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专区 商务合作 成功案例 培训支持 联系我们

承诺像如期而至的朝阳

2020-8-7 6140次浏览

喜欢就是有人花一分钟种下一颗种子,但你愿意,花上一生去悉心守护,让它开成一个四季。
小雅在寄给我的明信片上写了这样一句话,正面是手绘的一棵郁郁葱葱的国槐,小资画风。还有漫天尘沙和滚滚黄河,我知道,她画的是兰州。画的右下角有阿睿潦草的字迹,写着:We are coming。

一周之后,我得到了他们来武汉的消息,风尘仆仆地赶去接他们。七月的阳光毒辣辣地洒遍江城的大街小巷,我在小吃味浓郁的汉口,拿了两个即将融化的冰淇淋呆呆地站在火车站外。见到他们的时候,我把已经化了的冰淇淋递到他们手里。小雅戴一个大沿的遮阳帽,冲我笑,笑容里满是欣喜和激动。阿睿挺着他大腹便便的肚子,上来给我一个拥抱。
坐在前往光谷的公交上,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往事。

上次见小雅,是在四年前的毕业季,我们手拉手围成一个圈,躺在图书馆门前拍毕业照。上次见阿睿,是在两年前的兰州,背靠一片安静浑浊,毫无气势的黄河。

认识他们,是在刚上大学那一年。在一个少有女生的理工科学校,我们秉承‘兔子不吃窝边草,要玩就玩异地恋’的恋爱准则,在找女朋友这件事上,坚持能同院就不同班,能同校就不同院,能同省就不同校,最好像牛郎织女,天涯两隔,一年只见一次。可阿睿身先士卒,打破了这个约定,在开学军训一周后,就向同班的小雅表了白。

言情剧的故事发展路线往往是女主残忍地拒绝了男主,两人围绕爱这个东西来来回回大战三百回合,然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而现实是,阿睿在表白的当天,就得到了小雅的芳心,只用了几个时辰,他们就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在那片极度缺爱的人群中,这个故事被理所当然的引为佳话。我也理所当然的认识了他们。

他们的爱情故事就这样平淡地经历一个春,又经历一个秋,两个人恩恩爱爱生活在一起,少有争端。期间屈指可数的几次争吵,多半是因为学习这件事。小雅对未来有清晰的构想,而阿睿,只求浑浑噩噩度日,潇潇洒洒为真。在那个把成绩看成未来的世界观里,女生哪里受得了自己的男朋友成天失业在家,无所事事。所以小雅强制阿睿学习,上晚自修。

那些年我和阿睿玩同一款游戏,所以毫无悬念地成了好朋友。男生之间成为朋友的途径有很多,而同玩一款游戏往往来的最快最真。
阿睿连上半个月的晚自修,心底压抑的不满情绪终于在玩游戏被别人虐杀时爆发。他平静地走到阳台上,看窗外淅淅沥沥的雨,然后给小雅打去电话。
开口就是一句:我要跟你分手。
小雅说:“为什么?”
阿睿沉默半晌,说:“你以后再强迫我去自习我就跟你分手!”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转身回来继续打游戏。
窗外的雨依旧下个不停,我能想象到电话那端小雅瞠目结舌的样子。

公交提示到站,我们起身下车。武汉七月午后的阳光毒辣刺眼,阿睿撑了一把伞挡在小雅头上,小雅偎在他身旁。我们找了家咖啡馆钻进去,冷气吹在被汗水浸湿的衣衫上,像刺骨又温柔的手。
等咖啡的时候,我望着窗外发呆,场景一如多年前我们坐在学校的奶茶店,看着落地窗外的万里骄阳,手心冒汗。
在那次分手小风波之后,阿睿和小雅达成一致。阿睿需要用点心思学习以保证顺顺利利毕业,而小雅不再干预他的私生活。两人又恩恩爱爱生活在一起。

那些年里,阿睿和我在一起也并非全是玩游戏,天气好的时候,我们会在一起谈论人生。现在想来觉得很扯淡,因为那些年,我们根本就不懂人生是什么,甚至,我们根本就搞不明白人是什么。所以准确说来,我们只是无聊地谈谈迷惘虚无的未来。

阿睿跟我提了很多他的人生构想,搬砖,开超市,抢银行,做鸭等等等等,他的构想就跟南方城市的天气一样多变,但又不完全取决于天气,多半取决于他的心情。他对未来的打算,提到最多的就是回家养猪,每每听到这个计划,我都猛地点头,表示赞同。因为我真的觉得这是个可行的方案,说不准哪天上个头条,还能为母校争光。

他不会在小雅面前提任何有关他未来的打算,用他自己的话来讲,就是‘这样没志气的话,怎么能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讲出来。’阿睿不善言辞,讲不来甜言蜜语,大学那几年我听见他对小雅讲的最动情的一句话,大概就是‘如果时运不济,我就养猪,然后挣钱娶你。’那天我们坐在图书馆的咖啡加喝茶,小雅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满脸笑容,眼睛有光。

阿睿和我一样,来自外省,在离家乡千里之外的这个南方城市念大学。这个城市有个很流行的词,叫‘女不外嫁’,所以我能想到,阿睿在对小雅做出那样的承诺时,背上将会承担怎样的责任和压力。

咖啡经阿睿的手转给小雅,他细致掂量两下,加了几勺糖,和一粒奶精,然后用勺子在杯底绕过三个圈,才递给小雅。小雅认真地看他做完这些,脸上满是幸福。
窗外的日光并无退却的痕迹,所以我们打算在这里多坐一会。

大学仅存的几年匆匆而过,他们没有悬念地就要走到这个阶段的末尾。只是阿睿越来越频繁地叹息,开始为去向而发愁,小雅陪在他身旁。两个人把计划定了又推,推了又定。人生没有两全其美的路,就像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如此反复几周后,他们做了一个决定。小雅读研,阿睿留在这个城市发展,彼此为伴。
大四那年,小雅成天出没图书馆,热情满满地走上一条考研路。阿睿忙着各种面试,多数石沉大海,没有回应。
后来,小雅如愿以偿地考上了那个城市的一所大学,只是选了个不太喜欢的方向。而阿睿,终没能找到一份如愿的工作。
故事说到这里,阿睿打断了我,他喝一口咖啡,然后说:“其实那段日子,我没有很认真地去找过一份工作,只是不自信,觉得自己太糟糕。别人怎么可能叫醒一个装睡的我。”说完,他叹一口气。

那段时间,小雅送给他很多自己做的小工艺品,还有画的学校各个角落的插画,为他加油打气。
我们已经很少在一起打游戏了,可却还是常常在一起谈论人生。阿睿问我:“你说什么是爱?”
我说:“不知道!”
阿睿说:“爱就是你想给她幸福,但如果一个人连幸福都给不了,还谈什么爱。”
我说:“你是在说自己吗?”
他瞥我一眼:“我是在说你,大学读了四年,还是个单身狗!”
······
我和阿睿的对话常常这样结束。那段时间里他跟我开了很多个玩笑,却始终逗不乐自己的心。
六月毕业季来临,我们手拉手围城一群,躺在图书馆前的草地上拍毕业照。小雅和阿睿拉在一起,六月的阳光洒在他们干净明媚的脸上。阿睿特意去租了婚纱和礼服,他和小雅站在校园风景别致的角落,拍完婚纱照,暗自在心底举办过一场盛大的婚礼。
毕业之后我回了武汉。

半年之后我收到了阿睿和小雅分手的消息,他回兰州,途径武汉,准备过来找我。那天我带他去吃了光谷最有名的一家火锅,点的特辣。我一边吃一边抹眼泪,阿睿安然自若,只一杯接一杯地喝酒。
我问他:“回去养猪吗?”
阿睿说:“那养的了猪也行啊,怕的是我连养猪场都买不起。”
我说:“你别转移话题,你不是说好要娶人家,现在就他妈这样走了?”
阿睿沉默两分钟,捞了两片羊肉吃掉,又喝完一杯酒。然后对我说:“那我也总得有娶她的资本啊,承诺说的再好听,又有什么用呢?”
他又灌一杯酒,接着说:“其实我没想真的分手,我只是不想呆在那座城市,不想呆在她的眼前,我能承受任何的苦和累,却唯独受不了她心疼我时的眼神。我想了又想,才打算如此决绝,因为我现在给不了她幸福啊,那就放手让她遇见更好的人。”
“我宁愿看见一颗心破碎再痊愈,也不想让它在冰天雪地里逐渐生疮发霉。”这是阿睿那天夜里说的最后一句话。
第二天我送他去车站,列车启动的时候我看见车窗里的阿睿眼角有泪。

喝完咖啡,武汉的骄阳从江的沿岸落下去,夜幕开始降临。我们坐车去了附近的森林公园,沿着小路一直走。
阿睿到兰州半年之后,小雅放弃读研的消息迅速传遍整个朋友圈。她辛辛苦苦才考上的研究生,说放弃就放弃了,众人惊讶之余,又替她觉得可惜。后来,听说她进了一家旅游公司,奔波在各个古城,做些手绘摄影的活。

阿睿在兰州打拼一段时间之后,拿了家里给的一笔钱,在外滩对面买了一间店,卖当地正宗的蓬灰拉面。雇了师傅,自己当老板。
几个月过去,生意好的不得了,远近闻名。赚了不少钱,于是索性拿来开分店,一年过去,阿睿在兰州的分店已经有了好几家。
两年前同学组织去兰州,顺便尝下阿睿店里的正宗拉面。刚走出车站,兰州的风沙就卷了人满脸,在这样漫天风沙里,我们看见了腿圆腰粗的阿睿,几乎认不出来。

那次去兰州的人有很多,可是没人看见小雅。后来听人说,那次正巧赶上她在扬州出差。
阿睿好吃好喝款待我们所有人,多年不见,本该是相见泪眼,喜极而泣。但我看得出来,阿睿的眼里没有惊喜,深邃的瞳仁里只有一个人的影子。
我们并排走过铁桥,去了白塔山,之后又站在如泥昏沉的黄河外滩上留影纪念。
我在兰州留了两天才走,夜里站在一往无前的黄河前,我问阿睿:“现在事业有成,还要不要去履行当初的那个承诺,即使没养成猪,但你还是可以去娶那个姑娘阿。”
阿睿说:“想了很久,一直觉得唐突。遂愿的是这些年的经历,猜不透的是人心。即便不知道她如今还爱不爱我,我都要去尝试一次,但我得等个合适的机会。”
临走前我说了一句:“祝你好运。”

夜色已经盖住了整个武汉,沿途华灯初上。我说准备带他们去吃户部巷的烤鱼,他们欣然同意。
我们走在路上,三人有点沉默。
我知道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所以我让阿睿给我讲一点我不知道的。
小雅在旁边两眼放光,期待他的下文。
阿睿捋捋袖子,然后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等一个什么机会,讲不出来,但是我知道我那个时候去找她肯定太过唐突。
前年春节前夕,小雅在西安出差,下火车挤在人群中的时候,自己的手机钱包相机全被偷走了。她一个人身无分文地流浪在西安的街头,这个消息不知怎么就传到了阿睿那里。
阿睿自掏腰包,买了她相同型号的手机和相机,还有当晚去西安的一张机票,一路飞奔过去。在警局门口看见小雅的时候,两人几乎是同时哭了出来,相拥在一起。
阿睿说:她用哪个型号的手机,公司配的什么型的相机,其实我不用想都知道。那天去西安,在街头见到她的时候,我情不自禁地就想上去抱住她,我感觉自己就像块无法抵抗磁力的磁铁。这些年的分离和诀别,好像都不曾经历过,那个时候的感觉就像我们念大学那会一样,亲密无间。
阿睿说这句话的时候,小雅在旁边嘿嘿嘿地笑。
后来呢。阿睿帮小雅补办好了一切丢失的证件,又准备给她买返程的机票,可是小雅打算那个春节陪他去兰州。
讲到这里,小雅说:是他死皮赖脸要我留下的!
小雅把这句话一字一句讲出来,刚硬却又满是甜蜜。
吃烤鱼的时候,小雅问我辣不辣。
我说,不辣。肯定合你口味。
小雅夹起一筷子塞到嘴里,停顿两秒,然后大口呼气,辣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之后又猛灌一口水。
阿睿见状,一个人默默吃掉上层的辣椒,把鱼肉剥的干干净净放到小雅碗里。
我说,小雅,给我们讲讲你的故事吧。
小雅又喝一口水,准备娓娓道来。我和阿睿正襟危坐,摆出一副认真听的样子。
小雅说:我只是相信他啊,还记得他当初说娶我的时候,表情特别认真。不过我现在好奇的是,他当初说养猪的时候也特别认真,为什么后来没有选择去养猪。
阿睿在旁边说:因为当初老爸给我的钱,买不起养猪场。
我在一旁笑。

小雅接着讲:我还记得念大学的时候那个城市口耳相传的‘女不外嫁’,其实还不是父母之命。南方的一些城市,风俗都很古朴,得以长辈为先,为大。所以当初自己放弃读研,也是和他们大吵过好几次,最后几乎是冒着断绝关系的风险才做了这个决定。
现在想来,我一点都不后悔,当初决定读研也完完全全是因为和阿睿定的一个约定吧,后来他走了,我就找不到这件事的意义了。我不知道阿睿为什么选择回兰州,而不留在那座城市。但我知道,他对我的爱,是真的。所以这段感情,我从来都没打算放弃过。
之后阴差阳错去了一家旅游公司,恰巧赶上一个古城宣传项目,有机会到处跑。那个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有机会去兰州,我一定要去找他。这几年跑了这么多地方,其实我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在等他啊。等他有勇气来说娶我,等他来给我幸福。
小雅吃完碗里阿睿夹给她的鱼,又接着说:当初你们去兰州的时候,你们不知道我有多羡慕。可是没办法啊,有些机会错过了,就得再等,运气不好的时候,可能一辈子都等不到了。可是,我是属于运气好的那一个。
后来在西安身无分文的时候,其实是我借了警察的手机给他发的短信。看到他风尘仆仆赶来的时,我觉得他真傻啊,假如是有人恶作剧呢?可是看到他满脸担心的样子,我又觉得,他真可爱啊。

吃完晚饭,我们去江滨路散步。我问小雅,为什么你这么肯定你们的感情一定能走到尽头?
小雅说,人生哪有什么百分百的事。我只是一根筋地相信他啊,别的什么都没做。
她又说,恋爱的时候我们总是会说很多傻话,聪明的人就是会区分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你看我就知道,他和我讲的分手,都是假的。而那句要娶我,就真的不能再真了。
小雅沉默了一会,然后灵光一闪,说:我觉得承诺就像朝阳一样,第二天总是会准时升起。但是你不能左右天气啊,如果明天有雨,你就看不见朝阳。千万不要傻傻的因为雨天而责怪太阳,你只要等就行了,等就好了。因为雨下完了,晴天就来啦。
我说,小雅,我要把你们的过往写成故事。
阿睿在后面猛拍我的头,说,不准写。
我问他,为什么?
阿睿说,我那样悲惨的过往,写出来还不就成了渣男。
我在一旁哈哈哈地笑。
其实哪里会把他写成渣男,不过只是学生时代爱追风,不爱学习的单纯少年而已。人世如此多变又深不可测,我们干嘛总要把一个微不足道的时刻看成一个人整个人生的缩影,然后再表达自己的轻视。
故事写在纸上,你才能明白,谁是真正温柔善良的天使。

第二天我带他们逛遍整个武汉城,送他们走的时候才知道,阿睿已经卖掉了兰州的几家店。陪着小雅去她项目里还剩下的几座古城,下里、平遥等等等等。
阿睿说他准备去我们念大学的那个城市发展了。
他说,在那里立下的承诺,就得在那里履行。