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专区 商务合作 成功案例 培训支持 联系我们

(鹿人三千)首部短篇小说集《最初不过你好》

2020-8-7 12745次浏览

20个以90后为主角的故事,看似随意,实则深情。他们都是有血有肉的小人物,也许是课业繁重的大学生,也许是初入职场的年轻人,也或许是即将启程的旅者,奔波往来于钢筋水泥的城市丛林之中,经历着可能成功、可能失败的爱情和人生。
好人和坏人,暗恋和明恋,友情和失去,家庭和成长,哪怕不了了之,哪怕怅然若失,却仍坚强地负重前行。

最初不过你好,只是这世间所有斧砍刀削的相遇都不过起源于你好。
最初不过你好,只是这芸芸众生所有山盟海誓都是从你好开始的。
最初不过你好,不过是祝福看到这本书的所有人,都能在想起初遇时的那句你好。
然后,我们不说再见,我们没有再见。
潇潇雨急路远马亡天寒地冻,江湖儿女不说再见兀自珍重。

章节试读:对不起,没有谁有资格和我妈一起掉进水里

以前行文提到过一个凶星,这也是曾经服过刑的一个朋友亲口说出来的。
那个估计这辈子也出不去的悍匪,面对着砍刀钢管能硬扛着杀出一条血路,面对着当面是人背后是鬼的社会阴暗面也能游刃有余,做了小半辈子狼心狗肺心狠手辣的打手。
我那邻居小孩在夏夜的星辰里蹲在我旁边给我讲这个男人的时候,我没有丝毫同情,哪怕他右手只有两根手指。
一报还一报。
“那时候他那个六十多岁的妈经常来看他,送的东西到他手上剩不了多少,他时常破口大骂,连我们狱友都觉得他就该毙了。”
“后来呢?”
“我出来前的那个年末,他妈去世了,再没有来过,那晚上我睡不着偷偷摸摸起来抽烟,就看到他站在那里,哭得像个孩子一样。爽子我不骗你,我一直没觉得后悔,只觉得运气不好才会进牢子 ,但是那一天开始,我很想我妈,真的想。”
这大抵是那个时候我和他的对话。这个场景一直在我眼前打转,特别是当我和我妈发生了矛盾的时候。我千万次地告诉自己:因为只有她们无偿地爱着你。

2

我有一个朋友,刚毕业参加工作。很少回家。有一次我去他家找他,约好了要一起喝茶。我一进门就看到他正把他妈的脚放在自己腿上,小心翼翼地给她擦着什么药,好像刚洗完脚,旁边还放着一个木桶。一米八几接近一米九的身高弯着腰,颇有点滑稽。阿姨在旁边笑眯眯的,不说话。
“小爽来找你了,别让人等太久。”阿姨笑着说话。
他摇摇头,“不急,擦完我就出去。”他妈妈招呼着我坐下,和我聊家常。出门过后我一脸羡慕,“说实在的,我没给我妈洗过脚,觉得矫情,还有点不好意思。”
他点了一根烟,“不一样嘛,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表现自己爱意的方式,我这最开始也是我女朋友叫我做的。我觉得挺有道理的。”
我笑着开口:“那你后来还洗上瘾了?”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想想,大学四年都在外面,这工作一来,我可能大半年就回来这一次,洗个脚没啥的。”
我忽然觉得心里挺难受。三线城市拴不住年轻儿女的心,可有些人已经踏实生活了大半个辈子。回到家我算了一下,我大学一年除了寒暑假鲜少回家,估计以后工作也会很少回去,一年两三次吧,每次应该也待不了多少天,而一旦有假,陪对象、和朋友玩等事情可能就把家人排在了最后。
安慰自己他们是至亲,现在思考,或许只是因为他们向来为我们付出,我们习惯了罢了。但是一年能见两次,每次三天是六天。
你觉得还有多少年?想起每次我还没回来,我妈就打电话问我想吃啥的欢喜样子,有股情绪在鼻腔蔓延。“回家好好陪爸妈”这七个字我霎时间觉得字字千钧。

3

《教父》里有这样一段台词,我很喜欢:
You spend time with your family?
Of course I have.
Very good!Don't take care of the family of man,
not a real man.
你花时间和你的家人在一起吗?
当然。
很好!不照顾家人的男人,
根本不算是个真正的男人。

4

这不是较真儿,也不是矫情,在我念大一的时候,有一次我妈给我打电话。
她当时问我:“儿子你说,以后妈跟你媳妇同时掉在水里,你救谁?”我一脸黑线:“叫你少在网上看段子。”
“你说说看,”她带着笑意,“叫爸去救你啊,我是旱鸭子。”我东拉西扯。“他还不是个旱鸭子!你说不说?”她带上了威胁。
我思考良久,一字一句地说道:“妈,这辈子没谁有资格和你一起掉到水里。”
她忽然沉默了。“难怪你单身……”半晌后她冒出这么一句。
我当时就想挂电话了,还有这么玩的?“放心,妈以后不走水边,怎么也不可能让我儿子为难不是?”她真的很高兴。

5

我刚在听钟立风的《今天是你的生日,妈妈》,心思一起写了这篇,有句歌词还是很感动的:“妈妈我告诉你,我找到了真正的爱情,她的模样就像年轻时候的你。”
写到这里要收尾的时候我看了一眼,想想还是要补上一句话。毕竟是站在男人立场有些偏颇,而且这个命题本来发生的可能性太小。我大概也只是借这篇文章说些平时很少说的话吧。
可是姑娘,一个男人连自己的母亲都不爱,你敢信他爱你吗?别开玩笑了。这个女人也曾被人捧在手心上,也曾度过青葱岁月豆蔻华年,可是后来啊,这个姑娘容颜不复,但她看着你的眼神里,依旧饱含着你降生之时她脸色苍白满头大汗抱着你时的爱意。
从此她就开始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