儿子划清界限。
4. 鹿兆鹏
鹿兆鹏一直是让我摸不清品性的角色。他加入共产党,多次策划和领导革命,在夹缝中逆流而上,却总缺少一股革命党人的正气,不坦荡不磊落,不及兆海。在白鹿书院和田福贤撞个正面,翻墙逃走时,朱先生便言语“都不是君子”。大拇指芒儿的死是迷,黑娃含冤无从昭雪,兆鹏不知去向亦是个迷。孝文是真小人,他就是十足的伪君子,往往,伪君子比真小人更可怕。

四、所谓圣人
人世之格局有大有小。书里描述的各色人等,多是活在人世的小格局里乱了纷争。白嘉轩每遇到人生大事,便去寻求朱先生点拨,擦着人世小格局的边,立身于乱世。朱先生脱离了小格局,混入大格局,为民请命劝退官兵,教书育人编纂县志,白发之年还联合八位老先生壮志赴前线抗日,他不能改变历史,却绝对是史册上务必留名的一个人。冷先生呢,如他的姓氏,他对生命的泰然和冷漠,使他绝然超脱于大格局之外,世道是青天白日或五星闪耀,对他都无丝毫影响。
1. 朱先生
朱先生的很多预言都令我有“瞎猫撞上死耗子”的感觉,尤其他年轻时外出闯荡不得志,回到村里断了几桩家长里短,从此就成了圣人,难免荒唐。但他能够不计较尘世得失,使白鹿书院独立于乱世之中,国民党、共产党、农协会、土匪,都不敢在书院造次,对朱先生礼貌待之。朱先生亦不偏心,待众生平等。颇有乱世飘摇,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清高。
而红卫兵从他坟墓里挖出的粘合转,更将朱先生的未卜先知推向神的境地。
2. 冷先生
书里只道朱先生是圣人,而我眼里冷先生亦是圣人。富人请他看病封金赏银他收,穷人看病没钱赊账他也不嫌弃,富人用轿子用牛车他去,穷人请他步行他也去。尤其是他搭救鹿兆鹏时,倾尽全部家产,鹿子霖问他麻包里装了多少硬洋,他说他向来不数钱,这钱送给田福贤,“摞响也罢摞不响也罢,反正摞出手我就不管它了。”此谓尽人事,听天命,对这个不孝顺的女婿亦能将钱财抛的轻若鸿毛,真真是他对人世最深的看透。
嘉轩对朱先生是敬为圣人贤人,对这个铁面的冷先生,倒更亲切自然,像朋友,他们常常不说话,抽着水烟,默默地坐着,时间不早了,嘉轩就起身回家。这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

我向来喜欢这种以小见大、以家族命运窥看大时代变迁的题材,如《京华烟云》、《悲情城市》,人世的很多事,在当下,我们是难分辨其影响意义的,往往时过境迁,才发现当初那么件不起眼的小事,竟成了命运的转折点。人物就在这时代变迁中沉浮,颠簸出善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