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专区 商务合作 成功案例 培训支持 联系我们

《明日世界》影评:乐观主义者的乌托邦

2020-8-7 7690次浏览

《明日世界》是一部理念十分独特,然而叙事和人物塑造并不成功的电影。前一百分钟的华丽铺垫,以后三十分钟的仓促说教结束;花了大量时间来凸显明日世界的美好设定,而忽略了对剧情走向的解释,还没有达到高潮就开始了最后的煽情。影片想要激励的是“梦想家”,然而给我印象最深的角色却不是女主角或大叔,而是萝莉机器人,副线有宣兵夺主之嫌。

可我还是会推荐这部电影,它和我近几年看到的科幻片都不一样。很多人将《明日世界》定位为儿童片,它也确实符合很多儿童片的特征,但在我看来,它的低龄化主要是由于概念的复古。在人们初尝科技发展带来的甜头时,期盼依靠科学发明的力量能够获得更美好的生活,早期的科幻小说的幻想要更加大胆,更加脱离现实,也更加乐观。明日世界正是基于这种对科技的乐观主义,从它的四位创建者就能看出来:埃菲尔,缔造建筑史奇迹者;儒勒凡尔纳,科幻小说之父;而爱迪生和特斯拉,难以想象两位死敌竟然愿意握手言和,这也表达了“发明家们为了共同的梦想团结在一起”的心愿。这种乐观主义很容易就和低龄化混淆,孩提时期,人们总是对未来充满了希冀,而随着成长,悲观主义滋生;随着科技的发展,它可能为我们带来的福利也被有意识地淡化了。这是现代科幻小说的同一趋势,也是反派豪斯大叔持有的观点:科技好啊,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人该作死还是会作死,科技只不过成了作死和反作死的工具。

明日世界中,城市被一片金色的麦田围绕,有蓝天白云,有极富未来感的高楼建筑,也有绿色的植被,它的审美是一种大众化的审美,是一座开放的城市,像是多啦A梦里的未来世界。而很多科幻电影的想象中,确实为了追求效率化,林立的高楼拥挤不堪;工业废气,去植被化,贫富两极分化导致的破落的穷人街,主角住在狭小不堪的房子里,或是飞船里,整体是压抑的,封闭的氛围。触手可及的科技背后不是梦想而是消费主义,最尖端的技术掌握在利益集团手中为虎作伥,最后靠个人英雄主义侥幸逃脱,这自然是现实的投射。在世博会上豪斯大叔对年幼的弗兰克说,发明的东西得“make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这句话在《硅谷》中也反复出现,然而在竞争者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现实的破产危机的映衬下,这句话的滥用显得那么苍白可笑。悲观主义是普遍的,它以大人的面貌出现,《明日世界》孤零零地站在其中,人们认为它如孩童般天真。

《明日世界》中的矛盾,是乐观主义和悲观主义观点的碰撞,是喂养哪条狼的选择。作为一个怀揣科学家情结的人,我也幻想过一个剔除了政客财阀,只由学者组成的城市,尽管这种假设是极其站不住脚的。这部电影想要传达的价值观,是遗失已久,弥足珍贵的。然而糟糕的结局,把它变成了一篇只有结论没有论据的三流文章,使得有人感觉受到愚弄。假如它能够更务实地去看待这个问题,那么一定会是一部非常好的电影。

当然,未来世界是一个过分理想的情况,现实要复杂得多。而我依旧相信未来会是明日世界的样子:无论人种性别都有均等的机会,尊重文化和多样性,科技在温床中腾飞,个体自由地发展。听从本真的憧憬和渴望,不要在愤世嫉俗中浪费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